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屏住呼吸,用手压着我的胸口,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丰。

  说实在话,我有点想不通还能有什么事情能够吓住我,我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了。

  “其实你还么有摆脱嫌疑,而且加重了嫌疑。”秦丰道。

  我的脑子轰隆一声,怎么回事?不是找到了那段视频?可是为何我的嫌弃不但减轻还加重了?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也怀疑是我杀了人吗?

  可是那具尸体的死亡时间不是一周之前吗?

  那一周之前我可是和黎宾还有很多同事,和姨夫一起在下田村啊,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算是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杀人犯罪,我也没有理由让黎宾看到,然后再报警啊。

  事到如今,我反而冷静了下来,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旁边的黎宾接着说:“我刚才又去看过那个尸体......就是在你房间里发现的那具尸体,身份已经查清楚了,是河北人。”

  黎宾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倒了一杯水,从接水颤抖的动作和神情上很是害怕和慌张,她大口大口的吞了几口水,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继续说道:“法医已经查清楚了,在你房间死的那具尸体,死亡第一现场是在你家里,而且......已经死了三个多月!就......就是说,她一直是在你房间里死了三个多月!”

  什么?

  *最/%新◇!章Q#节上酷匠.V网y

  我闻言就惊叫起来,嚷嚷地叫道:“不可能啊?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这太离奇了,怎么可能在我房间里死了三个月,就算尸体会走路,会躲起来,我的小屋才多大,三个多月的时间我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再说了死了三个多月的尸体早就已经发臭了,不可能。

  秦丰点燃一支烟,神色异常的沉重,烟吞云吐雾,慢腾腾地问道:“为什么不可能?这是事实,所以才说你的嫌疑加重了。”

  我被问得呆了呆,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站着。

  半分钟后,秦丰接着道:“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我看着秦丰那直勾勾的眼睛,身上没来由地透着一股寒气,忍不住干笑了两声,说:“这个----我有什么好说的?这件事根本就太离谱了。”

  黎宾不说话,而是站了起来,在房间内踱着官步,房间里安静的不像话,只有黎宾来回走动的啪啪啪声响。

  她走到我的面前,几乎是咬着我的耳朵,我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隐隐散发出的阵阵处子芳香,她压低声音道:“现在在停尸房里的那具尸体,她嘴巴自己裂开了,好像在笑。”

  啊......

  我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由于黎宾地突然逼近,我本能地后仰着想要避开,如此一来,身子的重量全部压在椅子的后背,如今一惊之下,身子更是向后仰去。

  也不知道是椅子原本就没有摆放好,还是受不了我大力的肆虐,我一个重心不稳,整个连椅子带人,一起重重地向地面上倒去。

  “咚~~!”地一声,我感觉后脑一阵剧痛,眼前金星乱冒,痛得我脑海中短时间一片空白。

  怎么了?怎么了?秦丰与黎宾一迭连声地问着,同时跑到我身边,一左一右的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

  “你小子没事吧?怎么脸色那么苍白?”秦丰一脸的幸灾乐祸。

  废话!我心里暗骂:谁听到不害怕,一个尸体在家里死了三个多月,没有被自己发现,那不是说自己和一个尸体呆在一间房间里三个多月?而且那具尸体还是每天晚上蹲在自己的床脚看着自己睡觉?

  想到这些总感觉周围阴风阵阵,浑身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喂,没摔疼吧!要不去看看医生?”看到我脸色不太好,秦丰安慰了我一下。

  妈的!我暗骂了一声,腰部被椅背硌了一下,痛得很,脑子一时之间还迷糊着,大约过了一分钟时间,我才算勉强地恢复过来,黎宾已经帮我把椅子放好,扶着我坐下,口中抱怨道:“你也太不小心了。”

  秦丰给我端来一杯水,说了句更让我震惊的话:“我看那具尸体好想死不瞑目啊,好像和你有什么渊源,恐怕要出事啊。”

  “不是吧!这......还有这样的说法?”黎宾显然也被吓了一大跳,这太不科学了,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神鬼之说?

  我擦了把冷汗,事到如今,我反而镇定了下来。毕竟,那具尸体也不是我杀的,我怕什么啊?

  停尸房。

  我和秦丰,黎宾三人决定先从停尸房那具怪异的尸体查起。

  不得不说,虽然这具尸体的死相很凄惨,但是这绝对一具绝美的胴.体,至少像我这样没有见过女性真人胴.体的家伙是这样认为的。

  “她死得真惨......”看着面前的女尸,秦丰叹了口气。

  她,披散的长发,眼珠暴突,失去血色的脸,异常的苍白,那张原本紧闭的嘴唇已经裂开了,嘴巴就像是是被人活生生的撕裂了一样,一直从嘴角裂到耳朵根子,样子诡异无比。

  看着这尸体的面部,我浑身颤栗,五脏六腑都在痉挛,食道收缩蠕动十分的难受,一股股恶心之感涌到喉咙,想呕吐的欲望折磨着我。

  “啪~”一声轻微的想动,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我弯下腰一看,是挂在女尸体脚趾上的牌牌,不知道什么原因掉了下来

  这种牌子就是代表死者身份的身份证了,我弯角捡了起来,快速的看了一下。

  死者:凌潇潇。

  性别:女。

  年龄:22岁。

  死亡原因:受外界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的儿茶酚胺。儿茶酚胺是一种神经介质,当人处于极度惊恐状态时,肾上腺突然释放的大量儿茶酚胺,会促使心跳突然加快,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这过快的血液循环,会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跳骤停致人死亡。

  坦白来说凌潇潇就是吓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