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汗,见到小男孩一哭,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坏人一般。

  而黎宾则是捂着小嘴娇笑,一点也不上前帮我。

  酷匠网正%版9,首mk发

  “小弟弟,你别哭,别哭,哥哥不是坏人,哥哥请你吃糖!”我摸遍了全身,也没有发下有糖。

  小男孩偷偷的看着我,发现我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出什么,顿时又是大哭。

  “我不喜欢吃糖我要吃梨儿果,以前香兰姐姐每天都会给我摘一些。”小男孩边哭泣边说道。

  “李香兰?噢,香兰姐姐每天都给你摘梨儿果啊,在哪里?哥哥给你摘!”我心中划过一丝闪电,感觉到浑身有些冰凉。

  “就在村东头那个大土堆旁边有一颗梨儿果,那个郭子黄橙橙的可好吃了,可甜了,可是现在香兰姐姐不在了,要不,哥哥,你陪我一起玩吧?”小男孩没有发现我一脸的苍白,说起香兰姐姐也不哭了,而是天真的对着我说道:“哥哥,陪我一起玩吧!”

  我双手一抖,退后一步,一脸惊恐的看着小男孩的口型,嘴唇的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话,可能是小男孩看到我吓人的表情,大哭一声跑掉了,只是他是怎么跑掉的我没看清楚,好像一眨眼据消失不见了。

  黎宾看出了我的异样,也没留心小男孩的去向,一下子上前扶着我,轻声安慰道:“怎么了,别吓唬我,怎么了?”

  “你相信鬼吗?”我没有回答黎宾的话,而是浑身颤抖着问着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是无神论者,怎么了?你难道是刚才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黎宾左右看看,除了几个同事,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过他也觉得浑身有些冰凉,毕竟这里可是死了四个人呢。

  “中午......村东头,在那个大土堆后面......一个女人在摘梨儿果,就在我和姨夫来的路上,可是......可是她已经死了。我......”我哆哆嗦嗦的颤抖个不停,浑身上下抖得很厉害。

  听到我的话,黎宾也是吓了一大跳,不过她还是冷静的安慰着我,“说不定你是看错人呢!你真的看清楚她的脸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会看错人!”我有些神经质的大叫一声,引来几个同事都看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我看不清楚她的脸,但是我能感觉得出那个女人就是死去的李香兰,难怪我看到王寡妇会看感觉到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难怪我看到李香兰总是觉得她像是我的熟人,而且她当时还对我说了一句话,当时太远我没有听清楚,可是看到前面那个小男孩的口型,我才知道她当时对我说,叫我陪着她去玩。”

  “当时我还告诉姨夫这件事,姨夫当时没有回答我,我看见他很惊恐,也不知道他看到了李香兰没有,然后姨夫就拉着我走了,还骂我,叫我不要到处乱看。”

  “你都没看清楚她的脸,你能看到她的口型!”黎宾有些疑惑,看到我这个样子么不像是骗人的啊,可是这个鬼故事为什么漏洞百出?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看不清楚她的脸,但是她的口型我却看清楚了。”一想起我等一会儿又要去看尸体,我更是吓得差点就吓尿了。

  “别怕,别怕,我会陪着你的,要不,你等一会儿就不要进去了!在外面等着好了!”黎宾像是一个妻子一样把我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我,没有经历过这样事情的人,是不会明白我当时的感受的。

  “没事,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查清楚这件事情,为了李香兰一家找回一个公道,我不会让坏人逍遥法外的,不管是谁。可能她的出现,让我看到就是想让我帮她,不管如何,我不会放弃的!”

  说实在话,我的腿还在抖动,还没有从黎宾额怀抱中缓过来。

  黎宾看着怀里的这个小男人,心里划过一丝悸动,这个男人看起来无所事事,又色没又喜欢调戏自己,又狠胆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此刻颤抖的样子,并没有觉得他是懦夫,而是感觉到他喊高大,感觉到心里很温暖。

  她愿意陪着他解开这个谜团,不管前面的路多难走,就像他说的,要帮李香兰一家找会一个公道,让坏人绳之以法。

  从小男孩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发现姨夫正和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谈着什么事情。

  看哪个眼镜男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刚从外地赶回来的。

  “那人不是李成吗?照片上的!”我一手指着李成,小声的对着黎宾道。

  “恩,上前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可能对案件有帮助。”此刻的我和黎宾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李成就是那个凶手。

  只要在找到一点点证据,那么一些都会真相大白。

  “很遗憾,我当时听到我妹妹说的时候,我感觉到天都要垮了,一家四口啊,就剩下我妹妹,以后该怎么活啊!”李成对着姨夫咽迩的说道,眼睛红红的,看来是伤心过度。

  “请李先生节哀,我们一定会查出凶手换李家一个公道的!”姨夫盯着李成,貌似想找出一点儿猫腻,天生的警觉让他感觉到李成不简单。

  “李先生,你是半年前离开家里的吗?当时为什么要离开呢?”我上前一步,对着李成问道。

  “这位是?”李成看着我没有穿警服,而且很年轻的样子,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这位是我们的调查员!”李斌连忙开口解释,要说是编外刑警,李成不一定会回答。

  “说起那一次,我也是迫不得已,当时因为家里穷的原因,而且你也知道我妹妹带着一家三个娃娃不容易啊,她的丈夫又有些身体上的疾病,并不能一直下地帮忙,全家都是靠着我妹妹养活的,所以我就出去了外地。”李成说起李依兰,不由得眼圈又红了,很伤心的样子。

  “李夫人确实很不容易。”我感叹一声,在李成面前当然不能直称王寡妇,一家子的重任几乎压在了一个女人的肩膀人可想而知她收到了多大的压力,我缓缓的道:“村里不是有中学吗?为什么你又跑到外地去工作呢?是因为工资太低?还是说李先生有别的原因才离开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感觉李成并不是因为工资的原因,他好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