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0章 心里有鬼

  看到绳子丢在自己面前,王寡妇有些心慌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假装镇定的撩了撩头发。

  “好吧,我老实说,我手上这条痕迹就是地上这根绳子的!”王寡妇的话一出,周围的安静了下来,更是有一个贪功的人上前一步,想抓住王寡妇。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我手心的这一条痕迹是上吊用的绳子没错,但是是我放下我女儿的时候用力过度才造成的嘞痕,在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我大女儿李香兰还没死,所以我把她放了下来!”王寡妇冷笑了一声。

  看+正e版%章:节@上…酷(匠网:

  “这我能证明,因为经过坚定,李香兰当时是没有死亡,死亡时间不服。”法医这时也站了出来,点了点头。

  这一下众人又看了看我,心里有些不满了,原本还认为这小子能解开谜团的。

  “怎么?小侦探先生,你还有什么证据吗?”看到我吃瘪,王寡妇嘲讽道,然后又哭泣了起来:“这就是你们该有的素质?这就是你们办案的手段?没有证据,证据不足就这样恐吓受害人家属?是不是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我知道我命不好,三个老公都死了,现在三个女儿也死了,你们就欺负我吧,我不活了!”

  说完还想一头撞在旁边的柱子上,好在被眼疾手快的姨夫死死抓住,才没让她得逞。

  “啪啪啪!”我拍着手,满脸微笑的站了起来,“要是奥斯卡影帝和你一比,提鞋都不配,装的还真像。”

  “住口!”还没等王寡妇说话,姨夫脸色铁青的瞪了我一眼。

  我没有理会姨夫的话,而是厉声对着王寡妇道:“该演的戏都演完了,现在把你衣服口袋里的复读机机拿出来吧!我想那是最有利的证据了。”

  此刻的王寡妇已经停止了哭泣,呆呆的望着我,眼里流过一丝绝望。

  我不等王寡妇有任何行动,疾步上前从王寡妇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复读机,冷笑道:“我想,你虽然来得及删除里面的内容,但是我们有技术侦查人员,能够还原里面的录音,这是你想不到的吧,要不是前面你和我发生争执,我都不会发现复读机。”

  我吧复读机交给一旁的黎宾,让她交给技术人员,又淡淡道:“当时我还不清楚你是怎么做到不在场证据的,但是一想到李成的打电话时做出的怪异举动,还有复读机,我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伸出手指向李成,厉声说道:“你们都是凶手!”

  “啪~~!”李成手里的旱烟掉落在了地上,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眼孔睁得老大,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但是嘴里却出口否认:“你,你冤枉我,我当时还在外地,根本不可能是凶手。”

  “没错,你不是凶手,大事你是帮凶,帮你妹妹杀害一家四口的帮凶!”我大喝一声,吓得李成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原本的那副边框眼镜也掉落在地。

  警员一看李成的样子,都觉得大有问题,有两人还慢慢靠近了李成,防止他逃跑。

  “然后呢?他们的动机是什么?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姨夫带着赞许的眼光看着我,示意我接着说下去。

  身后的黎宾也轻轻地拉了一下我的手,让我信心更加充足。

  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我才缓缓说道:“李成虽然没能杀人,但是他却逃脱不了干系,你,李女士。”我一手指着王寡妇。

  “你事先用复读机录好音,然后让李成练习和背熟了里面的谈话内容,然后假装说话,其实是在和录音说话。我想,对于一个教师来说,这并不困难。当时你为了给妹妹做不在场的证据,才多此一举的打开了免提功能,让你的同事都听到你和你妹妹在聊天,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要多此一举,现在想起来就觉得靠谱的多了。”

  每当我说出一句,李成和王寡妇的脸就多苍白一分,我就更有把握。

  “你们一步步计划,没想到就因为这个多此一举的动作让我心怀疑惑吧?还有在李香兰的日记里提到的恶人,她很害怕,我想就是李成吧,而且她为什么害怕?因为你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你侵犯了她,而且还侵犯了她们三姐妹,在你离开了半年之后,日记就没有在写了,为什么?”

  我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李成。

  “不,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王寡妇抱着头很是痛苦的样子。

  “为什么不要说?因为你们兄妹乱「lun」,所以才残害了自己的亲人,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你们还要杀害了她们,她们有什么错,不禁被侮辱了,还被杀害,难道你们嫌你们作孽还不够吗?他们可是你的家人啊!所以你在听到我说「xing」侵犯的时候才会那么激动!”

  我冷生怒骂,指着王寡妇,缓了缓口气,让自己不是那么愤怒。

  “当我看到男死者被吊死时,手紧紧攥着绳子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在看到其他三具尸体的时候,我就有点明白之前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了,他不是被吊死的,他是先被勒死然后吊上去的,在勒死之前他有反抗过,但是因为碰不到凶手,所以根本就是在做无力的抗争,只能死死抓住绳子。”

  “这就借用了上次黎宾和我说的,尿失禁一样的道理,因为人死后有肌肉松弛,皮肤失去了控制,外表此时不仅看不到肌肉松弛,但是死者死时手中拿的物品还可能握的很紧。而且很难改变他的姿势。”

  “我想,你手心上的伤痕就是因为在和杀死你丈夫的时候,抓绳子过紧才留下痕迹的吧?虽然你自己为自己解释,是因为看到大女儿还有呼吸,所以想把她放下来,因为重力的原因才照成的你手上有痕迹。当时我们都被你骗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李成和王寡妇之间的事情,而是瞎猜的,也有我从邻居那里得到的消息,他们没有知道很多,但是他们说,李成在没有离开的时候和王寡妇动作过于亲密,并不想是兄妹间的亲密,而是情人之间的亲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