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暖暖的阳光中,看得并不清楚,可是朦胧中的一个人影,就那么蹲在我的前面......

  这一次,我彻彻底底的叫了出来,叫出了心中的恐惧、无奈与彷徨。

  前面的人缓缓的转过神来,对着我笑了笑说:一个大男人,你叫魂啊?叫什么呢你!

  是黎宾,怎么会是黎宾?她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镇定了一下心神,擦了把头上的冷汗,问道:你大清早的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黎宾已经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身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好奇的说:宋斯,你怎么了?一大早的你怎么那么害怕?不会是做坏事太多,看到鬼了吧。

  听到黎宾这句话,我吓得后退连连,她为什么别的什么都不说,就知道我看到鬼吗?难道......

  我还清楚的记得昨晚上做的噩梦,在李香兰追我的时候,她就变成了女鬼,想要我的命。

  “喂......你什么意思啊,我好心来一大早来看你,你居然这样对我?我走了啊!”黎宾跺了跺脚,很不满意我的表情,居然一副嫌弃她的样子,太可恶了。

  “你为什么来看我啊?”我好奇了,警惕心也提了起来,眼光到处扫描可以逃跑的位置。

  “你看,是你昨晚晚上给我打电话,然后留言给我说要我大早上过来叫你跑步的!”黎宾掏出了手机,打开短信让我看,上面写着:“小皮娘,明天记得去晨跑,在我家门口集合。”

  这是我发的?时间上是凌晨两点多,那个时候是正好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难道昨晚我不是做梦?看到女人自杀是真的?

  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很乱,有些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因为太像了,是在太真实了,而且我也掏出了自己的电话,上面确实是我在两点多的时候发信息给黎宾的。

  那为什么昨晚上的记忆我都没了呢?

  可是黎宾的话和证据虽然很充分,但是我听得将信将疑,倒不是怀疑黎宾说谎,而是——

  这也太巧合了一点,我什么时候不给她发短信,偏偏就在我做了噩梦的时候?

  而且我从来不晨跑的啊,难道我只是为了泡这个小女警?所以说陪着她一起晨跑?

  “你发什么呆呢!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脸上出那么多汗?身上衣服都湿了,是被什么吓到了?”黎宾推了推我的肩膀,脸上已经微微有些怒气了,然后一抬脚走进了我的家里。

  “啊?......”看着黎宾的举动,我吓了一大跳,如果前面那个不是梦,那么里面可是有一个死人啊,我要怎么解释我房间里面有死人?说死人自己跑到我房间里面陪着我睡觉?

  还是说我之前就看到了她的遗照?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自己出现在我房间?

  我刚想拉出黎宾,她此刻已经走到了我的房间外面,掩着鼻子,有些恶心的看着我:“你多久没整理房间里?好臭!”

  好臭?她不会是闻到了尸臭味了吧?

  我吓了一大跳,脸上赶紧露出一个讨好的表情:“就是,一个男人住的地方能有多干劲,你还是坐在客厅里吧,我房间很臭,很多衣服什么的都没洗,我的内裤都好些天没洗了,你要看吗?”我断定黎宾不会进去,因为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小姑娘,总要估计一下颜面吧?

  光是进一个男人的房间就不像话,而且还有内衣裤什么的,百分之八十的女生早就一脸厌恶的跑了。

  #最新k章节上酷‘匠C:网…

  果然......

  黎宾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好像在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邋遢。

  我一看有门,正准备在哄哄她,谁知道我低估了这小丫头,忘记了她是一名警察,胆子和观察力很是出众,她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我可是警察,你那么慌里慌张的害怕我看到什么?而且你眼里满是惊慌神色,你害怕我进去?”

  说完不理我,用手推开了微微掩住的房间门,一脚踏了进去。

  只要她进去,在微微转头看向床脚,就能看到那具死尸,完了,我该怎么解释?完蛋了,虽然我知道最后调查出来我也不会有事,可是我并不想遭审问的那个罪。

  正在我闭上眼睛等着黎宾凄惨大叫的时候,她居然对着我说:“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嘛,真是的,我还以为你藏了小姑娘在里面呢,除了乱了一点,也没有什么。”

  黎宾戏谑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怎么?”我一下睁开了眼睛,“里面难道没有尸体?她不会是故意引诱我进去的吧?也不对啊,或者说之前看到那个幻觉?”

  我将信将疑的走了进去,四处打量了一下,除了黎宾歪着脑袋看着我不解的样子,一切都很正常,房间里还是乱糟糟的。

  尸体呢?床脚的尸体果然不见了,之前真的是幻觉?是不是昨天晚上做梦,被吓到了?所以一大早出现幻觉了?

  平常人说亏心事做多了总会鬼,是因为总是疑神疑鬼,害怕哪个仇家什么的变成鬼来找自己,所以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幻觉,难道我也是?这也是人们常说的,自己被自己活活吓死。

  “嗨......我能藏着什么人,我都说了我的房间很脏,到处都是没洗的衣服和内裤,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大大方方的摊开手,表示我很清白。

  “你一个大男人邋遢死了,真是的,一个人都不会照顾自己,算了,今天不跑步了,方正局子里也没没什么差事,我帮你洗衣服吧!把脏衣服都拿来。”黎宾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电的我的魂都轻飘飘的。

  “哈哈,好还好!”我乐的嘴角都快笑得裂开到了眼角,这真是我自己内定的好老婆啊,真的是贤妻良母。

  我一股劲的把什么乱七八糟的衣服往黎宾手里塞,还上前几步,打开了衣柜,记得里面有几条冬天的大衣还没洗呢,干脆一股劲给黎宾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