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只有我那粗重的喘气声,我不知道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会看到什么,也许是一张遗照,也许有个女人从电脑里爬出来,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境?都是幻觉?

  就像前面看到李香兰一样?都是做梦?

  我猛地一下睁开了双眼,然后快速的点击QQ,趁着我心里还有一丝的勇气,我要找到‘双子’,找到那张遗照,要是什么都没有,那就说明我之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QQ群里,已经安静了血许多,只有两三个不睡觉的人在打屁聊天。

  我翻开了记录,没有照片,在翻看QQ好友,‘双子’已经消失了。

  最新|章☆节上酷3)匠D网

  呼......

  我重重的吸了一口气,靠在靠背椅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原来这都是一场梦,但是好真实。

  “呼哧~~呼哧~~”

  “这......这是......”我刚镇静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

  怎么,怎么房间里还有两个呼吸声?

  我清楚地听见,在我呼吸的时候,还有一个重重的呼吸声也在喘气着。

  难道,难道我的房间里有人?或者进了小偷?

  为了更一步确定,我紧紧的闭住了呼吸。

  “呼哧~~呼哧~~!”粗重的喘气声再次响起。

  此刻听到房间里有厚重的呼吸声,我更是吓得头皮发麻,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房间里除了我,没有任何人,那这声音是?

  在死寂的黑夜里,突然听到两个呼吸声,说不吓死人那是假的,而且这个声音好像是鼾声。

  仔细一听,我隐隐听见窗外有鼾声,粗粗的,粘粘的。

  在这里,我介绍一下,我自己住的是平房,夏天天热,窗子一直开着。

  最初我以为是错觉,听了好半天之后,我确认耳朵没有听错。于是,我披上衣服,悄悄走出去,来到了屋外。那鼾声似乎就在草丛里。

  难道有人醉卧草丛?

  我走进草丛拨了拨,鼾声又远了一点。

  我嗅着声音朝前走去,鼾声似乎在一棵树后,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树后什么都没有,声音又远了一点,好像在马路的下水道里。

  我来到下水道前面,蹲在一个缺口前,朝里听了听,声音似乎不在里面,又飘到了远处。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这个诡怪的鼾声有点险恶了。

  此刻,已经是凌晨四点半。

  最后,我被这鼾声牵引着,好像有一种深入人心的诱惑力,让我忍不住的想去靠近,一步步走近了马路对面的一栋楼房。

  楼道里黑糊糊的,我跨进门,那鼾声更清晰了。难道是个流浪汉,睡在了楼道里?

  我静静听了一会儿,鼾声就在这里!我感觉它位于楼梯的旮旯里,于是掏出手机,借着屏幕的光,想看个究竟。没料到,迎面看到一个瘦弱的女子,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站在离我一米远的第三阶楼梯上,闭着双眼,还在睡着。

  我吓了一跳,接着就有点蒙了:难道这个人梦游?

  可是,她并没有走下来,一直站在楼梯上睡着,似乎很香甜。

  “喂!”我试探地叫了她一声。

  她没有反应,继续睡着。

  我想推推她,把手伸出一半,又缩了回来。

  此地不可久留。我一步步后退,出了楼门,撒腿就跑。没想到,一双脚步随后跟了出来,我惊惶之中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瘦弱的女人,她还是闭着双眼,像盲人一样跌跌撞撞朝我追过来。

  她依然发着鼾声!

  我跳过马路,冲过草丛,再回头看,她终于不见了。我觉得这有点像做噩梦,刚刚松了一口气,又听见那鼾声响起来了,粗粗的,粘粘的。

  在如此安静的深夜里,我已经对这个鼾声感到恐怖了。我仔细辨别了一下,这鼾声不是出自马路对面的那栋楼房,而是从我房子里发出来的。

  我的双眼盯住了我的窗子。难道那个神秘的女人走进去了?

  终于,我一步步朝我的房子靠近过去。

  隔着窗子,我看见里面躺着一个人,她的脑袋朝着我,我有点看不清她的脸,只看到那长长的头发。

  我爬到窗台上,居高临下地看了看,脑袋一下就大了——躺着的那个人居然是第二张遗照上的女人。

  她安详地睡着,发出均匀的鼾声......

  就在这时,我一下醒过来。

  “娘的,又是一个噩梦,真的是连环噩梦啊!”我的脑袋朝着窗子。我回味了一下刚才的噩梦,揉揉还迷糊着的眼睛,天已经蒙蒙亮了起来,接连着两个噩梦,差点没让我的神经崩溃。

  本能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我的眼睛的余光,本能的扫到了某样东西。

  前面说了,我这房间不大,只有20多名方米,可是如今,在我的床脚的位置,正模糊的蹲着一个人影......

  砰砰砰,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这不会是噩梦了吧?我掐了掐自己,好像有点疼,那么这个人是谁?

  是一个女人,说实话,以前对于女人,只要不是长得奇丑,我都会去调戏一番,可是这段时间不管是我亲眼看到的,还是做梦,都和女人有关,而且都是恐怖异常的噩梦,现在看到女人我都会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壮着胆子轻轻的走上前,“你怎么睡到我房间里.......”

  我话还没有说完,猛然感觉不对劲,而这人——我怎么越看越是眼熟?

  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原本蹲在床尾里的那人猛然倒了下来,我一见之下,顿时就魂飞魄散。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第一二张遗照上的女人,那张原本漂亮的脸上,此刻已经恐怖的扭曲了起来,像是在狞笑,我的一颗心不停的下沉,在下沉......脚本能的踉跄后退。

  可是不管我怎么后退,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错觉,我感觉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转身就向外跑去。

  这女人,这女人是谁,她是怎么进入到我房间里面来的?

  已经没有时间给我做太多的思考,我一路狂奔到外面,门口,门口也蹲着一个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