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下的毒手?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因为要发现尸体里有剧毒,要解剖尸体,姨夫可能是害怕我看到会害怕,把我和黎宾留在了外面。

  “你要进去吗?”黎宾轻声问我,显然她也有些害怕。

  “不去了!你和我去一个地方。”我想到了什么,拉着黎宾向前跑。

  “去哪?”黎宾不解的问道,这大半夜的,能去那?

  “跟着我走就对了!”我大概知道了什么事情了,安眠药,剧毒,上吊,和王寡妇听到「xing」侵犯的反常,这种种疑点结合在一起,还有收音机,这一切都是一个精密的布局。

  也许,知道了某件事情,那这件案子我就会迎面而解,而且我也知道动机是什么了。

  “你先告诉我,你到底要去哪里!”黎宾有些生气了,也难怪,大半夜的拉着一个小姑娘的手狂奔,难免小姑娘想到一些不好的问题,在说这里鬼气森森的,她也挺害怕。

  “听着!”我停下脚步,看着黎宾的眼睛,当她感觉到心里发毛的时候缓缓开口道:“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你知道?”黎宾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还记得前面王寡妇听到我的话之后有些癫狂吗?”我道。

  “这能代表什么吗?”黎宾不解。

  “那掉下来的复读机,是可以录音的,还有,她在抓我的时候,我看到她手上有绳子的痕迹,当时被她吓住了,我没有想到是嘞痕。”我语气有些激动。

  “你是说?杀害自己一家四口的是王寡妇?”黎宾显然被吓了一大跳。

  “没错!”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我好想知道了什么,但是安眠药和毒药怎么解释?”黎宾想的头都要炸开了,但是他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王寡妇要杀害自己的女儿和丈夫呢?而且还是全杀,难道她有那么仇恨自己的家人吗?

  “你知道我要带着你去哪里吗?”看到黎宾仿佛抓到了什么,但是没有想通,我不由的好笑。

  “去哪?”黎宾疑惑的问道。

  “就在那!”我一手指着几栋房子。

  “邻居?会是凶手?”黎宾气的只想咬我一口,把话说完就是了,绕什么弯子?难道和邻居有关吗?

  “不,邻居不是凶手,但是在村里,人多口杂,邻居,是知道最多秘密的人!”我笑了笑,接着道:“这一次,我们要邻居告诉我们凶手是谁!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在大城市里,想算是相邻几年都可能不知道隔壁家住的是几口人,男的女的,但是村里就不一样了,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传的满天飞。

  酷匠网L首)q发{

  “那你要调查什么?”黎宾跟着我走进最近的一家。

  “我要调查「xing」侵犯。”我神秘的笑笑。

  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当我满怀期望的去找邻居调查的时候,却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也不是一无所获,虽然不是很有用,但是结合我的想法,也基本上得出一些结论了。

  “我不需要你们的调查,还有,请你们离开我的家!”当我们回到屋子的时候,王寡妇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个劲的轰赶着警员。

  而李成这时却显得有些沮丧,蹲在墙角一个劲的抽着旱烟,是那种村里普遍的烟草,自己用卷纸包起来的。

  这在村子里很常见,并不是没钱买烟抽,而是觉得这种烟味道重,而且经常下地做农活的老农都会在疲惫的时候抽上两口,据他们说,这种烟味重不但抽起来舒服,还能防止蚊虫叮咬,就连毒蛇都不愿意靠近。

  “李女士,你是害怕你的罪行被发现吗?”当我一语说出,满堂震惊。

  一大圈人看着我,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就连姨夫都张大了嘴看着我,不知道我这是闹的哪一出。

  “你......你说什么,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警察素质吗?我请你们来调查,就是这样来污蔑我的吗?难道我会杀了我自己的一家人,然后报警让你们来抓我吗?”王寡妇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不过也是一眨眼的时间,然后满面怒容的对着我咆哮。

  “小兔崽子,你说些什么,快和李女士道歉!”姨夫此刻也是有些恼羞成怒,觉得我太给他丢人了,上前拉了我一把。

  “李女士,你是想要掩盖什么吗?或者说你害怕自己的罪恶被揭穿吗?”我没有理会姨夫的话和其他人有些鄙视的眼光,神态自若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而黎宾此刻好像一个乖媳妇一样站在我的身后,并没有出声,她也想看看我能干出什么事来。

  “好啊,那你说说,你有什么证据,你可以是知道捉贼拿赃,要是你污蔑我,我就要告你!”王寡妇心中有些震惊,她故意长长的输了一口气,她就不不相信这小子能拿得出证据,

  “李女士,请问,你敢张开你的手心让我们大家看看吗?”我顶着众人带着嘲笑的目光,硬着头皮道。

  听到我的话,一屋子的人都盯住了王寡妇的手,想看出到底有些什么名堂。

  看到一屋子的人都盯着她,王寡妇心里有些紧张,不过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开了手。

  一条触目惊心的痕迹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这是绳子的印子。

  这些都是大家之前没有发现的,再加上王寡妇之前一直掩面哭泣,而且大家除了安慰她,都把注意力放在死尸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王寡妇手上的痕迹。

  要不是前面王寡妇和我拉扯,我也不会发现。

  “这能代表什么?这不过是我下午下田的时候牵着牛绳的痕迹。”王寡妇有些心虚。

  “你当我是白痴吗?这完全是上吊死者用的绳子的痕迹,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拿着绳子来对比一下,虽然我没有下过田,但是我也知道牛绳的粗度,这根本不成比例。”说完我一把捡起地上的证物对着王寡妇丢了过去,此刻我也不管这是不是乱动现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