冷静!冷静!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冷静思考!

  “那,那......这个理......理论得到证实了吗?”我结结巴巴的望着王跃凯,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害怕,我非常的害怕,不管是什么人,对于死亡,对于未知的恐惧,都是感觉到无助的,何况还是既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王跃凯叔叔摇摇头,“没有。这次研讨会之后,你姨夫忽然对这件事绝口不提了,今天若不是你问我,我可能也不会告诉你。”

  我心里有些着急,不自觉地在房间里转起圈来。

  王跃凯叔叔看出了我的不安,小声问我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件事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几乎脱口而出,然而话到嘴边又被我生生的咽了回去。

  当年一帮人讨论这话题,可是现在却没有剩下几个人。我目前只是个小小的停尸房看管员,这样冒昧的提出死而复生论,会不会像布鲁诺坚信日心说一样被活活烧死?一切都只是假设,根本一点证据都没有,这种情况下宣扬复活论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没有,只是好奇而已。这有些出人意料的想法,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王跃凯这才笑了出来,“哎......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P看正m+版c章%节、上}酷k+匠网)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王跃凯叔叔接起电话,开始说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专业语言了。

  我意识到继续留下来似乎也没什么结果,于是起身准备离开,“跃凯叔叔,您忙您的,我先走了。”

  “等一下!”跃凯叔叔叫住我,示意我再等会儿,挂上电话后从抽屉中找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这个人是你姨夫的好朋友,是警局是前任领导。你可以去找他问问,或许他知道的会比我多。”

  我接过名片连声道谢,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到了手中的名片上。

  王刚?父亲的好朋友?没听说过......

  王刚,上一任的公安局局长,和王跃凯叔叔一起辞退的,事因不明。

  可能就是因为那个活人祭祀的事情有关,辞退了局长职位之后,王刚并没有像平常退休人员一样在家休养,而是去了儿子的公司里帮忙,担任总经理职务。

  去公司找他还是挺难的,堂堂大老板,哪儿那么容易说见就见,前台小姐没有阻拦我,只是不温不火的对我说:“你进去没什么问题,但是没有预约的话,总经理的秘书还是会把你拦在外面。”

  我于是问她现在预约什么时候能见,她告诉我最早要一个星期以后......开玩笑!我绝对不会等上一个星期!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打着王跃凯叔叔的旗号会更管用一些......或者直接用姨夫的名字?

  退回到大厅,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了下来.虽然王跃凯叔叔说这位王刚总经理虽然在任局长的时候是姨夫的上司,但是也是姨夫最好的朋友,可是我却从来没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这道理可说不通。

  这个角落不太容易被人注意,但却能清楚的看到每一个进出大厦的人,既然不让进我可以在这里等他出来,一个曾经有教养的学者,面对故人之后,态度应该不会恶劣到哪里去吧。

  一开始的劲头是很足的,伴着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我聚精会神的盯着每一个来往的人.然而到了下午的三四点钟,我已经不由自主的开起小差来了.盯梢还真不是普通的无聊,完全不知道目标什么时候会出现,又不敢有半刻的松懈,怪不得私家侦探会开价那么高。

  正在恍惚中,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中央,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意识到不能被发现又慌忙坐下了.不知道是兴奋还是什么,心跳快的几乎可以发电,头脑中闪现出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竟然是那个偷尸体的老女人!

  这老女人身后还站着一人,仔细辨认之后我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个人正是王刚总经理,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似乎在谈论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们两个怎么会凑在一起?

  其实这问题问的很弱智,他们两个为什么不能凑在一起?也许在我不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相识了,只是因为我对老女人的反感,导致在他身边出现的人也都一并讨厌了。

  这两个人开始快步向大厦深处走去,我也马上追上去,生怕把人给跟丢了。一拐弯,他们在一部贵宾专用电梯前停了下来。

  我不敢探头,只躲在拐角处听他们说话。

  “我自己一个人无法完成,你知道我也不可能随便找个人参与进来.你当初也曾经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这个研究中来,就当帮我个忙好不好?”

  短暂的沉寂,一个低声线的声音响起,“你已经见识过这有多危险,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在偷偷的进行研究。”

  “如果成功,我们都有一条活路。你也知道因为这件事情死的人很多了,我不想在做下一个死人,我不相信你说放弃就能放弃。”

  “事实上我们都放弃了,我觉得当初的决定并没有错。”

  “我们之前毕竟都是警察,这样做会不会......而且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诡异莫测了,还有,阳光小区,那个凌潇......”

  阳光小区?凌潇?

  会不会是凌潇潇?怎么又说道凌潇潇的身上了?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而且之前姨夫也对着我说过,警局内部出了问题,难道这一切都是有所关联的?

  我聚精会神的听着,觉得他们马上就要说出什么重点来了。然而关键时刻身后有人猛然推了我一把,我跌倒在王刚和老女人面前。

  我就这样暴露了,一瞬间头脑中一片空白,我坐在地上没有动,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电梯已经到了,电梯门开了好半天,但这两个人都没有动的意思,王刚总经理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吓了一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