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你这傻样子!多难看!难怪一直找不到女朋友。”黎宾孩子气的点了点我的额头,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是啊是啊,我找不到女朋友,要不你以身试狼?”我开玩笑的说道。

  黎宾并没有正面的回答我,而是白了我一眼,好像在说:“想追本姑娘?还要在修炼三百年吧!”

  “宋斯,你,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黎宾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问道,脸上,充满了小女孩的期待。

  “恩......”我故作沉思低着头想,做出一副很难决定样子,在黎宾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我缓缓的开口道:“恩,你是一个美丽有热情似火的女孩子,你平时看起来是个女强人,但是其实内心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表面上比任何人都要刚强,但是你内心却是空虚,寂寞的!不过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邻家女孩,在我的印象里,你天真,活波可爱,而且善解人意,总是好的太多太多了。,是个好老婆的人选。”

  酷j匠6“网R唯,一正x版,/其他)都‘是E‘盗版“J

  “我有你说的那么好么?”黎宾笑得很甜,脸色微微的有些羞红,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我知道自己脾气有时候不好,在加入警队的时候,全家里么有一个人同意,是我瞒着我家人去报的名,我的妈妈是一名语文老师,我的爸爸是省委干部,我的出生比较好,在很多人看来,我有今天都是我的父亲给的,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靠的是我自己的努力,我没有辜负他们。”

  “在当初,我以为我所做的一切,家里人都是不知道的,但是直到我从部队出来,然后在参加重案组,我才知道,原来刚进入部队的时候,家里人就知道了,他们一直在背后默默的关注着,关心着我,我......我好想他们。”

  黎宾小声的哭泣着,轻轻地对着我诉说着自己的家庭,这也让我明白,当时为什么黎宾会在下田村,原来她有一个爸爸是高官,也不难怪她居然有权限去调动重案组的档案了。

  看着黎宾越哭越伤心,我除了无能为力的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在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

  “黎宾,秦丰去哪了?”虽然知道不应该开口询问,但是良心的谴责还是让我不得不问起。

  “我不知道。”黎宾摇了摇头。

  “你没有和他在一起吗?”听到黎宾的回答,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忧喜各半分。

  忧的是,秦丰不知道是死是活,喜的是,秦丰估计没死,而是和我们走散了,就像是我突然和黎宾他们走散一样。

  “当时不知道怎么的,你突然就消失了,前面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通道,只剩下我和秦丰,可是当我们要去找你的时候,凌潇潇的尸体突然出现了,而且......而且......”说到这里,黎宾小脸有些苍白,慌张的到处看了看,此刻的煤油灯变得有些昏暗,估计是煤油用了有些过多了。

  我赶紧用趾甲挑了挑煤油的灯芯,让它能保持烧得更久一些。

  黎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内心的恐慌,“凌潇潇突然出现,然后不知道从哪里也跑出两个穿着几十年代衣服的女人,把秦丰拉走了。”

  “你的意思是,秦丰......”我的心里快速的跳动了两下,他们也看到凌潇潇了?那另外两个穿着几十年前衣服的女人是谁?会是冤死在这里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我吓傻了,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凌潇潇和秦丰所有人都不见了,我只有一路的狂奔,然后来到这里,我一直在这里躲着,一直听到有人在外面走动的声音,我以为是秦丰,大着胆子出去看,然后出去的时候,发现是你在外面的房间!”黎宾一个劲的摇晃着我的手臂,嘴里说着:“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秦丰去哪里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当时真的吓傻了!”

  “我相信你,别怕,别怕!”我拍拍黎宾的背后示意她不要害怕。

  脑子里飞快的旋转着:“为什么凌潇潇突然出现,但是那个时候,凌潇潇不是失踪了吗?还有为什么只是抓走秦丰,而不抓走黎宾?是因为秦丰是男人?可是人家不是说男人火气旺,女人阴气重?就算要找人投胎,也找黎宾才对啊!为什么放过黎宾呢?”

  想不通,我摇晃着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不管秦丰现在在哪里,恐怕他现在遇到不测了。

  “当时你看到我的时候,还看到什么了吗?”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有啊,当时看到是你我就把你拉回来了!”黎宾她摇了摇头。

  这样我心中一跳,怎么可能,当时那两具尸体就吊在我的面前,而且黎宾看不到的话,怎么会看得到我,再说了,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她怎么带着我走也没碰到任何的东西,她从哪里找到的煤油灯,那么黑的地方,难道这人不是黎宾?

  这种念头在我心里疯狂的滋长着,看着黎宾我觉得有些恐惧,她,不会不是真的黎宾吧?

  我的身体在颤抖,止不住的害怕,她不是黎宾的话,会是谁......

  “你怎么了?”看着我害怕的浑身发颤,黎宾不由得问道。

  “没,没什么!”我摇了摇头,想离开黎宾的身边,但是我又害怕如果这个是假的黎宾,那么可能会引起她的怀疑,在如果她是真的黎宾,我这样做们不是寒了她的心了吗?

  犹豫再三,我决定试探的问道:“下田村的王寡妇,你还记得吗,本来我们说要去下田村东头拜祭她的,现在我们却和她作伴了!”王寡妇其实是埋葬在下田村西头,但是我故意说错她的坟墓在东头,而且还说去拜祭,其实我们并没有说过。

  如果黎宾是假的,那么她一定不会知道,而且会接着我的话说下去,那么,就知道她到底是人是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