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我问起这个问题,李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吱吱呜呜的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原因,你想想我一直住在妹妹家里,总是有些不方便的!”

  有问题,虽然他说这句话让人感觉到没什么,但是他的表情不对,因为他的表情居然出现了恐惧。

  难道在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迫不得已离开?

  “李先生,在你离开家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呢?在李香兰的日记里,我们发现她有写你是在半年前离开的,而且好像你对她们姐妹做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她很害怕你?是不是?”我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的双眼,只要一个人撒谎,那么他的眼睛就会不由自主的到处飘,这是不受到大脑控制的,除非是经过训练的特工。

  在李香兰的日记里,根本没有踢到李成,我只不过是想套出他的话,进一步试探他的反应。

  果然,李成面色有些苍白,他摆摆手:“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难道你看过李香兰的日记?”我步步紧逼。

  “我......”李成刚要说些什么,这时王寡妇走了上前打断了他的话。

  “哥,你刚回来,先去看看妹夫和侄女们的遗体吧!”说完王寡妇也不管李成要说些什么,就把他拉走了。

  看到这点,我们几人揍眉头邹了起来,偏偏在这个时候王寡妇把他叫走?是为了什么?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们知道的吗?

  “走吧,先去看看!”姨夫一马当先,领着我们走进楼房。

  屋子里,三具吊着的尸体已经被放了下来,都盖上了白布,李成坐在地板上大哭着,嘴里无非是说些什么怎么死的那么冤,是和谁有仇,把家里人都杀了等等。

  看着李成哭得那么伤心的样子,不像是假的,这时我也有些分不清楚哪是哪了。

  李香兰的遗体依然放在她的闺房,平静的躺着,当李成看到她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眼孔瞪的老大,嘴里视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被王寡妇轻轻一拉,就没说出来。

  他这个举动都被我和黎宾看在了眼里,我上前一步轻声说道:“李先生,你是认为他们是被杀还是自杀的?或者说你们省钱有什么仇人吗?”

  “没有,我们家一直和村里的人相处的很好,并没有和别人发生过什么争执,就是别人说一些什么闲话,我们也不会搭理。”李成抹着眼泪,看了一眼床上的李香兰,叹了口气。

  “那你觉得他们是被杀害的了?那么他们是为什么被杀的?是因为抢劫还是「xing」侵犯?”我上前两步站在李成和王寡妇中间,把他们错开了一个站位。

  也不知道我说错了什么,王寡妇突然大叫一声,一手抓着我的衣领咆哮:“你们是警察,他们是怎么被杀害的,这是你们调查的职责,我都告诉过你们多少遍,我们不知道,我哥哥刚从外地回来,我也是一回家就看到我一家都死了,你们还要怎么问,你们给我滚!”

  王寡妇咆哮着思思抓着我的衣领,神情有些癫狂,我顿时呆住了,我到底说错了什么?王寡妇怎么突然暴走了?

  我由着王寡妇死死拉着我的衣领,都忘记了挣扎。

  “李夫人,你先冷静,你先冷静,我们只不过是想问问情况,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滚,你们都给我滚!”王寡妇气愤的满脸通红,再加上此刻的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好像是厉鬼一般,黎宾害怕她伤害了我,用一扯她的胳膊。

  “啪!”的一声。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我么三人挣扎的时候,从王寡妇的衣服口袋里掉了出来。

  王寡妇也感应到了,看了的东西地上一眼,脸色微微有些变样,立马放开了我,飞快的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不过我们也看到了,那时一个复读机,很巧小的样子,外壳有些破旧了,是那种放着磁带的复读机,在外面大概会卖到五十多块。

  “滚,你们给我滚!”王寡妇用力的推了我一把,恍惚之前,我看到她的手心里有一道手指粗痕迹横跨整个手掌之间。

  那是什么东西照成的痕迹?

  因为王寡妇的喊叫,把外面几个同事都吓得跑了进来,看到王寡妇对着我又打又抓,不由得把我们都分开。

  而姨夫也把我拉了出来,远远地还听到里面王寡妇的咆哮。

  “怎么回事?”姨夫很严肃的看着我,没想到我居然闯祸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说了一句话,她就发疯一样。”我也有摸不着头脑。

  “把里面的事情和我说一遍。”姨夫板着脸看着我。

  “......事情就是这样!”我一字不漏的把我之前的话和分析都说了出来。

  “你是说,当你说道「xing」侵犯和抢劫,她就变成这个样子?”姨夫邹着眉头,也想不通,当时也怀疑这两点,但是法医已经查过了,三个女人并没有被侵犯,而且家里也没有损失任何的钱财,甚至都没有打斗痕迹,可是王寡妇为什么那么冲动?

  “队长,我们发现李香兰的体内含有剧毒,而且在她的两个妹妹体内也有少量安眠药的成分。”法医跑了过来,对着姨夫说道。

  “什么?”我们三人同时大惊。

  居然有安眠药和剧毒?

  最n(新章节z…上酷ed匠网

  “那......”

  姨夫刚要问,法医就知道他要说些什么,而是摇了摇头道:“男使者体内并没有任何有毒成分。”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两个女死者身上有少量安眠药成分,而李香兰身上却有剧毒呢?

  “查清楚是先上吊死的还是被毒死的?”姨夫疑惑的问道。

  “现在正在查,还需要一点时间。”法医回答道。

  “那还不快去,还在磨蹭什么?”姨夫一瞪眼,那法医啪啪啪的跑掉了。

  显然案情又多了很多疑点,但是也可以排除自杀的可能,没有人会在吃了毒药之后又上吊的。

  刚刚揭开了一些疑点,现在又陷入了僵局,上吊,安眠药,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成的出现到底是不是因为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