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害怕什么?嘎嘎嘎~~!”身后,传来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苍老到凭直觉都绝对这人老的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

  是......是谁在自己身后?

  我浑身颤抖不已,明明,明明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怎么会哈有别的人出现,难道......

  我艰难的转过头,一点点,一点点的回过头,刚刚看到了年轻的小伙子,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陈教授:“您的鹅毛笔。”

  是谁?是谁在说话?什么鹅毛笔?

  随着声音响起,我能感觉得到一个容貌姣好年轻人在对着一个年老的老头说着话。

  没错,是感觉。

  因为我并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任何的动作,更是没有转过头的动作,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感觉中清晰的呈现了出来,包括他们脸上的每一根汗毛。

  这,这是怎么了?

  我感觉到全身无力,想动动手脚,可是我连手脚的位置都感觉不出,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我惊恐万分的时候,那个陈教授说话了,而且是看向了我的方向。

  “小李,真的是辛苦你了,哦,我找到了,忘在我的大褂袋里了。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我打了你的手机,想告诉你,可是没打通。”陈教授望着我的方向,对着我笑笑。

  “完了,他看到我了,怎么办!”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出在陌生的空间,自己明明记得自己身在通道的停尸房里,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等等,他不是看到我了吗?为什么对着我就好像空气一般?

  我能深深刻刻的感觉到陈教授是望向我这边的,他们怎么看不到我?我就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怎么可能看不到我?

  不理会我的惊奇,反倒是那个小李语气有些惊恐:“我是说,我找到了您的鹅毛笔。”他有些加重了语气。

  陈教授抬起头来,惊讶地望着小李,又看着他手中的鹅毛笔。

  两人就好像当做我不存在一般,没人理会我。

  而我,就好像在看一场电影,发生在面前的一场立体电影一般,诡异,诡异非常。

  小李子上前一步,直直的走向了我。

  他走过来了,他走过来了。

  还有五步......

  四步......

  两步......

  一步.......

  就在我闭上眼睛等待小李撞向我的时候,小李直直的穿过了我的身体。

  这......这是......

  在小李撞向我的那一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眼睁睁的看着小李就这样穿过了我的身体,把鹅毛笔递给陈教授,说:“是在停尸房一具尸体上找到的。”

  陈教授一声不吭地接过鹅毛笔,双目瞪得溜圆,死死地盯着它,仿佛看见了鬼一般。突然,他的手抖了一下,嘭的一声,他一头栽倒在书桌上,一动也不动了。

  /最?3新章节))上J酷k'匠网

  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过了好半天才想起来上前抢救。可是我却动都动不了,就好像一个灵魂体的存在,灵魂体?

  我是死了吗?我死了吗?

  而小李好像也是被吓住了,他想上前的时候,什么都晚了,陈教授竟然就这样一头栽死在自己的书桌上。

  望着陈教授,望着那只鹅毛笔,和小李说的那句话“我是在停尸房的尸体上找到的!”

  怎么那么熟悉?这场景我好像在哪里碰到过?或者说我见过?可是怎么可能呢,脑子很疼,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是觉得那只鹅毛笔很眼熟,小李的容貌好像也很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在哪里见过呢?

  随着陈教授的死去,小李也离开了,不知为何,我也跟着飞了出去,对的,是飞的,或者人一辈子都想要享受在天空飞翔的自由,没想到我是亲身体验了一次,或者,这是死人才有的权利吧。

  我已经把自己定义为死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灵觉会一直跟着小李,我挣脱也挣脱不开,索性就一直随着感觉走,反正就当是看一场电影吧。

  跟着小李,一路的飘荡.......

  学院专家组和公安局法医的联合解剖报告上说,死因是因为心脏骤停而猝死。所有人都不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心理素质如此强健的人竟会是这样一个死法。尽管,之前小李知道他又心脏衰弱的征兆。

  在陈教授的葬礼结束后,小李接到师母的电话,又跟着去她家。

  师母在陈教授的书房接待了小李。在进入陈教授家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小李好像能看到我的样子,在他随意转过头看向我这边的时候,他的嘴角挂着一丝的冷笑。

  这种感觉很震撼,就想是被在偷窥中被一个人给发现的感觉。

  陈教授的老婆把一本旧相集和鹅毛笔放到小李面前,这支鹅毛笔看着很眼熟。正是这支鹅毛笔的出现才让陈教授离奇吓死。师母坐在‘我’和小李的对面,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六十多年前,上海一户陈姓人家生了两个儿子。他们年龄相差一岁,可性格却迥然不同。大哥性格坚韧,做事四平八稳、刻苦努力;弟弟却天赋异禀,过目不忘,学任何东西都不费吹灰之力。

  后来,他们一起考入了同一所著名的医学院。他们的祖父非常高兴,于是特意花高价买了两支鹅毛笔,分别送给了两个孙子。两支鹅毛笔一模一样,只是每一支都挂着一张牌子,其中分别写着他们个人的名字。

  这两个兄弟上了大学之后,学习成绩都非常优异。只是大哥是靠自己刻苦发愤取得优异的成绩;而弟弟仍像以前一样,天才是不需要特别努力的。

  兄弟两人也许心意相通吧,都同时爱上了一个女同学。那个女孩是陈授解剖学的厉教授的独生女儿。

  就在他们毕业前夕,组织上给了一个名额,说是要在他们中间选出一个最优秀的进修法医学,作为这个学科的骨干培养。为了这个机会,也为了心爱的女孩,兄弟俩决定用一个摸人游戏来决定胜负,胜的一个去进修而且可以获得心爱的女孩,另一个则自动退出。他们把这个决定告诉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对兄弟俩都有好感,也正为爱的抉择而伤脑筋,听到他们的主意也同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