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游戏其实就是测试胆量的游戏。每个人把自己的鹅毛笔放到停尸房内某一个地方,让另一个人半夜黑灯瞎火去寻找,找到的就是胜利者。第一个进入停尸房玩这个游戏的是弟弟,可是,他这一去就没有回来,他失踪了。那一晚以后,再也没人见到过他。

  后来,校方在校园西侧的湖边发现了他的鞋子,组织了几次打捞,可什么也没打捞到。

  说到这里,她从桌上拿起一只鹅毛笔递给小李,轻声说道:“这支笔你应该不陌生吧?它是我丈夫陈一圆每天都在用的。这就是当年他弟弟失踪后,人们在他书桌里找到的鹅毛笔。挂着鹅毛笔的牌子已经丢失了,上面写着:陈一圆。”

  她又举起了另一支鹅毛笔,说:“你看,这上面刻着什么?”

  小李倒抽了一口凉气,仿佛从嘴中蹦出一个个音符道:“陈——候——风。”

  看着小李神色异常震惊的摸样,我有些不解,完全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支笔吗?

  难道......

  }看%正_版w$章节上;酷E匠Z!网

  “没错,这就是当年随那个弟弟一起失踪的那只鹅毛笔。所以,当我丈夫听到你又从停尸房的一具尸体上摸出一支一模一样的鹅毛笔时,他非常吃惊,当他看到这是熟悉的鹅毛笔时,不禁昏死过去。”陈教授的老婆深深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那那具尸体?”小李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

  警局停尸房里,莫名其妙的通道,再到莫名其妙的尸体,随后自己昏倒之后,更是莫名其妙的处于一种灵魂状态,强制着自己跟着这个叫做小李的人,来到这里,我已经完全昏了头,不知道这和黎宾,秦丰的失踪有什么联系。

  (可能也是读者想问的,怎么从黎宾失踪就转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教授身上?别急,慢来,慢来,会给出合理解释的!这一卷,标题是——盗梦迷城!我想听到这个标题,你们都会多多少少明白了一点吧!)

  “昨天,公安局的人和学院的专家组已经找我去看过了,尽管他们的检尸报告上说那只是一具新鲜的尸体,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但我相信,他就是三十三年前失踪的那个学生,也就是我丈夫的弟弟陈候风!”

  小李的师母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远处校园里那一泊湖水在阳光下散发着点点荧光。

  她似乎有些激动,尽管还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静,但还是听出那声音分明在微微颤栗:“你能相信吗?那个失踪了三十三年的人又回来了,那个一夜之间在太平间蒸发了的人。尽然又回来了。也许,他只想继续这个未完成的游戏,只是这次他选择了你做他的游戏对手罢了。因为,你是老张最好的学生。一个和他一样,最有天赋的学生。”

  看着小李昏昏沉沉走出师母家的。我犹如一个看客一般,就像是在看一场5D版电影。

  一想到小李的师母的那一句:“失踪了三十三年的人又回来了”

  “他只是想完成未完成的游戏。”

  “他选择了你做他的对手!”

  但是,这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李是谁,我不认识,陈教授是谁,跟我一毛线关系都没有,可是为什么我要被卷入这一场所谓的阴谋,更有可能的是一个死人和一个活人之间的游戏。

  此刻的我,除了不自主的跟随着小李的脚步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甚至闭不上自己的眼睛,关不上自己的耳朵。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回到了小李在当时顺利地进修了法医硕士,又去了省公安厅当上了首席法医助理。

  我不知道这一切过去了多久,没有天黑,没有光亮,但是却能感觉到一天的时间在流失,就好像身处盗梦空间,作坐着一个奇怪的梦,很奇怪的的梦境,明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是怎么都醒不过来的感觉。

  而且小李也是越来越奇怪,第一次,在他的师母家,他看着我的方向是冷笑,可能是偶然,但是在我跟着他的时候,我居然发现,他会不时的对着我的方向笑一笑,没到那个时候,我浑身都好像被电击了一般,有种深入骨子里的恐慌。

  他以为这一切都已过去,可是我和小李都错了。

  三天前,小李接到了一个包裹,是从小李就读的那所医学院寄来的。

  随包裹而来的还有一封信,信是师母写的。信中说,她在整理陈教授的书房时,在书橱的暗格里发现一个小木匣,木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封信和一把小钥匙。

  信是张教授写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我若出了什么意外,请把这把钥匙交给小李。信封里是那把银色的小钥匙。

  看着信,我也是毛骨悚然,总是感觉到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一般,看着信纸上的内容,就好像陈教授知道自己会死掉一般,从拿交待后事的话语能感觉的出,他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从小李看到钥匙的震惊神色,和他自言自语中,我大概也了解到了——

  大概在陈教授出事前三个月,陈教授叫小李替他在本市最大的工商银行开立了一个不记名的密码保险箱,说是要把一些重要的研究资料放在里面。密码是他亲口告诉小李的。

  我望着这封信和那把钥匙,心里却涌出了无数奇怪的念头。当初,陈教授为什么会让小李去帮他开个保险箱,又告诉了小李密码?他怎么知道自己会发生意外?他似乎预料到了什么。现在,这个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小李去了趟银行。自从那次开办了保险箱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不知道那里面究竟被他放了些什么?

  那谜底叫我期盼,又叫我害怕。

  如果,它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便无法收拾,不管小李是生是死,但是我又该怎么办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