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门后,我剧烈的喘息着,直到觉得心脏又回到了自己的胸膛之后,我刚想用手机打量周围的环境。

  “啪~~!”的一声,柔和的白光瞬间占领了整个房间,就在灯光亮起的同时,我的眼睛被强光一刺激,不自觉的闭上了。

  等了一会,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可是眼前的景象却好像很熟悉,可是为什么明明感觉到到灯光亮起,我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难道我瞎了?这个疑惑让我差点没有吓晕过去。

  努力的甩了甩有些越发沉重的头,睁开眼睛之后都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睁开眼睛,因为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眨了眨眼睛,我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这下我倒是确定了自己现在确实身处黑暗之中了,因为至少还能看出前方有些东西的轮廓,要是瞎了么就是完全的漆黑一片。

  当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能看清东西之后,我恨不得自己不如晕过去算了。

  我发现自己依然是靠着门站在门背后,但是还有东西和我面对面站着。

  和我面对面站着的正是那具在起重机线路堆里倒吊着的浑身血肉模糊,脸上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

  不,不是一具,而是两具。两具尸体外貌几乎一样,都像腐烂了很久却又腐烂的不彻底那样的全身挂满烂肉和乌黑腥臭的血浆,不同的只是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而已。

  而其中有一句尸体嘴巴里,那根插入嘴巴里的钢针在黑夜里散发着致命的炫白,像是在像我哭诉,他当年是怎么遭受到迫害的,这两具尸体,可以确认是当年日军细菌部队的试验品。

  两具尸体就这样用没有眼皮而且吊在眼眶外的眼睛静静盯着我,不动不言。我也睁大双眼,同样的静静盯着他们,不动不言,嘴巴张了张,就要大叫出声。

  黑暗里,在我没有发现的角落,一个女人的身影偷偷摸摸的向着我这边靠近,在靠近。

  突然,她朝着我脖子的方向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瘦弱无骨,却异常的白净,看起来有些熟悉的样子。

  手,带着风声向我的颈脖出掐了过来......

  “别出声!”正当我身子快要被惊吓的跳起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声从耳边传了过来,是黎宾。

  我惊喜的拉下她的手,刚要问话,她把食指放在了我的唇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拉着我慢慢的退后。

  手机因为黎宾突然捂住我的嘴而不知道遗失在了哪个角落。

  黑漆漆的房间里,什么都看不见,包括那两具尸体也不见了,但是我宁愿看得见它们,不然鬼知道它们会哪里冒出来。

  在黑暗里,黎宾牵着我的手,慢慢地向后摸索着,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看得见路,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任何的东西,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的到我们还在小房间里,这个房间估计是一个小型的药瓶实验室。

  房间里到处都放满了各种难闻而刺鼻的药味,慢慢的,慢慢的,我随着黎宾一点点的挪动,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黑暗中,只有我和黎宾沉重的呼吸声响起。

  突然......

  我的手碰到了一个冰凉的物体,手不自觉的多摸了两下,有点冰凉,还有点湿润,液体粘粘的。

  这是什么玩意儿?

  有点像人的皮肤,......皮......皮肤?

  我被自己吓了一了一大跳,赶忙像是触电了一番,把手一下子缩了回来。另外一只抓着黎宾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我能感觉得到黎宾的手心里都是汗水,黏糊糊的。

  可能黎宾感觉到了我的异样,步伐加快了许多,只听到咔擦一声门响,黎宾快速的把我往门拉了一把,又飞快的把门关上。

  出于好奇和下意识的一转头,投着那关上门的那一秒,我向着之前摸到的地方看去。

  是凌潇潇的尸体!

  在微光的照射下,她无比扭曲的脸正冲着我笑,而刚才我手碰到的地方,正是她的嘴唇......

  一下子,我再也坚持不住,啪的一声靠着瘫软的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更:新最o☆快u,上m酷●(匠?R网N

  经过那么多次的惊吓和奔跑,体力已经支撑到了极限,眼前全都是一闪一闪的星星在晃悠。

  “嘶~~!”黎宾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根火柴,一下子点找着了一盏煤油灯。

  一时间,漆黑的黑暗被照亮了一个两米大的范围。

  虽然的光线并不是很亮,但是我却能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怎么了,你还好吧!”黎宾也不嫌弃,一屁股做到了我的身旁,把煤油灯放在了我们的面前,她双手环抱着双腿,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就像是个可怜的,被人遗弃的小猫咪。

  “......”半响,我都没有出声,而是望着那一丝的火光愣愣的出神,黎宾也没有催我,两个人静静地坐着,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下来,只留下微弱的灯光里两个互相依偎的身影。

  “呜......呜呜......”身旁传来小声的哭泣。

  接着火光,我转过头看着看着强忍着哭声的黎宾,她瘦弱的身子在火光里赫赫发抖,俊美的小脸埋在双膝见,从哪不住耸动的双肩上可以看出她是多么的无助和害怕。

  “喂......别......别哭了。”我轻轻地揽过黎宾的肩膀,拍了拍,嘴里想说些安慰的话,但是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黎宾温顺靠着我,抬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又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前,小声的哭泣着,发泄着心中的恐慌。

  在黎宾抬起头看向我的那一刻,心中突然出现一种古怪的感觉,在火光的照耀下,黎宾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那原本整齐的刘海已经显得有些凌乱,湿漉漉的汗水把额前刘海大湿贴在了额门前,看起来有种娇弱的美,让人不经升起一种强力的保护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