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我麻木了?还是说,我已经习惯了不经意的惊吓?

  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自己的幻觉?我还在梦境里?并没有真正的清醒过来?

  想到这里,我不禁抬头看了一眼隐藏在黑暗里头顶上的起重机。这一眼,瞬间又让我全身的血液凝固了。

  它......它竟然还在!

  那巨大的钩子就在自己的头顶,而且之前并没有注意,那起重机巨大的钩子的底端,就是勾着那具尸体。

  可是明明之前自己看到的时候,钩子上什么都没有的!

  而此刻的尸体就在我的头顶上,离我的脑袋不到十公分的地方,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依然是头朝下倒吊在哪里,那张腐烂不堪的脸,张大着没有嘴唇的牙齿,仿佛在对着我无声的大笑着。

  我两眼一翻,再次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在晕过去之前,有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不是刚才那个,这个人嘴巴里并没有那根钢针。

  这根本不是同一具尸体。

  当意识再次慢慢的回到身体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依然是在阴深深的洞窟里,那声音也渐渐远去,不过不知道为何,心里给我饿另一番感觉却是在靠近,没错,那个怪异的声音在靠近。

  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这次我可不敢抬头望上看了,不管刚才的事是真是假,我都不再抬头,而是低着头狠狠抓着手机,视乎只有那一丝的手机光亮才能给我温暖。

  看着手机里的电量还剩下一格,我不禁浑身冒出了冷汗,要是连手机的灯光也没有了,真的不知道如何在这个黑漆漆的洞穴里生存下去。

  .…酷&w匠网永P久免费J看-小说nt

  没错,现在我更加的进一步的确定了,这是一个洞穴,或者说,这是一个仓库,一个呗废弃的仓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一个被前日军抛弃的仓库,可是对于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自己始终搞不明白。

  估计是原本这个仓库就连着警局地下的吧,只不过没有被发现,而上层装载了一个秘密的机关,可能要符合一切的条件,机关才会开启。

  这在战争时代和古时代都不难发现,可以说是遍地都是这样的机关。

  在古时候的古墓里更是多不胜数,明着看着是一道墙壁,光滑无暇,就算摸索了无数遍都搞不清楚机关在哪,有时候就在机关旁边一米处开山挖洞,一辈子都不可能发现得了这些秘密。

  看着那么多停尸房,还有莫名其妙的尸体,在联想起几十年前宋毅成所在的医科大学,之前好像是日军所占领的根据地,据我估测,现在我走进入的这个洞穴,完全就是一个实验室。

  想到实验室,就联想到了,731细菌部队,南京的大「屠」杀,心里不禁发毛。

  这......

  不会就是那个日军细菌部队抛弃下来的实验室吧?

  暂且叫它实验室吧,这实验室着实不小,各种物资堆积如山,这么大的空间,怎么在外边一点痕迹都没发现。

  越想越觉得没错,日本侵略时的经营可以说是倾尽了国力,维持整个战局的重型工业基地,几乎都设在中国,尤其是日本本土遭到美军空袭之后,满洲更成了日本的战略大后方,为了巩固防御,特别是针对北边的苏联,关东军在满洲修建了无数的地下要塞,都是永久性防御工事。

  没错,这是日军细菌部队的遗址,想到了遗址,立马又使我想到了无数的尸体,无数冤死的国人和各种惨不忍睹的尸体。

  头顶上,我似乎依然能听到那种“吱吱啦啦”的声音。为了进一步认证自己的猜测,我鼓起勇气抬起了头,努力的不屈看那张死人脸,突然,眼角循着微光发现了一面熟悉的旗帜,是印在起重机上的,虽然有些生锈,上面锈迹斑斑,但是还能看得出来。

  这......是一面岛国的膏药旗!

  各种实验,各种惨不忍睹的画面在脑子里划过,黑暗里好像有无数只手在拉扯着,在召唤着我。

  仿佛感觉到了无数的冤魂在痛苦的呐喊,在愤怒的咆哮。

  在黑暗中,没有光亮的前方道路就像一张张开大嘴的怪兽,这次却不是像黑暗里所产生的怪兽那样的吞噬了我的目光,这次的怪兽,直接一口把我整个人都吞了进去。

  几十年前所修建的实验室了,这个黑漆漆的地方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一边向前奔跑,借着手机微弱的亮光照着脚下,不至于在黑暗里被绊倒。

  害怕,恐惧无数不在包围着我,我害怕,害怕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突然蹦出一张被折磨的惨不忍睹的脸。要是给我选择,我愿意守着凌潇潇的尸体坐在一夜,也不愿意咋这个鬼地方呆着一个小时,因为,这里,就是从前的人间地狱!

  可是我看着手机亮光中自己双脚的阴影,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那根本不是只有自己的一双脚,阴影显得很杂乱,仿佛还有两双脚紧贴着自己的双脚跟在自己身边。

  而此时整个实验室里回荡着的脚步声,仿佛也不只是自己的,还有一个脚步声跟在自己身后。不,不是一个,仿佛是一群人跟在自己身后一样。

  我的心脏越跳越快,越跳越快,仿佛马上就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脊背发凉,额头却不禁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能感觉到,绝对有东西跟在自己的身后,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贴到自己身上了。

  我却不敢回头看,只盼望着能马上能走到出口,或者找到黎宾,秦丰两人。

  找到他们就好了,就好了!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终于,就在背后的东西贴到我背上之前,我已经跑到了前方发出微弱光亮的地方。

  是一道门,而那一丝的光亮就是从门背后发出来的!

  那个时候,我的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用剧烈颤抖的手打开门的。

  也不会管里面到底会有什么,会出现什么样恐怖的画面,因为我觉得背后的东西正要扑到我背上的瞬间,我打开了房门窜了进去,并狠狠的摔上了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