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什么传说?”我心里非常害怕,但是有忍不住好奇。

  “听说啊......”小李子用手机照着他的脸,显出一种青蓝色的颜色,就像是电影里的黑白无常似的。

  “在三年前,这里局子里抓到一个女毒贩子,当时估计是她知道自己被判了死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她居然上吊自杀,当她被发现时,已断气了,舌头长长的伸了出来,手脚僵硬,头发凌乱,死得十分的恐怖。”

  “不,不会吧,既然犯了那么重的罪,不可能在警局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是看守的人疏忽了吗?”我有点不相信了,只要是犯人,上厕所一般都有人跟着的,而且门还不能关好,就是为了时时刻刻看紧毒贩子,特别是毒贩子,在上厕所的时候,甚至有人是紧紧盯着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其实她上吊只要一秒钟!你说奇不奇怪?看守她的是一个女同事,正好回头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她就上吊死了,而且好像是死了很久的样子。”说到这里,雷哥很紧张,眼睛到处的乱看。

  “据说,局子里上层领导开会之后,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把这事件封锁,所以不是很多人知道这事件。”雷哥吸了最后一口烟,有些沉重的道。

  “是啊,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一秒就死掉了!”我点点头,其实我是不会相信雷哥的话的,他应该是看到我害怕,所以编故事来吓唬我,一秒钟死掉?还是上吊?一秒钟有多快的动作才能绑好绳子,然后把脖子挂上去?

  而且雷哥不是刚来的吗?他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看你的样子,你好像不是很相信?”雷哥看到我有些不屑,小声道:“小李子其实也见过那东西。”

  “你知道小李子为什么和你说那么奇怪的事情吗?坦白说,是小李子见到了那种东西,小李子没有看到那个女人,而是在厕所见到马桶流出很多血水,又听到厕所传出来婴儿的哭声,结果小李子病了几天。”

  看到我脸色有些发白,雷哥更得意忘形起来:“嗯,坦白说,其实我也见过的,每到凌晨三点半的时候,那个东西就会出现了,因为她就是晚上三点多上吊的啊!她的脸孔是十分苍白的,舌头长长的露了出来,她的手上抱着婴儿,后来一直发出哭泣声......”

  “你是说,那,那毒贩子上吊的时候,还怀着身孕?”我张大了嘴。

  “哇!”雷哥出奇不意地大喊一声,把本就被他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的我愣是吓了一跳。

  “哈哈哈......鬼只是吓你这胆小鬼,呵呵!”雷哥得意的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也走了出去。

  对于雷哥原本有的好感,一下子全没了,我此刻也不感觉害怕了,而心里全都是愤怒。

  我怒气斑斑的拉开拉链准备放水,也没管那么多,解决完事准备出来。

  “哇......呼呼......呵呵......”

  对面女厕所里面有动静,好像有人在里面说话,又好像在哭,说不好那声音,用唱歌还是比较准确的。

  唱歌!!!??

  我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的确,这声音就是有人在小声的唱歌,而且还是个女人。

  嘻嘻嘻......

  凭声音断定,这该是个孩童的,我心说这是警局又不是幼儿园,怎么能有孩子声呢,尤其这厕所里也没人。

  是哪个女警吗?或者说,是那个上吊的女人?

  我不管自己的事,在女洗手间,不是在这里,上完厕所赶紧走。

  2酷\匠网唯一Cy正b版b,其'!他…都*R是DC盗版√

  “嘻嘻......呜呜呜......”

  那声音一下子变了,居然出现在我的旁边,不对,应该是那四个封闭的蹲位。

  我顿时汗毛直立,不会那么邪门吧,或者说其实是雷哥或者小李子咋吓唬我?

  我深度的怀疑这是一场恶作剧,半夜上厕所碰到人就很奇怪了,还连着碰到两个,都和我说鬼故事,而且说完,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我咬咬牙,心里决定了,不管里边是人是鬼,谁吓唬我,我就一棍子敲死他。

  在出来之前,我就带着一根橡胶警棍,一边摸向后腰摁着橡胶警棍,一边从外到里挨个蹲位检查,说实话,每当我推开小门时,心里都有些紧张,总觉得自己会看到一个奇形怪状的鬼孩子。

  可直到我推开最后一个蹲位的小门,也没发现什么。我一时间挺诧异,合计着难不成自己刚才产生幻听了?

  没人?那声音从哪里传出来的?

  我被自己吓住了,还闭个眼睛嘀咕起来,说自己一定是晚上着凉了。

  突然间有一股小凉风吹到我后脖颈上,整个厕所窗户都没开,不可能有风。

  直觉告诉自己,我身后站个人。

  从接触李香兰的案开始,我就继而连三的碰到了许许多多奇怪的事情,精神差不多蹦到了极限,快要炸开了。

  难以想象身后到底什么东西,会不会是刚才嘻嘻笑的鬼孩子,或者是吊着长舌头的女人?但自己这么干站着也不是办法。

  正在思索,突然,有人从后边用手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冷汗立即浸透了我的衣服,我刚要回身看看是谁,耳边响起一个女人空灵而哀怨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为什么?告诉我啊,

  啊哈哈哈哈哈......我要你死!!”

  那冰凉如僵尸般得手掐的我喘不上气,我感觉眼前的景象有点模糊,意识越来越不清晰。

  就连手里紧紧抓着的橡胶警棍也忘记了向后挥舞。

  就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宋斯,你还在里面吗?”

  我睁大了眼睛,眼前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没有歌声,

  没有僵尸般的手,也没有上吊的女人,怎么回事,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也没有什么掐过的痕迹和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子说:

  我更新都是一个小时更新一章,有时候一个小时两章!后面还有两章,5点,6点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