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头沉思,好像黎宾说的也有些道理,自从警局到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迷雾一般,让人难以理解,最让人难以理解的就是会移动的尸体和,这诡异莫测的关东军地下实验室,还要接二连三发生的变故。

  “那我们都在幻觉中啦。”想到这里,我神情激动地说道,不过黎宾的神色越来越紧张了,者看的我有些迷茫。

  不过这也说得过去,现在我们知道自己是在幻觉当中,但是幻觉里就是说一切想象力有可能出现的事物都会出现,我们又该如何走出去呢?

  “没错,其实我们现在还在实验室中,并没有来到这里的岩洞,这一切都是假的!”黎宾看了我一眼,在我惊恐的目光下,直径朝着食人老鼠走了过去。

  “不要......”我伸出手想拉住黎宾,但是因为头脑有些混乱,整个人浑身像是被万斤巨石压着一般的难受,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h|更新$最|快M/上g酷@I匠E*网

  十步......

  五步......

  三步......

  到了!

  黎宾就像是没有看到食人巨鼠一般,直径从千千万万的食人老鼠群之中走了过去,打了个圈又走了回来。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就在黎宾穿过食人巨鼠群的时候,那些食人老鼠依然还是之前那般恐怖吓人,但是黎宾碰到它们的时候,这些老鼠就像是幻影一般完全没有一丝一毫阻拦黎宾的脚步,她直接穿了过去。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你,你怎么发现的?”在黎宾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不可思议的,强忍着心里的恐慌,也朝着鼠群走了过去。

  果然,在来到老鼠群中间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恐怖异常,但是我伸出手触碰这些老鼠,这些老鼠完全就不存在。

  “因为,我的眼前根本没有老鼠,只有你看到道!”黎宾淡淡的道。

  “什么!”难道只有我一个人中毒?不可能吧,前面黎宾还和我介绍什么食人飞蛾,傲因,还有这些食人老鼠,还叫我跑路,现在怎么她看不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别急,别急!”黎宾拍了拍我的背后,因为背后的伤口还在,被黎宾一拍,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之前也是中毒了,但是并没有你中毒那么严重,我想,我们是在停尸房就中毒的,但是并没有太深,就是自从你点燃了火把之后,我们才是身中剧毒了,这一种魔鬼的喇叭最致命的就是用火去燃烧。如果要不是你刚才那紧紧的拥抱,导致我气血上头,恢复了清明,我想,我都不可能发现我们是着了这魔鬼的喇叭的道。”黎宾眼眶里都是感动的泪水。

  虽然这些一切都是幻觉,都是自己想象的,不是真的,但是身在幻觉里的人哪里会知道?虽然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我之前拼死护着她的动作却是真的,有一个男子为了自己不顾性命,黎宾感觉,心中那脆弱的感情线仿佛被什么刺激了一下,心里砰砰直跳。

  “也许,她是个不错的男人.......”黎宾小声的自言自语。

  “什么不错的男人?”我听得模模糊糊,歪着头看向黎宾。

  “没,没什么!不是说你。”心中所想之事被人问起,还是自己有些中意的男子,黎宾脸色通红,连连摆手,只不过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让我更是疑惑不已。

  看着我就要询问,黎宾连忙岔开了话题。

  “先不说这个了,既然知道幻觉是从停尸房里就开始出现的,那么值钱所见到的一切并非都是假的,就像原来我们见到的凌潇潇额事体,的确是真的,她那裂开的嘴巴,还有怪异的动作,不单单是我和你,还有秦丰见到,在我们没有来到警局停尸房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所以说,这凌潇潇尸体做出怪异的举动,并不是我们中了魔鬼的喇叭。”

  黎宾说到这里,我插话道:“你是说是我们的幻觉误导了我们,凌潇潇的尸体却是会动?”

  黎宾说道:“不是的。凌潇潇的尸体我们先别管,因为那是法医来鉴定的事情,现在我们困在这里,也难以说清楚,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凌潇潇的尸体,必定还在停尸床上躺着,并没有自己消失,就连我们前面三人看到凌潇潇的尸体会动,也都是幻觉,只不过我知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幻觉,却不知道我们现在身在哪里,只有在等等了,等到我们神智完全恢复了再说吧!”

  “那现在的意思是我们出不去了?你不是恢复了吗?你都看到不到那些老鼠了,你也说了这里没有岩洞,那我们现在在哪?现在要想着怎么出去啊,我的姑奶奶啊,您就别推了,快说,我们该怎么办。”我带着哭腔地说道。

  “其实,我一直怀疑一件事情,但是不知道好不好说!”黎宾面色比之前更加的凝重了,想说些什么,又不好开口。

  “我说姑奶奶,现在我们就两人,你有些什么话就说吧,虽然知道是我们是中了魔鬼的喇叭的幻觉,但是谁有知道这剧毒什么时候消失,幻觉万一一辈子都在,那么我们这不是永久都出不去?就算不被吓死,那么饿也要饿死在这里了。”我有些欲哭无泪了。

  “其实我一直怀疑,我们被人下了药,才中的幻觉,魔鬼的喇叭虽然罕见,但并不是没有人能搞到,在警局里,就算是我真的想要,也不会说找不到!而且停尸房里不可能出现这种怪异的令人产生幻觉的植物,除非有人带着!”黎宾低头分析。

  “你是说!”我脸色大变:“你是说有人给我们投毒,想要杀掉我们,是,是凶手?”

  “是不是凶手,我不知道,但是,我发现我们三个人出现,但是有一个人不见了。”黎宾眼中闪过一丝不安和冰冷。

  “你是说......”我瞪大了眼睛看像黎宾,三个人一起来的,那么久了,只有秦丰消失了,那么这就代表......

  秦丰,是这背后最大的策划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