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真相,只有一个

  在半年前李成并不是自愿离开的,而且和王寡妇的丈夫吵了一架,好像被打了,才离开的。

  但是其中发生了什么,大家都不是很清楚,因为这是人家的家室,别人不说,自己也不会知道。

  “而李女士的丈夫可能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前李成说因为工资的原因离开,我想不是吧?是因为他被你的丈夫发现了这个秘密对不对?而且只从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他就不在干活,整天在家里靠你养,是不是?你害怕夜长梦多,所以才被杀害,但是你的女儿呢?为什么要被杀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害怕她们说出去,所以你宁愿杀人灭口!和你的奸夫做出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王寡妇痛苦的摇着头,声音很是凄厉,“不要说了,我承认,人是我杀的,但是和李成没有关系!他并不知道。”

  王寡妇终于受不了煎熬承认了下来,她已经哭哑了喉咙,不过此刻的她也好像轻松了很多,深情的看了一眼李成,对着我凄惨一笑:“我原本以为我做的事情够精密,没有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你真厉害。”

  “不,我不厉害,到现在我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既然要杀人,安眠药和毒药是怎么解释,我现在还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不过此刻所有人的眼光看着我就不同了,好像看神探一般,身后的黎宾更是欢喜的拉住我的手,完全没有注意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妥。

  “其实,我很早就想杀了那个畜生,就像杀死我的前夫一样!”王寡妇有些沙哑的声音慢慢叙述着——

  那时三年前,虽然我已经死过一任丈夫,但我在村里长的还算是漂亮的,每天都有隔壁村或者本村的媒婆来帮着做媒,当时我还还没有怀上孩子,可能眼光比较挑剔。

  最终挑选上了第二任丈夫,没想到,没想到他居然是个禽兽,他是对我很好,但是在我生了香兰之后,她居然嫌弃想来是一个女孩。居然要活活把她掐死,当时的香兰才三岁多啊!

  后来跪着祈求他,他才放过香兰,就这样过了很多年,我也陆续生下了两个女孩,一直到香兰十来岁的时候,那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禽兽,居然想侵犯我的女儿。

  “所以当时你就将他杀了?”我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的难受,周围的惹也大气不出,可想而知这女人当年到底面对着怎么样的磨难。

  “是的,我用铁锤活生生的将他敲死,然后把他埋在了后山上!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说起当年,王寡妇眼睛一直烦着冷光,完全没有感觉到她杀了一个人,或者说在她的眼里,那个男人就是一头畜生,死不足惜。

  “那你是怎么和现任丈夫在一起的呢?按道理说这个时候你已经对男人绝望了吧?”我叹了口气,对于女人的遭遇,我感到痛心。

  “不,那个更是一个畜生!”说起现任的丈夫,王寡妇更是咬牙切齿,“那一天在我杀死了第二任丈夫的时候,正巧被他看到了,他就拿这个来威胁我,要是我出事了,我的三个女儿可怎么办啊,他们还那么小!”

  “然后我就跟着他过日子,但是他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他每天都要用皮鞭抽打我,而且,他,他居然把我的女儿给侵犯了,他不是人,他根本不是人。”

  王寡妇捂着脸大哭不已。

  “所以你就谋划了这一次的行动?对吗?”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我毫不客气的问道。

  “对,事情和你想的差不多,我先用女儿的复读机录下了我的声音,然后趁一个月一次的大会的时候打电话给我的哥哥,执照不在场的证据,而他并不是帮凶,你们不会知道,李成在外面没有一个朋友,除了我,他没有一个亲人,我这段录音其实也没有什么,而是平常的一些家里琐事罢了。”

  “那他为什么还要打开免提让同事听到?”我不解。

  “以为他们都笑我,说我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所以......”李成站了出来,扶住了王寡妇,语气让人听起来很心酸。

  “那为什么一直到现在你才痛下杀手?为什么当年并没有杀了他呢?”我有些疑惑,虽然现在证据确凿,而且王寡妇也承认了自己是凶手,但是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因为他畜生到居然想连我的三个女儿都想染指,他不是人,我早就该把他杀了。”王寡妇扑倒在哥哥的怀里痛苦不已。

  h酷{匠!(网Jh唯1一#正版*,yo其他都"》是+g盗_:版s

  原来李香兰日记提到的恶人就是她的父亲,可是为什么在李成走了半年之后,为什么没有在写日记?

  争取确凿,犯人也承认了,现场安静的可怕,没有人说话,只有王寡妇那低沉而绝望的哭泣,她不知道为什么好人总共是要受到那么大的磨难。

  “带走吧!”姨夫走上前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我干得不错。

  可是我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不光是因为王寡妇的遭遇,还有一些一点没有解开。

  “队长,录音已经修复了。”技术人员拿着复读机走了过,看着点了点头。

  “队长,已经检测到李香兰尸体里的毒药是浓性的农药,而且她的死亡应该不是上吊,而是被毒死的!”法医附耳对着姨夫道。

  毒药!对,就是毒药!

  “等下,她不是凶手!”看着王寡妇就要被带走,我大喊一声。

  所有人浑身都震了一下,转过头望着我,不知道闹得是哪一出。

  明明凶手都已经承认了是自己杀的人,动机也对,就是因为他丈夫侵犯了她的女儿。

  “不,我就是凶手,把我抓手,我就是凶手!”王寡妇看到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点癫狂的挣扎着,要不是两个警员死死抓住他,可能她就要朝着我撞来,或者说是我身后的墙壁。

  她,居然想要自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