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看过一个报道,说是有一位母亲因为家境贫困没有路费,在多次向其乡政府请求路费无结果后,在儿子牺牲20年后才第一次攒够钱去陵园探望儿子的母亲,这是她第一次来,也许是最后一次。

  停尸房里面有谁对她那么重要吗?

  人生总是要面对这些残忍的抉择!我再次把手放到口袋中攥紧钥匙,怎么办呢?开门还是不开?刚才已经告诉人家我没有钥匙了,现在拿出来很明显就是被钱收买了。

  难道我要对她说,我是看着你很可怜,才放你进去的吗?

  不过换句话说,人家把钱掏出来,目的就是收买我,罢了罢了,做一次好人吧。

  于是我缓了缓情绪,换上一张笑脸问道:“请问您是想看谁?”

  “我女儿。”

  “哦。”我拿起一旁的名单,“您女儿叫什么名字?”

  “黎静。”

  “哦。”吓了我一跳,听错还以为是黎宾。

  我在名单中快速查找,终于在末尾处找到了这个名字,是具新鲜的尸体,昨天才送来,死因是上吊自杀。

  “您为什么说等不到早上开门呢?”

  中年村妇似乎非常焦急,她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钞票,“小师傅,你就别问那么多了,我就看一眼马上出来。”

  这,还涨价了。

  我无言......

  y酷TS匠网2唯一正(版F,{c其=他●…都☆`是$s盗M版:√

  表面却没什么反应。我长叹一声,“唉!看来您是真的有困难,好吧,我这次就破例,但是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

  中年村妇感激的看了我两眼,把手里的两张一百元大钞从“传达室”窗户下的缝隙塞了进来。

  我走出“传达室”,在老人感激的眼神中,不动声色的又偷偷的塞到了她的口袋,然后把她带到停尸房的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门。

  说实在话,对于钱的问题我向来抠门,如果是一位穿着华丽的人,别说还给她,不榨干她最后一滴油水就算是好的了,但是看着这么一位中年村妇,这钱实在是拿的烧手。

  开门的瞬间,我抬头扫了一眼门上贴的《安全守则》,一共是几个条目,其中一条用黑色粗体写明:凌晨12点到次日早晨6点,禁止任何人进入停尸房。

  我从来没在深夜进入过停尸房,开门的瞬间竟有些心慌。

  我打开大灯,强作镇定的拉出黎静的尸体,然后边回头边说道:“来看吧,时间可不能太长......”

  后面的话卡在喉咙中再也说不出来了,门外空无一人,那个人竟然不见了!周围静悄悄的,只有灯管发出嘶嘶的声音,还有时不时从外面吹进来的冷风。

  人呢?刚才还在我身后的,怎么眨眼工夫就没了?

  我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哑着嗓子喊道:“人呢?”

  没人回应我,我不知道这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黎静的尸体,只看了一眼,身上的汗毛便全都立了起来!她死不瞑目的眼珠似乎动了一小下......又动了一小下......似乎下一秒尸体会突然睁开眼睛,向我扑过来!

  可能是毒性发错了.......对的,是‘魔鬼的喇叭’毒性还么有完全的去除,一定是这样,我浑身都发紧,手忙脚乱的把尸体重新盖好,然后走到停尸床的一头,打算把尸体推回到停尸间里。

  然而就在这时,我看到盖在被单下的尸体的手好像动了一下。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无意识的放开了停尸床的扶手,慢慢向后退去。此刻我已经放弃把尸体推回停尸间的念头,打算早点离开。但就在我转身的瞬间,被单下的手“唰”的一声掉了出来。

  我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大步跑到门口,连灯都没关,“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一口气跑回传达室,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这太邪门了!太邪门了!怎么偏巧在停尸房遇到这种事?

  说实话,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尸体会发出异样,在警局,在家里,和黎宾,秦丰一起的时候,也看到了凌潇潇的尸体会动。

  我缩在角落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睛死死的盯着停尸房的方向。

  这尸体会不会这样跑出来?

  那中年村妇哪儿去了?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不会......

  我突然想到,刚才不知道是我听错,还是她说错的一句话:“为什么不允许我回家?”

  这,是不是等着我开门了,‘好回家’吧?不然怎么可能一开门,人就不见了?

  我又想到了她给我的两张人民币,这不会变成两张冥币吧?

  不过还好,还好,我把钱都还给她了,好人有好报啊!我拍着胸口安慰着自己。

  好在把钱还给她了,不然突然看到两张冥币,那还不得吓个半死。

  我一直等到聋叔来上早班才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

  聋叔五十来岁年纪,按他的话来说,正是男人最风光,最有内涵的年龄。

  聋叔原名叫刘向龙,不过耳朵有些不好使,名字里正好有个龙字,所以人们都叫他聋叔,聋叔性格也是大大咧咧,和谁的合得来,要是不看年龄的话,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整天拿着波板糖拐骗「幼」女的猥琐大叔,在六圩火葬场这边和我做搭档。

  不过也是,在停尸房工作的不是上了年纪七老八十的老人,就是一些有天生疾病,不太健全的人。

  正常人如果不是被生活所逼,一般是不愿意来这里工作的,像我就是一个例外。

  不过看停尸房工作的钱比看陵墓人的钱多的多,看停尸房一个月也能拿到几千大洋,但是看守陵墓的一个月才有几百块。

  聋叔一进门就开始对着我抱怨:“你有病啊?大白天开着灯,找领导骂你是不是?”耳朵有问题的人说话的声音本来就比一般人的大,再加上火气一上来,那声音震耳欲聋,想就是刚有火车开过似的。

  我瞥了他一眼,走到写字台那里关上了台灯,陪着笑道:“我昨天晚上差点儿死了。”

  聋叔皱着眉头,掏了掏耳朵,大声的对着我问道:“你说什么?你家里谁死了?”

  我脸色发黑,耳朵聋就能这样乱说话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