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宾在旁边轻轻地拉了我一把,眼圈子红红的,似乎就要哭了出来,低声道:“宋斯,你......你看这个女人......死......死的好惨,但是她的面部表情好像那个时候......的李香兰,虽然很狰狞,但是看起来她好像是一种解脱,和一种享受!”

  被她一提醒,我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对了,这人的死相,我见过。

  那个噩梦,那段视频,怪不得,怪不得这场景觉得那么熟悉,怪不得从来没有进过阳光小区的自己对这里有熟悉的感觉。

  没错,在我面前的这具女尸体,就是那段视频上的女人,她就是自己用水果刀把自己插死的。

  这,这不是一段视频,不是一段虚构的视频,那一晚,真的有个女人在我面前自杀了,而且还被人录了像,然后传给我,但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那一万不是一场噩梦吗?

  这绝对是一个噩梦,可能是我还陷在梦中没有清醒。

  照例,秦丰带上手套,翻看床边那具尸体的眼皮子看了看,瞳孔已经明显地扩散,显示着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秦丰对着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也上来看一下,我颤抖的想要去翻看她的瞳孔,就在我就要翻看这具女尸体眼皮子的时候,那双已经扩散的瞳孔内,居然射出一缕凶光,狠狠地盯着我......

  “奇怪,这具尸体不象是新鲜的啊?”黎宾仿佛自言自语,我心里更是恐慌不得了。

  这具尸体本来就不是新鲜的,人家在好些天之前就死了,现在才让人发现,而且听说是一个老头。

  老头?

  我差点又叫了出来,我记得,前面叫我让开的是一个老头,可能是他报的警,但是他是怎么知道这里有死人的?而且为什么能够离开?

  我拉住秦丰的胳膊,对着他问是不是前面有一个老头在这里。

  秦丰怪异的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又向旁边的几个在已经在这里侦查现场同事询问,他们都说没有人看到,只是听一个老人家打来电话说这里死了人。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刚才那个老头明明从我身边过去的,而且还和我说话了,他们怎么看不到,或者说他并不是发现尸体的人?可是他怎么会路过?这里是二奶居住地,不可能有老头子住这里吧?

  或者说他是一个富翁?老当益壮?在这里包养了几个女学生?

  黎宾并没有搭理我,或许对她来说,我这些天根本就是有些走火入魔,时不时的发些神经。

  黎宾自顾自的在现场查了一圈,发现这个门窗安好,丝毫也没有遭受暴力的破坏,这具尸体是今天刚发现的,但是秦丰又说这具尸体死了应该有些时日了,而且看地上的鲜血并没有凝结,这有些不可思议。

  “宋斯,你说这具尸体时不时很怪异,就好像发现在你房间里的那具尸体是一样的?”黎宾小声的对着我道。

  ,d酷匠3网z唯一…正H版,F其Sw他都是盗)版P$

  “啊?噢,是很怪异!”此刻的我脑子里乱成了一团,哪里还有心思去回答黎宾的话。

  这里也许只有我最清楚,这具尸体,我早就见过了。

  “啊,我记得了,你说的那段录像!对,你早就见过了这具尸体!”黎宾小声的惊呼了一声把我拉到门外,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你终于相信我说的话了?”我翻了翻白眼,我很想对她说:“你现在才想到,那一天我们可是查了一天都没有查到任何消息。”

  “太奇怪了,这真的是太奇怪了。”黎宾自言自语的分析道:“这具尸体和停尸房里的那具尸体都差不多,而且都是你很早之前就知道的,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的线索,要不是整天和你在一起,我都要怀疑是不是你杀了人!”

  查了很久。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秦丰估计也碰到过类似的案子,他很紧张的一个劲不停在察汗,对于这样的案件是不能以常理解释的,所以只能让警员忙着将两具尸体运回去,一边又在现场乱哄哄地拍照,忙乱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打道回府。

  先到再次回到警局的时候,已经中午了,秦丰再次将我们两个叫到办公室,询问我们的意见。

  我哭丧着脸说,我的大哥啊,这估计是自杀吧!你问我,我脑子现在一团乱,我也想不到啊!

  黎宾翻了个白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向我,为什么不说实话。

  我示意了她一下,这件事等会儿再说。

  其中秦丰又问了几个问题,我脑子里乱糟糟的,只记得说着还皮笑肉不笑地干笑了几声,声音发涩,连我自己听着都难过。

  我一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惶惶不可终日的过了几个小时,连午饭都食不知味,下午躺在床上想要睡一会儿,只要闭上眼睛,看到的就是第二章遗照上的女人和在光明小区自杀的女人那张狰狞恐怖的笑脸,眼睛里凶光毕露,似乎想要找我索命。

  下午两点,秦丰再次找人把我和黎宾都叫了过去,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反正躲不过去,走进办公室。

  秦丰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说:“我前面和黎宾问过话了,她说你做了一个梦,而且QQ聊天记录上是不是还有一个叫‘双子’的人给你发来信息?阳光小区这个死去的女人,你是早就知道的吧?还有那个再你家里发现的死者是不是?”

  我看了看黎宾,她对着我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都告诉了秦丰,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的破案。

  我对秦丰摊了摊手,又解释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并且告诉他,并不是我有意隐瞒,而是这些事情太离古怪了。

  奇怪的是,秦丰并没有认为我在撒谎,或者说我说的太离奇,而是很,怎么说呢,用一种见了鬼的表情看向我,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半分钟后,秦丰叹了口气,看了看我,继续说道:“我们刚刚查过,你的QQ聊天记录,确实有些奇怪,但是就是查不到双子这个人,但是那一段视频我们已经找到并且修复了。”

  “找到了?”我兴奋的察掉跳起来欢呼出声,既然找到视频,就能证明我说的很多话是真实的,那就是说离我摆脱嫌疑的罪名更进一步了。

  “找到是找到了,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和你说清楚,你要有个心理准备。”秦丰面色很是古怪,黎宾也是小脸苍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