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尸干枯的表皮被是食人飞蛾锋利的爪子这么一拉一扯,紫褐色的人皮上出现了一条条裂纹,原本模糊的人脸,也更加看的不清不楚。

  原本就恐怖异常的面孔,此刻看起来更是无比的扭曲。

  这些干尸的身上,虽然肉已经完全的干瘪了,但是不知道生前被人用了什么秘法制作,在食人飞蛾划开肚皮之后,居然还有鲜血流出,就像是刚死不久一般。

  从干尸的脸上还能看出这些人临死时痛苦挣扎的惨烈表情。

  这时用火光照到,加上周围到处都是一大片的食人飞蛾的阻隔,使光线产生了变化,好像那几具干尸在食人飞蛾的分食中重新复活了过来,当真是可怖至极,我颤抖着手死死的握着火把,手差点就没有拿稳火把,全身颤抖的厉害,从没见过如此恐怖的情形。

  “吱吱吱吱~~”不知道为何,那些食人飞蛾在吃了一些干尸的腐肉之后,突然像是被活活了下锅的老鼠一般,全都尖叫起来,声音尖锐无比。

  “这,这是怎么了?”黎宾躲在我的身后,从背后探出小脸慌张的道。

  “不,不会是闹肚子了吧!这些尸体都不知道是多少年代以前的了,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估计,估计会闹肚子吧!”我此刻已经昏了头,想起没想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想想可笑。

  “那,那它们不会,不会改来吃我们吧?”说话我自己也吓了一大跳,惊出一身的冷汗。

  要真的是这样,看着密密麻麻的食人飞蛾,估计我和黎宾两个人恐怕被吃的尸骨无存。

  不过好在的是,虽然食人飞蛾里是炸了锅,但是并没有对着我们两人扑来,而是像是在做什么祭祀一般。

  三五成群的全都把干尸围成了一个大圆圈,仰着脖子,原本就丑陋不比的巨大人脸上,更是裂开一条条的裂缝,裂纹正逐渐扩大肿胀,变成了裂缝。

  从食人飞蛾那张丑陋的的眼、口、鼻、耳,还有身体开裂的地方,不断地冒出鲜血,恐怖异常,而食人飞蛾的血盆大口里却在不断呕吐。

  从食人飞蛾的嘴里吐出了一个个血红的小圆球,血球有婴儿拳头那般大小,像是一个气泡,正在一下一下的蠕动着,恶心至极。

  “那,那是什么?”

  不片刻之间,地上到处都充满了无数从食人飞蛾嘴巴里吐出来的血球,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有的已经变成了一大堆的血水,有的则快速的长大,起初只有婴儿拳头那般的大小,但是几分钟之后,便变成了成人拳头那般,血球也越来越透明,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在挣扎着要出来。

  “不知道,好像是内脏......”此刻我哪里还有时间回复黎宾的话,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片,只能只大眼睛看着事态的发展。

  “啪啪~~!”

  “啪啪啪~~”血球在肿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破裂开来,从里面滚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血红色的,没有毛发,像是一个圆球。

  酷》匠网C首D#发

  “是......是虫卵,这些是它们的卵!”黎宾突然尖叫起来。

  我定眼一看,可不是,这些从血球里面蹦出来的东西,虽然看起来圆乎乎的,但是仔细看的话,可不是虫卵是什么,这就是小型的食人飞蛾的初生状态。

  这食人飞蛾我原本以为也像是像蝴蝶一样从虫茧里面出来,可是怎么也想不到,它们的初生,居然是从食人飞蛾的嘴巴里吐出来的。

  这就是说,这些食人飞蛾是在产卵!

  在看那些呕吐出虫卵的食人飞蛾,已经瘫软在地上,就像是一堆的烂肉一般,那全本毛茸茸而巨大的身体已经完全的干瘪了下来,从脸上那些已经裂开的裂缝上,鲜血流个不停,整个场面异常的血腥,犹如整个修罗地狱一般。

  原来那么多的食人飞蛾是这样进化而来的,结束上一代的生命,然后生育出下一代的食人飞蛾,看这么密密麻麻的食人飞蛾把整个洞穴都填充满了,也不知道经过了几代的敷衍和多少的尸体才能养大那么多的食人飞蛾。

  那些从虫卵里浮出来的是食人飞蛾浸泡在血水中,飞速的成长。就像是干海绵吸收了水分一样,迅速膨胀,身体变成手臂那么粗的飞蛾,虽然尸体都还么有张全,但是人的面孔已经拙见的明显,身下也多出了两只小小的爪子,此刻正趴在它们父母的身上,大吃特吃。

  有几只刚从虫卵里孵化出来的食人飞蛾看向了我们这一边,摇摇晃晃的想着我们这边爬了过来,嘴里“吱吱呀呀”的尖叫着。

  我们两人大惊失色,这究竟是什么怪东西,刚生下来,就要吃人吗?

  “这,你说的这东西不是不吃活人的吗?”我拉着黎宾惊恐的退后了几步。

  “不,不知道!”黎宾此刻已经吓得魂不守舍,要不是我死死的拉着她的手臂,估计她已经瘫软在地上,别说去找出路了,恐怕不会吓死已经算是好的了。

  几只小型食人飞蛾正一步步的像我们两人逼来,虽然这些食人飞蛾不能和它们父母的身形想必,但是从它们一出生就要吃肉也不难看出,这些小家伙可不是什么宠物阿猫阿狗,这可是会吃人的玩意儿。

  “怎么办,没有退路了!”才退了两米,黎宾就紧紧的拉着我的胳膊站住,在退后五六米,就是大型的食人飞蛾。

  “不知道!”那紧张的汗水大颗大颗的向下滴落,此刻除了手里的两把手术刀,什么也没有,就算是有一挺重机枪,要消灭这些食人飞蛾,也够呛。

  望着离着不到两米远的小食人飞蛾,后面已经退无可退。

  前有狼后有虎。

  “妈的,和这些畜生拼了!”再被逼入绝境,我心下一发狠,恶狠狠的扬起了手中的火把,一手放开了黎宾娇嫩的小手,抽出腰间的手术刀,就要冲上前和它们一绝死活。

  “别,宋斯,你看,它们怕火!”黎宾突然惊喜一指那几个小型食人飞蛾的喊道。

  “恩?”我一看,可不是,就在我举起手里的火把的时候,那些小畜生居然被吓退了几步,从那没有眼珠子的眼眶里,我居然看到它们流露出一丝的惊恐。

  对啊,这些东西怕火,不管是什么动物,都对火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感。

  我和黎宾像是对望了一眼,那这么说来,既然这样畜生怕火,那我们岂不是就可以举着火把冲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