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黎宾比较好心,她小声说:“这件案子太古怪了,以前局子里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基本上都是封口!”

  心里想着事情,默默的吃了饭,秦丰决定先带着我们两个去第一现场,也就是我家里看看,能有什么发现的。

  原本我家住的地方不算是很偏僻,但是街道上是很冷清的,如今却热闹得很,好多好事之人听说出了人命大案,都忍不住探头探脑地过来,想要一探究竟,增加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我家现在的门前被警员叔叔团团围住,谁也不能轻易进入。

  秦丰刚刚一下车,很快就有一个年轻的小警员跑了过来,问候了一声,报告说,现场没有动,就等他来了。

  想不到这个秦丰还有点实力啊,跟着他估计案子好办多了。

  秦丰不置可否答应了一声,我和黎宾两人也先后下了车,跟随在秦丰地身后。

  黎宾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你可要感谢感谢我,不然的话就我们两人过来,人家还以为你要毁灭证物呢!”

  我白了黎宾一眼,我知道黎宾是开玩笑的,但是心里不怎么舒服,这小皮娘太欠收拾了。

  秦丰在一个小警员的带领下,快步向楼上走去。

  “就是这里了!”

  其实我现在真的很不愿意回到家里,我宁愿在警局一直住下去,这里太恐怖了。

  我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忍不住就腿肚子打颤。

  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就死在了自己的家里,而且貌似还在床脚蹲了一夜,一想到和一个死人在房间里,而那个死人还不瞑目的瞪了自己一个晚上,浑身就热不住的发毛。

  秦丰已经一脚跨了进去,黎宾也忙不迭地跟了进去,只剩下我还犹豫在门口,我的头上再次冒出冷汗,手心冰冷,湿漉漉地难受,背心里却仿佛有一把火烧着。

  本能地我不想去见到那个女尸,我想要拔腿逃跑,但是我却不能不去面对。

  硬着头皮,我也走进了房间内。

  案发现场还保持着原样,仿佛,我还看到了那个在自己床脚蹲着的人影,就和我刚起床时候发现的一模一样。

  我强压下心中的惶恐,不去看哪个方向,而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说实话,在下田村看到三具尸体,还有李香兰那怪异的摸样我都没有现在这么害怕,虽然那具尸体不见了,可是我能感觉到,哪个地方,还有人,就这样随着我的脚步移动。

  可能是幻觉吧!

  “走走走,出事了!”我低头沉思的时候,秦丰一把拉过我的手就向着外面奔去。

  “怎......怎么了!”我吓得有些魂不守舍,不会是房间里还有什么鬼怪出来吧?

  “上了车在说!”秦丰的脸色很不好,有些过分的严肃。

  在车上,秦丰对着我们道,又发现了一具尸体,也是一具女尸,就在不远处的光明小区。

  “酷l匠Lq网/正NS版W首$y发

  光明小区地势很好,很多大老板也在哪里买房子,不过不是让自己住的,而是送给自己包养的女人,里面住的人很杂,有「妓」女,二奶,女大学生,总是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被人包养的女人都在这里住着。

  在这个城市的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都把光明小区称做“二奶楼”。

  进款这里的房子地势很好,而且很便宜,但是很多人都不愿意来这里住,第一当然是因为称呼不好,第二是有人说这里很邪门。

  邪门的原因有很多,有的人说这里邪门是因为当时这个地方是日本细菌部队的遗址,在光明小区下面不知道埋了多少的死人,而且是死的很惨的哪一样。

  还有人说这里都是二奶住的,生活肯定很压抑,而且女人很多,阴气很重,有很多女人死了,都变成冤魂一直在这里游荡。

  听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能听到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反正传言很多,我以前也听过不少,在路过这栋楼房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低着头走的,来这里的次数可以说不超过一个手掌。

  来到光明小区里,并没有一些电影或者小说里写的那样,鬼气森森的感觉,反倒是阳光明媚,到处的花花草草开的异常的鲜艳,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死者死在十五楼,楼下有两部电梯,看着有一部电梯是空着的,我们三人一股脑的就钻了进去。

  说实在话,对于电梯我又恨又爱,因为它很方便,但是坐电梯的时候让人心神很不舒服,总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压着胸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特别是在晚上,我根本不敢一个人做这电梯,害怕不知名的电梯会把我带向阴曹地府。

  女死者住在15楼,501室。

  里面已经有不少的同事在侦查现场了,在走入房门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好像有人对着我说:“让让!”

  身体的条件反射让我像旁边靠了靠,在回过头看那人的时候,发现是一个老头子,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并没有看到他的面部,只知道他很老很老,老的不成样子了,那一头花白的头发很是刺眼。

  奇怪的老人,他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这里不是案发现场吗?他怎么出现的?

  我摇了摇头,不过此刻的我也没有心思去留意这些细节。

  进入房间,那具刚刚被发现的女尸体就在地板上老老实实的躺着。

  说实话,我之前也有交代了,我从来没有进来过着阳光小区,更不可能进入这个房间。

  可是对于这房间的内部装饰,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由于房间向南,如今太阳光很是明朗地照进房间内,正好照在那个死者的脸面,我看着她的嘴角成一种诡异的弧度裂开,仿佛在笑,狰狞地笑,而在她的上身是赤「裸」的,那里插着一把水果刀。

  她是被人杀死的?可是她为什么会笑?而且一脸的享受的表情?或者说是自杀?

  猛然,这人的死相非常熟悉,好象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一时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子说:

  半个小时一章节,后面还有三章!烦劳各位用QQ号或者贴吧号登陆一下酷匠网。

  左侧封面下方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一定要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