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我的错觉?

  “宋斯,你怎么上个厕所那么久,你前面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是小李子的声音,在走廊喊着我。”

  “哦,来了我马上出来”

  说完我赶紧屁滚尿流的跑了出来,也不敢向后看去,只是在跑出厕所的时候,听到生后有女人的轻笑声。

  倒霉的是,在跑出来的时候还摔了一跤,裤子湿了好多,不知道是尿水还是什么其他肮脏物。

  估计是小李子看见我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问道“怎么了你?你都在里面一个多小时了,在里面干什么呢?不会是......半夜饥渴,你那啥吧?”

  “什么?一个小时?噢,没事,别问了,今天就是有点累了,谢谢你来叫我,我就是肚子疼,蹲坑有些久!”我心里震惊异常,我居然在里面呆了一个小时?

  对于小李子,我并没有说实话,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李子疑惑的看了看我,“你脖子是怎么了?”

  我顿时慌张起来,问道:“怎么了?我脖子什么情况?”

  “你有黎宾的办公室照照镜子吧,里面有浴室!你应该有钥匙吧?你和她那么好,对了!你身上怎么那么臭,裤子都湿了,我前面听到嘭的一声,不会是你掉厕所了吧?”小李子捂着鼻子,指着不远处黎宾的办公室。

  “恩,谢谢!”我点了点头苦笑,看着一身脏兮兮的,自己都觉得厌恶。

  告诉小李子我有钥匙,这是黎宾走之前给我的,说我可以去她办公室休息,只是我总觉得不太好意思,而且是在二楼,一个人挺害怕的,也就没有上去,想这样撑着过一夜就好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要去。

  小李子人挺热心的,看到我精神不佳,估计是知道我害怕,所以陪着我一起走。

  不过我们谁也不说话,好像是心照不宣一样,快走到黎宾办公室的时候,还是小李子先说话了:“对了,今天的事情......”

  显示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算了,我不想提了,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要找上我!”我打断了小李子的话。”

  “哦,对了!”我看着小李子对他说:“关于三年前死在厕所那个女毒贩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小李子迟疑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算了,我和你说吧,事情是这样的......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小李子知道的和雷哥告诉我的没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我看得出来,小李子很明显是在掩饰什么。

  小李子看我的表情凝重,又安慰了一句:“好了兄弟,这件事已经结案了,在警局里可不能随便说的,都过去三年了,其他的你可以不用管啊。对吗?”这句话很明显是告诉我别多管闲事。

  看来这个小李子知道的事情一定不少。

  “嗯!”

  我点点头,现在的我很疲惫,也不想多管那么多。

  两个人走到了黎宾的办公室前。

  “好了,今天你也很累了,早点睡吧,别想太多了。”小李子又安慰了一句。

  “对了,小李子,你觉得雷哥这个人怎么样?”看到小李子要走,我随口问道,说实话对于雷哥吓唬我,我还是很恼火的。

  “谁?那个雷哥?”小李子愣了愣。

  y最新%章☆节A上:¤酷匠J,网@,

  “就是和你一起值班的雷哥啊,听说笃诚有事,他顶班,就在你离开厕所好一会儿他就进来了。”说完我还怕小李子不清楚,赶紧描述:“一平头,长的有些高高大大,对了,他的下巴还有一道伤疤......你怎么了?小李子?”

  在我描述雷哥的时候,我发现小李子脸色一点点开始变化,慢慢的苍白,到最后全身颤抖,怎么了?难道那个人不是雷哥?可是他跟我说他是雷哥啊,是新来的!难道那小子骗我?

  “他不是雷哥?”我疑惑。

  “他是雷哥,别问了,没,没什么,我先去值班了!”小李子显得很慌张,也不和我多话说,就快步离开了,看着他走的时候,我还觉得他的腿有些发软。

  真是个奇怪的人,我嘀咕着摇了摇头。

  进入黎宾的办公室,等开了灯,看到也没有什么不同,很简洁,由于关心自己脖子,赶快跑到洗手间的镜子前面,天啊!这......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脖子上有一圈淤痕......

  时间正是凌晨五点多了,再过两个多小时,局子就开始上班。

  站在玻璃前,我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脖子,总觉得全身都不自在,身后阵阵的寒风一直往我的背心吹气,墙壁上彷佛生出来了许多的眼睛在瞪着我,等代一场好戏的上演。

  “不管了,先洗个澡,身上臭烘烘的!”摇了摇头,摆脱那种不安的感觉。

  黎宾的卫生间头顶装的并不是光亮的百日灯管,而是一种但换色的灯光,可能和黎宾的性格有些相像,灯光有点暗,淡黄色的灯光给人一种不很舒服的感觉......

  清水洒落在肌肤上,水顺着身材流到地上,我这时已忘掉了所有的恐惧,尽情的享受洗澡给我所带来的快感,我出力的搓着自己的身体,要把身上所有的污垢都搓了下来......

  突然,地上的水变成了红色,一股腥臭的味道冒进我鼻孔里。

  我张眼一看,惊恐的发现自己全身都是血水,但自己却没有痛楚的感觉。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感到非常的害怕,偏偏身体在这时却无法呼唤......

  血水一直从身体流了出来,浑身怕得不住地打寒颤,想叫,又叫不出。

  就在我以为自己差不多要昏倒的时候,忽然在我的眼前,有一落头发从上掉了下来,我很自然的把眼珠上看。

  看到了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子,大血红的舌头长长挂在一张没有血色的脸上,而那张脸,则被一条粗如小指般的麻绳紧紧地系着,吊在半空。她的眼角不停的流下血红的泪水。

  我眼前一黑,本来就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扩张到了极限,一下子昏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子说:

  烦劳各位用QQ号或者贴吧号登陆一下酷匠网。

  左侧封面下方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一定要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