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最后时刻睡觉,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清醒的还是依旧沉睡当中。这时的我,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现实,而哪里又是虚幻的。

  冷笑两声,也许神经病人也不过如此吧,总是觉得自己是正常的,但却不知道自己处于自己的幻想世界,而此刻的我,合成不是这样?

  现实和虚幻,梦境和真实......

  就是说,这面前有一具尸体就是自己的爷爷了?

  虽然他在世人眼里很可恶,当年制造了这一场谋杀案。

  就这样一下子就没了,能不伤心吗?

  此刻的我就像丢了魂的行尸走肉一样的,到最后,连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宋毅成会躺在停尸房里,也不想去搞明白事情的真相,现在的我,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啪......”

  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我浑身震了震,飞快的转过头,依稀只看到是一个人的背影,看不清楚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

  “黎宾,是你吗?是你吗?”我抓狂的对着那人的背影大喊起来。

  没有人回应,只有回音在空荡荡的轨道里回响:“宾......是你......你......你吗?”

  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秦丰!黎宾,你们在哪,你们在哪,快出来,别玩了,快出来!”我抓狂的无乱摇着自己的头,双拳紧紧的对着空中挥舞,脸上已经充满了泪水,如果有块镜子,我估计会被自己吓一大跳,凌乱的头发和充血的眼卒子,面部表情已经被吓得有些扭曲起来。

  “你们在哪......在哪......别丢下了我,你们在哪......”我屋里的呻「吟」着,一下子跪倒在地,神经已经绷得太紧,我快要崩溃了。

  “来啊......来啊......快来啊......”遥远的前方传来一阵微弱的呼喊,就像是心灵深处传来召唤。

  “黎宾!”我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此刻的我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也没有想过前方到底是谁,或者说到底是不是人。

  我飞快的跑着,我边抬头看了看离着前头不远处右侧的一个起重机,黑暗里,起重机那繁杂的线路仿佛一团奇形怪状的巨铁大柱影一样,还有的,就像一只狰狞的野兽,张开大嘴把我的目光吞噬在了里面。

  这是不知道什么年代的起重机,高高的竖立在不远的右侧方,那垂下来的巨大铁钩子,就像是一个断头台,正静静的等待着有人把头放进去,然后‘咔擦’一声人头落地。

  我本来只是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可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再也无法收回目光了。

  我心里有种感觉,在看不见的黑暗深处,在杂乱无章的线路堆里面,一定藏着什么东西。

  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就像在蓄满水的大坝上打开了一道泄洪口一样的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的脚步依然在向前奔跑着,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可是我的目光却一直牢牢盯着右侧方头顶黑暗里的起重机,根本连看都没看前方的路。好在路上一马平川,我才没有摔倒或者遇到事故。

  此刻的我需要队友,需要离开这莫名其妙的鬼地方,但是我却没有看到,就在我就在看到起重机的那一刻,就在我回身追着那个声音的那一刻,在不显眼的一个角落里,竖立着一张红木做成的牌子,上书写着两个大字:——阴门。

  我抬着头一直在期待着,我相信头顶的枝叶里一定会藏着什么东西的,一定有!

  仿佛是为了增加我这个念头的可信度一样,我甚至觉得自己耳朵里听到了头顶黑暗里发出的“吱吱啦啦”的怪声,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哪一种怪声,就像是肉体之间互相摩擦的声音,而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移动的声音。

  `'酷u,匠N(网唯一正版,ba其0他P?都R;是^盗版

  会是什么东西呢?

  我脑海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答案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头朝下从繁乱的线路堆里倒吊了下来,那已经腐烂不堪的脸,一只眼睛吊在眼眶之外,嘴唇已经没有了,露出两排占着血的牙齿。

  这张脸正好对着我的面门,看样子很快就要和我的脸来一次亲密接触了。

  这一瞬间,我觉得头皮发麻,头发一下子竖了起来,心脏也在瞬间停止了跳动,灵魂就像脱离了身体一样的飞到了空中。

  我想喊,却根本喊不出来,不,我应该是连喊叫的念头都忘了。

  我的脑袋里此时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腐烂的脸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

  我不只是忘了喊叫,甚至我都忘了躲闪,只是抬着头脖子僵硬的瞪着几乎要脱离眼眶的眼睛看着那张脸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已经闻到了血腥味和尸体腐烂的臭味混合在一起的奇怪味道,我甚至看到了尸体嘴里有一根细微的钢针从做脑门上一直穿透到嘴巴里,显然,这人是被人用几尺长的细钢钉从脑门上顶入而死。

  就在那东西和我即将接触的一刹那,我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依然是在向前奔跑着,而且那诡异的笑声还在不远的前方轻轻地呼喊着,带着一种催眠的味道,就像是小时候在妈妈怀里听到的摇篮曲:“来吧......过来呀........来呀......”

  而发生在之前的那一刻,就好像时间完全静止了一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从我和黎宾,秦丰进入警局的停尸房开始,怪事就一直围绕这我们身边,和之前不同的是,我现在是一个人。

  我强迫自己停下脚步,晃晃脑袋,我有些迷茫,刚才发生的一幕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可是却又给我一种很遥远的虚无缥缈的感觉。

  我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真的发生过这件事,刚才自己明明已经吓得不行了,可是现在却又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