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即将要坐起来的尸体,我们三人紧紧的包成了一团,此刻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的,面对要即将发生的事情,谁也没有把握,谁也没有人的能力去阻止。

  能怎么办?

  要是尸体真的做起来了能怎么办?

  杀了她?可是她本来就已经是个死人。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或者几秒,也许几个小时。

  “秦丰大哥,说说凌潇潇的事吧!”看着两人死一般的沉静,我不由得开口说道。

  这里是停尸房,本身就比较冷,在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具尸体,再加上无限的恐惧包围着自己,我感觉到异常的疲惫,但是不敢就这么睡过去,谁知道外面什么时候会有人来开门,谁知道这具尸体会不会突然跳起来,如果精神在这么绷紧着,说不定自己三人就要挂在这里了。

  “哎......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秦丰叹了口气,有些惊恐的看了一眼小腿正在慢慢弹动的凌潇潇。

  “凌潇潇是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在学校里和同学们相处也不错,很多老师对她的评价也挺好。”这是黎宾的回答。

  “我们调查到,凌潇潇的家世也不是很好,可以说是疾苦。从小时候起,村子里的人就怀疑凌潇潇不是她母亲亲生的,她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每次不管是谁做错事情,都是她背着黑锅,不过这姑娘也很懂事。在没来到城市的时候,每天去砍柴去抓猪草去洗衣服,去田里拔杂草。可以说这个家里都是她一个姑娘撑起来的。”

  秦丰的表情很是痛惜,中间止不住的叹气,可能是这么一个漂亮可爱,懂事的女孩就这样夭折了吧。

  “就是这么一位懂事的姑娘,在来到大城市之后,每个月还要出去打工赚钱,把生活费的三分之二都留给了家里,自己每天啃着咸菜就着稀饭过日子。”

  “可是!”我疑惑的看着秦丰,“我们在见到她尸体的时候,她好像并不是很穷,她的穿着,和她身上的物品也都是挺奢华的,看着不像是穷人啊?”

  我记得在凌潇潇的衣服口袋里,有好几万人民币,而且手机还是最新款的苹果,按理说每个月生活费都寄回家三分之二的她,用什么来支撑这些奢华的东西呢?

  “哎......”秦丰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背后靠着停尸房的门口,轻声说道:“可能是大城市的变化太大,同学们的攀比心,还有自己的眼界也开阔了,再加上长得漂亮,所以走上了歪倒。”

  “在大二下半学期,凌潇潇的穿着开始张扬了起来,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听说她好像被人包养了,是一个年纪挺大的老头子,住在阳光小区。只不过那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从阳光小区搬了出来,结果一直消失了很久,在她又一次出现的时候,是丧个多月之前,是在学校里出现的,然后,哎......红颜薄命啊!”说完,秦丰用一种你知道结尾的眼神看着我。

  我愣了愣,那就是说凌潇潇出现在学校里的时候是三个月前,然后一直消失,但是我家里的尸体已经死亡了三个多月,这时间也太吻合了吧。

  阳光小区?这不是那个用水果刀自杀的女人住的地方吗?凌潇潇也住过哪里?

  太多的巧合了。

  还有包养凌潇潇的是一个老头子,老头子?自己在去阳光小区的时候,在那死者住的地方不是看到过一个老头吗?

  三个月之前的神秘死亡,被称之为在自己家里发现的第一现场,已经死亡了三个多月,神秘的老头。

  双子那一晚发来的两个女人,都死了,而且都住在阳光小区,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那个老头就是保养她们两人的大富豪?

  难道......难道那个老头子是双子?可是他(她)为什么要给我发那段视频和凌潇潇的遗照?而且在他(她)给自己发过的那张凌潇潇的遗照之后,第二天凌潇潇就死在了自己的床尾。

  “咔啪~~!”一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我们在谈论她,凌潇潇的尸体一下子坐了起来,那没有一丝神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三人。

  吓~~!

  A…酷匠网正版首发

  我们三人吓了一大跳,黎宾差一点叫出声来,好在她反应及时一个劲的用小手捂着自己的嘴唇。

  在凌潇潇突然坐起来的那一刻,我的头皮差点就炸开了,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在一起,汗毛根根倒立起来,虽然明知道可能会诈尸,但是看到凌潇潇的尸体突然直直的坐了起来,一下子鼓起的勇气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浑身一个劲的产颤抖。

  她,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是要像我们扑过来,还是......

  突然,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宁静的黑暗。更让我本来就绷紧的神经一下子炸开了。

  我“啊”的一声大叫,声音在小小的停尸房里回响,声音异常的刺耳,声音有些沙哑,想不到我能发出这样的惨叫。

  随着我的惨叫,原本不是很亮的灯光一下子变得黑暗了起来,眼前一黑,微弱的灯光熄灭了。

  不知道何时,黎宾原本紧紧抓住我的手已经松开了,我摸了摸旁边,在这个毫无光线的时候,身边的人才能给我一丝的安慰,更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人呢。黎宾呢,秦丰呢?

  不在了?

  我连忙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还在响的手机,来电显示上并没有显示出号码,可这个时候我哪里还会打理这些,而是借用手机微弱的的灯光照看了一下四周,黎宾和秦丰不见了,怎么回事?

  我惊呆了,他们两人明明就在自己的身旁,怎么可能不见了呢?

  难道......

  我想起了那具坐起来的尸体。

  说实话,我被黎宾和秦丰两人的消失吓得到现在都差点忘记了那具尸体,现在一回想,黎宾和秦丰两人消失了,那具尸体做了起来,不会是被她杀害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