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用手机对着凌潇潇原本躺着的那张床照过去,我害怕,害怕突然有一张惨白的人脸就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周围除了刺耳的铃声之外,没有一点动静,而这铃声听起来更是刺耳万分,是贝多芬的月光曲,可这个时候听起来,很是幽怨,有一种摄入人心的恐惧。

  妈的,死就死了!

  被黑暗压抑着,就好像被人用手掐住了喉咙般的难受,我脑子一热,举起手机就对着凌潇潇照了过去。

  不看还好,这一照,看的是让给我吓得七魂丢了六魄,凌潇潇的尸体不见了。

  凌潇潇的尸体不见了!!!

  而原本凌潇潇躺着的那张停尸床也不见,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条黝黑的走廊,不知道通向哪里,我清楚的记得,这停尸房只有凌潇潇这一具尸体,这就是一个小小的单间,不可能会出现一条那么长的走廊。

  这条走廊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凌潇潇呢?她怎么不见了?黎宾和秦丰都去了哪里?

  是从前面那条走廊里消失了吗?可是根本来不及啊,电话刚想,不到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们怎么可能会消失?

  难道这里其实有什么密道?但是可能嘛?

  我缩了缩脖子,凌潇潇尸体不见了,周围黑漆漆的,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从那个地方突然冒出来,用那修长而苍白的手指掐住自己的咽喉。

  “哦米拖佛,哦米拖佛,不是我害死你的,别找我,不关我的事啊!”我双手何时,小声的在嘴巴里念着不伦不类的经文,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到,在停尸房里,没有一丝光线,尸体还莫名其妙不翼而飞的感觉。

  此刻,手里的电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者是我无意间碰中了接听案件,已经接通了,屏幕上显示着正在通话计时。

  电话里没有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我咽了口口水,是在忍受不住这样的煎熬,我轻轻的对着电话问道:“喂。”

  电话那边停了几秒,传来一个沙哑的女人的声音:“宋斯,宋斯......”

  我一听,顿时反射性的丢开了手里的手机,手哆嗦着,这个女人的声音简直跟我做梦里,李香兰的声音一模一样,做梦,怎么护士?

  酷{匠网首发P%

  我对着丢在地上的电话吞吞吐吐地问:“你,你是谁?”

  这时沙哑的女人声音再次响起:“宋斯,我是香兰呀,你听不出来了吗?”

  “妈呀!”我叫了一声,电话那头突然嘟嘟嘟地掉线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等了半天,电话铃声没有在响起,而凌潇潇的尸体也没有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其中我豁出去的试着大喊大叫,呼叫外边的人,而是除了我的回声之外,没有一点儿用处。

  此刻的手机光线已经熄灭,我坐在黑漆漆的停尸房里,黑暗包围着我,除了有那么一丝冷光透出的走廊,周围仿佛没有一丝人气。

  看着黝黑不知道通往哪里的走廊,我有些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从这条通道走下去呢?或者说黎宾和秦丰已经从这里离开了?可是他们要是离开了不可能不带上我,总总困惑和不安充满了我的心头,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选择。

  这一条看起来黑漆漆的通道通向哪里,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出口,也许,是地狱。

  我不知道我留在原地是对是错,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我必死无疑,停尸房的冷气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冷,再加上之前被下出的冷汗,再被冷风一吹,背后凉的发毛,而且还有一个消失的尸体。

  妈的,拼了!

  我鼓起了勇气,把电话从地上捡了起来,调成了静音,免得一会儿电话响起,估计那会儿会被手机铃声吓死。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上,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五十分了。

  这个时间很不好,听老人说三点是鬼门打开的时候,想到这些,浑身又打了个冷颤。

  拿着手机当做手电筒探照着前方的路,这一丝毫不起眼的微弱灯光给了我少许的安慰。

  漆黑的走廊里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一道冷白光悄没声息地划落,仿佛一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凶手,把我的身影印在身旁的墙壁上。

  古怪的黑影让素来胆大的我也打了一个寒噤。

  前面是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白色的?难道是凌潇潇?

  我走进黑漆漆的走廊,照了照路口。

  这路口有点老旧,是钢铁照成的一个拱门的样式,我靠近了门口,仿佛想躲避隐藏在身后黑暗中的无声的恐怖一般。

  路口上有个按键,我用手机上前照看,是一个开关,是二三十年前常用的灯管开关。

  这么古老的开关让我有些恍然,现在这一种开关已经不知道淘汰了多久了,也许在电视上都不常见到的哪一种,是一根圆木头,往下一拉,等就会亮,往上提,就是关灯。

  这种开关类似古代机关门的把手,我拉了拉电灯开关,果然没有电。应该是年代过于久远的原因吧。

  于是还是老老实实的用手机的灯光照亮,顺着长长的水泥甬道向前走去。

  走了几分钟,通道里还是老长,看不到前方的东西,完全一片漆黑。

  我的感觉很是奇妙,虽然我地理学的不是很好,但是我还是发现了,这停尸房里的通道是建在地下的。

  因为在走过来的这几分钟里,我一直注意到旁边的钢板墙壁上已经被水腐蚀的差不多了,已经有些锈迹斑斑,再加上湿气挺重,我不由得紧了紧衣服领子。

  估计这通道以前是防空洞,窄而拱圆的通道给人一种年代久远的诡秘感。

  可是这不是警局里的停尸房吗?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一种通道,这是在太离奇了,是不是我们无意之间触碰了什么机关?所以才会出现这一道地道的?

  但是我们三人一直搂抱在一起,不可能触碰到什么机关,要是有机关的话,警局的人会没有发现?

  现在黎宾和秦丰也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全。

  在走了两分钟不到,前面出现了一阶阶的水泥阶梯,阶梯笔直朝下延伸,让人有一种下地狱般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子说:

  还有几章节,别忘记看了哦!好看的话,请点击一下追书,和撸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