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来说凌潇潇就是吓死的。

  人能被吓死吗?

  “这个说法听上去好像有些唯心,但理论上是可能的,尤其是在有基础病的前提下,出现的概率会更高。”在一些大学附属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是这样说的。

  多数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受到惊吓后,会有“一激灵”的感觉,汗毛竖起、身冒冷汗。

  这就是应激反应的症状,也就是说,受惊吓后,身体平衡被打破,机体进入“迎敌”的防御状态。身体机能好的,短时间会恢复之前状态,否则就可能出现一些问题。

  心脏、大脑这两个机体中枢,更容易受到惊吓的刺激。

  医学工作者通过解剖吓死者的尸体发现,当一个人突然意外地遭受外界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的儿茶酚胺。

  儿茶酚胺是一种神经介质,当人处于极度惊恐状态时,肾上腺突然释放的大量儿茶酚胺,会促使心跳突然加快,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而过快的血液循环,会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跳骤停致人死亡。

  “所以对一些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基础病变的人来说,血压出现波动,血液冲击心脏,就存在致死的可能性。”

  而从医学角度讲,即便因惊吓致死,在死亡原因上,医生多半会给出死于心脏失血、死于脑梗的说法,不会有“死于惊吓”的字样。

  “格吧格吧~~!”的声音响起。

  我顺着声音方向看去,顿时惊得心惊肉跳,浑身的汗毛本能的一炸,神经质的站起身。

  “怎么了?”看到我异常的举动,黎宾和秦丰一下子扶住了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那么惊慌。

  “刚才......刚才不是牌子掉在地上的声音,是......是她的脚趾关节......关节在响~!”我浑身都在发抖,一手指着凌潇潇的脚趾头,眼睛瞪得老大,要是我现在照镜子估计会被自己的样子吓死。

  “脚......脚趾在动?怎么......怎么可能!”秦丰这个老刑警也被吓了一大跳。

  黎宾更是吓得不轻,一把死死拉住我的胳膊。

  我们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凌潇潇的脚趾头。

  过了半响,就在我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格吧格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在我们三人的注视下,凌潇潇原本挂着牌子的脚拇指,微微的弯曲了一下,虽然动作不大,但是我们都看的一清二楚。

  “妈呀~!”

  “我.操!有鬼!”

  我和黎宾不由得同时张口大叫,一下子下意识的抱在了一起。

  “这.....这是怎么回事!”秦丰这个老刑警也是吓得魂不附体,但是出于长辈维护小辈的心,他还是急忙把我们拉到了他的身后。

  一下子,我们三个人都簇拥在了一块,眼睛死死的盯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凌潇潇,脚步一点点的往后挪动,好像是害怕自己的脚步声会把凌潇潇惊醒。

  我们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慢慢的,慢慢的摸向了门口,只要到门口就安全了,管她是什么鬼怪,只要自己跑出门口就好。

  “格吧格吧~~!”的响声又再一次响起,回荡在这小小的停尸房里。

  “她......她不会诈尸吧?”黎宾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小脸已经被吓得苍白无比。

  “不......不知道!”我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用不确定的声音小声说道。

  “快,动作在轻一点,不要把它吵醒了,我们慢慢地出去,只要出道门口就安全了。”尽管秦丰这个老刑警什么怪异的案件都见过,但是这件事发生的实在太诡异了。根本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就在刚刚说话的这一段时间,格吧格吧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而且声音越来越清脆,响声也越来越密集。

  从尸体刚开始的第一个脚趾头微微弹动,到现在一直叫三四只脚趾一起弹动,谁都能看的出来,这具尸体要诈尸了。

  停尸房的门,其实离我们并不远,只有短短七八米的距离,但是这七八米的距离走下来,好像耗费了我们全身的力气一般,目光还不敢从凌潇潇的尸体上离开,害怕她突然诈尸跳起来飞扑向我们。

  说实在话,这具尸体不光是诡异,而且还邪门无比,什么时候不诈尸,偏偏是们决定来查看尸体的时候诈尸,这是闹哪样嘛。

  “啪~~!”我放在背后的手,一下子摸到了停尸房门上的把手,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出了这门就好。

  虽然停尸房很冷,但是此刻我已经感觉到我的背后已经湿了一大片,是被吓出的冷汗。

  “没事了,没事了,我摸到门把手了,我们出去再说!”我安慰着已经缩在我怀里颤颤发抖的黎宾。

  “......”

  扭不开?怎么回事?

  我又使了一把劲,还是拧不开。

  “怎么了?”秦丰因为挡在我们的身前一步步向后退,并不知道我还没打开门,转过头疑惑的看向我,面色的焦急之色不比我少。

  “打......打不开!”我听到自己的牙关咯咯咯的发出怪声,我想要紧牙关,但是实在是做不到。

  “再用些力气,不然等她起来,我们就完了!”秦丰不敢过来帮我,而是在耳边催促道。

  “来,我来帮你!”黎宾鼓起了勇气从我怀里钻了出来,和我一起抓着把手用力扭。

  “好像不行啊!怎么会这样!”我急得满头大汗,又不敢大声说话,害怕尸体突然炸起来。

  “是不是谁在外面反锁了?”黎宾憋得难受,拧着门把手的小手已经布满了青筋。

  “不会吧!”我吓了一大跳,这根本不可能的,再说了这停尸房的门是不远锁起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转头看向凌潇潇的尸体,发现她的另外一只脚上的脚趾也开始有规律的活动了起来,格吧格吧刺耳不已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

  “妈的,拼了!”我小声的怒喝一声,怒气冲冲的用尽全身力气一扭。

  “咔~~!”的一声。

  “......”

  “......”

  “怎......怎么办!”我哭丧着脸,举着手里因为用力过度而脱落的门把手,一脸的绝望。

  没人回答我的问题,黎宾和秦丰脸色此刻已经有些绝望的神色。

  jS酷匠K,网j唯Kt一。f正1版,$其c他U都Q是盗L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