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的微光在这深埋地下的诡秘的黑暗中若隐若现,只能照亮脚尖前方几尺远的距离。我静静地朝前走着,耳畔只听到我一个人孤独的脚步声,在黑暗的过道里发出的回声:“咚~~咚~~咚~~!”

  “嚓咔~~!”

  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极轻却极清晰地声响。

  此刻,在这黑暗的洞穴中,我的神经早已绷得紧紧,尽管事先已预知了一切,可是我仍然被这突然其来的声音吓得够呛。

  我把耳朵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静籁极了,除了刚才那极轻的一声咔嚓,我什么都没有听见。那声音像极了推开大铁门时的声音。

  难道我身后又进来了凌潇潇?不会那么背吧?或者是黎宾?还是秦丰?

  我拿起手机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照了照,乌漆墨黑一片。手机的微弱光芒在黑暗中变得若有若无了。

  我陷入了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暗黑之中,眼睛在慢慢适应的黑暗的环境,却又什么也看不见。

  谁?谁在哪?我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四周静极了,静得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酷匠tn网永…久)免Z-费f看be小og说R●

  “怦、怦、怦~~!”

  急骤的心跳声在这黑暗中变得清晰无比,仿佛胸口正在敲打一面大鼓一般。我硬起头皮,转身又朝前走去。心里却在骂到:“要死就死了,搞什么鬼东西?死人都被吓活了!”

  手机突然暗了,我停下脚步。一阵阴冷的风从我身边掠过,我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我使劲拍了拍手机,还好,它又亮了,不然,我真的只能落荒而逃了。

  我定了定神,自己安慰了自己一下,又向前走去。

  “吓~~!”

  停尸房,又见停尸房~!

  这是怎么回事,前面不是从停尸房里走出来的吗?怎么现在又看到停尸房了?

  看到那几辆推车,那惨白的布匹,那熟悉并无比的场景,我吓得浑身冒着冷汗,不会是鬼打墙吧?

  我明明走了那么久,难道我一直在停尸房里打转?还是说凌潇潇的鬼混在作祟?

  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我闭上眼睛,心里默念着,希望一睁开眼,黎宾和秦丰就站在我的旁边。

  一......

  二......

  三.......

  我猛地一下子睁开了双眼,停尸房,还是停尸房,黎宾,和秦丰依然不在,我,还是站在那诡异而黑暗的通道里。

  “咦~~?”我小声的发出了一声惊叹,这不是之前的停尸房,而是从未见过的,就是说我未曾来过这里。

  我拍了拍胸口,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鬼打墙,那么还好说,前面也是自己吓唬自己,手机的灯光本身就不够亮,看到熟悉的白布和停尸车还以为自己是在凌潇潇的那间屋子里。

  我走进停尸房,从一进门的第一张床上开始。我用手机照了照,不锈钢的尸床,在手电的照射下散发出冷冷的光芒。拉开盖子尸体脸上的白布,一张惨白的脸暴露在手电光柱下。

  这是具新鲜的尸体,并不是凌潇潇,还好,这个结果我能接受,要是床上的是凌潇潇,我想我会马上疯过去。

  在福尔马林溶液中浸泡的时间还不太长。此刻,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在黑暗中发出静谧得刺骨的冷气。

  虽然,我此刻很无助,很仿徨,但是,也不想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和它坐一次深刻的对视。

  我用手机迅速扫扫白布下的尸床,什么也没有,我拉上白布,朝右边的第二张床走去。

  二、三、四、五、六,一直找到最右边的第六床,什么也没有发现。我怔怔地站在过道中央,心中有些泄气。就在此时,又是咔嚓一声轻响,从最左边的墙角传来。

  谁?我举起手电朝那边照过去,什么也没有发现。我小心翼翼地绕过一张张停尸床,朝左边走去,一直走到左边的第六张停尸床边。

  我举起了手机,不锈钢的停尸床上,雪白的裹尸布下隆起一个人形轮廓。

  这......这人会是谁!

  “咣当~~!”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

  我快速的转过头,用手机灯光照了照,没人,估计是风吹的吧,我安慰和自己。

  可是在回转过头的那一刹那,我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停尸床。

  我清楚地记得十二张床,十具尸体,最左边的两张床都是空的啊!而此刻,怎么又多出了一具尸体。我定了定心神,从右到左又数了一遍,十二张床,十一具尸体。这多出来的一具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就在我一转眼的时间,怎么凭空多出了一具尸体?

  这熟悉的一幕让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那一眨眼,黎宾和秦丰的消失,诡异的通道涌现......

  我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一伸手猛然拉开了遮尸布。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非常年轻、非常陌生的脸阴白阴白的,仿佛是在水里泡得时间太长了。那种白是死人才有的白,连颈边耳旁的青紫色血管都清晰可见。

  我向下照去,却见尸体上穿着衣服,而且是只有医大的学生才有的那种白大褂,仿佛尸体是穿着白大褂浸泡在水里的,冰冷的粗棉布紧绷绷地贴在身上。而大褂的口袋里赫然插着一支冰冰毛。仔细一看,是一种很古老的鹅毛笔。

  鹅毛笔?这是多少年代的东西了?防腐蚀中世纪的伯爵们才会用的的东西吧。

  为何会出现在这具尸体的衣服上?

  鹅毛笔在手机光下流光溢彩,晃得我不得不把视线从它上面转开。眼角一扫而过,我仿佛看见那微微浮肿的脸庞似乎抽动了一下,青白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我忙眨了眨眼,把手机射到他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变,他还如刚才一般平静,一个死人的平静。也许是我眼花了。我从尸体身上抽出了鹅毛笔,把它放到手机筒光下,没错,这是中世纪的鹅毛笔,绝对不是现代人所能模仿的出来的。

  我吁了一口气,把目光又转向了躺在尸床上的尸体。它仍是静静地躺在那儿,只是姿势似乎变得有些古怪。我给他盖上遮尸布。我再也不愿呆在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了,慌慌张张离开了停尸房。

  “你......在害怕什么?嘎嘎嘎~~!”身后,传来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苍老到凭直觉都绝对这人老的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