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安静的犹如死一般的平静,除了我那厚重的喘气声。

  这不是一段正常的视频,我敢肯定,这里面没有任何的特效,这不是假的,而是真的有一个女人就在我眼前自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平静下来的时候,正想要去关掉视频,可是,可是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那女人,那女人居然笑了,虽然只有不到短短的一秒,或者说半秒钟,但是我清楚的看到,那女人笑了,虽然她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在她嘴角微微上扬的时候,我知道我没有看错,没有!

  最诡异的是,大家都知道,视频在结束的时候,画面是定格的,她居然还在笑。

  这不是幻觉,这一定不是幻觉。

  我突然感觉到原本僵硬的四肢好像充满了力量,我要关掉这段视频,对的,我要关掉它,太可怕了。

  “这是......这是!”

  当我要伸出手关掉视频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右手居然抓着一把水果刀,而我的胸前的睡衣的敞开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抓着一把水果刀?是谁塞到我手里的?

  这一把水果刀不会出现在我房间里,我记得它一直放在厨房里,可是我的人一直做在这里,一动都没有动过,这把水果刀又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手里呢。

  它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是跟着视频里的情节吗?

  视频。对,视频。

  我丢掉手里的水果刀,当我要在一次点开视频的时候,脖子后边好像有些痒,就好像是一个女人用长长的头发在我的脖子上轻抚。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死就死吧!

  我猛地一转头,大喝一声:“是谁,给我出来!”

  身后,没有人。

  “操.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把抓起水果刀,发狠的在房间里四处寻找,只要是找到这个吓唬我的人,我一定狠狠的给她一刀,不管是人是鬼。

  这是恶作剧,一定是恶作剧。

  二十平方米的小屋子我转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一丝怪异的地方,那哪一种被人一直盯着的感觉也消失了。

  我疲惫的坐在电脑前,视频网站已经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打开网页记录,此刻的网址记录也完全变成了空白。

  对,QQ,里面有。

  我登陆了QQ,记录,一样完全没有,但是那张女人的图片还是存在的。

  我发疯似的问着群里的人,前面那条有毒的连接去哪里了。

  但是回答我的只是,群里从来没有人发链接,而且群里也没有‘双子’这个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我有些失神的时候,‘双子’的头像在我的好友里闪了起来。

  他要和我说些什么?他知道我看了那个视频吗?

  我知道我不应该打开‘双子’发来的消息框,但是心里一直有个人对着我说:“打开它,打开它,你就会知道一切的真相。”

  ‘双子’的头像是黑的,里面并没什么特别之处,那句话就三个字,“好看吗”。

  %酷u匠网唯一7+正N@版,其I☆他N都)4是*2盗版#

  还有一张图片,一张女人的图片,是黑白照,就像是遗照,而且只有一寸的大小。

  照片并不是之前视频里的女人,而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又是一个女人。

  又是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上的女人笑得很甜,带着一种青春的气息。

  照片上有一段小小的文字,我打开放大,里面有一句话:“要来陪我吗?”

  这一段话电流似的深深钻到我心窝里去。

  我条件反射般的要站起来,这句话是军伯也和我说过的,而且是每天只要看到我都重复着对着我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疑神疑鬼的放大了那张女人的照片,这一下我看清楚了,她那个女人虽然在笑,但是眼睛里却充满了死气,这不是一个活人的眼睛,这,只有古代的死人,死不瞑目的人才有这样的眼睛。

  那么就是说,这!真的是一张遗照。

  我吓了一大跳,原本向前倾斜的身子也重重的靠在了椅子上。

  在颤抖着双手关闭照片,脑子里总是浮现出两个女人的微笑,那种带着死气的眼神,那种空洞洞不带一丝生机的眼神总是在看着我,怎么都挥之不掉。

  无限的恐惧包围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摸着手机,不知道该拨打给谁,就算拨打了,能和别人说些什么?

  说被一张遗照吓坏了?

  或者说其实在我打出这个电话之后,电话里却传来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那个视频里的女人的声音?

  我反射性的丢下手机,电脑也不关了,扑倒在床上用被子盖住了脑袋。

  “睡着,睡着,睡着就好了!”我不知道念什么佛经,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我只知道我浑身颤抖的厉害,总是感觉在被子外面有个人盯着我。

  我不敢露出脑袋,哪怕我热的不行,热得快要窒息,我也不敢露出一点。

  害怕看到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东西,我害怕看到女人那张充满和诱惑却又死气沉沉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上次在下田村看到的死尸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

  我拼命的卷缩成一团,我害怕被子里伸进来一只手,把我往地狱里拖。

  就这样,在内心无限恐惧的包围下,我沉沉的昏睡了过去,只留下还没关掉的电脑,电脑的保屏画面正在一闪一闪的发着微弱的亮光。

  小小的房间更显得鬼气森森。

  ......

  我害怕鬼,我不知道昨晚总总怪异的事情预告着什么,对于神鬼之说,我是相信不疑的。

  在小时候我确实见过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大概是在好多年前,那个时候我才9岁。

  那一天好像是清明将近,我每天都要去表哥家里做做,他家条件挺好的,住在5楼。

  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之后我就来到了表哥家。

  可是和平常不一样的是,表哥家里的气氛很沉闷,也只有表哥一个人在看电视,周围帮放着各种纸人,木马,还有一些冥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