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一下子死了四个人,这是四条人命啊。

  “姨夫,在李香兰的抽屉里我发现了一本日记,里面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你说她所说的那个恶人会不会就是杀害她们的凶手呢?”我提出了疑点。

  “那一本日记我已经看过了,看着不像是有什么问题,那个恶人到底是谁,现在也无法考证,我们问过李依兰,她有些支支吾吾的,但是她说和这件事并没有任何的关系,而是说是她们学校的老师太过于严厉,在李香兰成绩不好的时候总是体罚她。”姨夫说道。

  “不可能!”我听完立马站了起来。

  “怎么不可能?”姨夫的眼中有些笑意,微微的点点头示意我说下去。

  “因为李香兰的日记里到处充满了绝望,不管一个老师如何的严厉,都不可能让一个女学生感觉到如此的绝望,而且我也看到了她抽屉里有很多三好学生奖状,就是说她是一个学习很好的女孩子,我不清楚为什么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还去读中学,估计是以前很穷的缘故,或者一些其他的原因,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都不是使一个年轻姑娘感到绝望的理由!”我肯定的回答。

  “对,我也赞成宋斯的说法!”黎宾也站了起来,语气肯定的道:“第一,那个是一个女老师,不可能对于李香兰做出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第二,那一个女老师都有八十多岁了,不关心如何狠,都不会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孩子感觉到绝望。”

  “恩,你们说的不错,但是这能道代表什么?”姨夫依然很冷静。

  “这......”我和黎宾互望两眼,对啊,这代表什么?

  “这件事还需要慢慢追查,不管按照现场来看,很有可能这件事情据定论自杀!然后就此结案!”姨夫轻声说道。

  “怎么可能!”虽然不知道,也不清楚任何的线索,但是我依然感觉到这不是一般的案件,这案件一定有隐情,为什么同时一家四口同时上吊,为什么李依兰正好赶回来?而且李成为什么消失了半年,在李成消失的时候,日记据没有在记录了,是李香兰因为感觉到自由了没有写,还会因为害怕什么?

  这么多一点都还没有解开,什么可以说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的结案了?

  “李香兰有不在场的证明吗?”我有些激动的大声问道。

  姨夫并没有责骂我不懂礼貌,而是点了点头:“恩,当时她在和她的哥哥李成打电话,是主任办公室的公用电话,我们查了电话记录,通话时间半个小时,这应该是没有错的。”

  “除了这个没有了?办公室里没有人吗?”我还是想找出一点王寡妇的证据,因为我感觉她有些不对劲,不是为什么,而是在我上楼梯转角的时候回头的那一眼,我看到好像发疯似的王寡妇眼中居然闪过一丝精明。

  这不是一个伤心欲绝的人该有的眼神。

  “当时办公室里没有人,因为今天村里正在开一个月一次的大会,所以很多人都去参加了。”姨夫解释道。

  “那既然办公室里没有人,那么就是说,就算是通话,也可以说是拨通号码,让电话在通话中,然后在半个小时之后回来挂掉了?这样不是可以吗?”我放佛抓了到了。

  “这样说不是不可以,但是有一点你没有知道,就是李成在通话的时候,是在学校里,当时是午休时间,而且他当着很多同事的面,还调出了扩音,很多人都听到他们兄妹的对话,所以说你这个说法不成立!”姨夫摇了摇头,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拍了拍我的肩膀,“慢慢吃,吃完在想,我相信你。”

  本来姨夫的话听起来没有任何的问题,也可以解决了王寡妇不在场的证明,但是我总感觉很巧。

  一般太过凑巧的事情背后一定有精密的安排。

  一个月一度的村里大会,为什么王寡妇要在这个时候选择去打电话?是什么电话内容比一个月一度的村里大会还要重要的吗?村里大会不是说必须要参加吗?

  而且打完电话居然还要下地干活?她为什么不去参加呢?

  为什么电话那头的李成要放出扩音让同事听到他在打电话?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打电话,而且还是兄妹打电话,用得着多此一举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是说王寡妇是杀人凶手,又有一点说不过去,她是孩子的母亲,看李香兰的日记里,她母亲应该很爱她的孩子,而且李成有在那么远的地方,可能杀人吗?

  “你是说李成可能是凶手?”我把这些话分析给黎宾听,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我,“你不是说李成在那么远的地方吗?怎么可能杀人?难道他挂上电话然后从电话里穿越过来?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酷匠网正●E版0首《发@

  我没有理会黎宾的嘲笑,而是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自己也感觉到震惊的话:“又或者说,那个李成,不是真的李成?而是一个长得很像的人?不然他为什么要放出扩音,让人证明他不在现场?”

  “......”黎宾低着头想了半天,突然很是兴奋的站了起来,说道:“据你这么分析,虽然有些离谱,但是也好像是这么一会是,他找了一个长得自己很像的人,然后化妆装成自己的样子,在调出扩音为了妹妹打掩护,其实他已经回来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掉一家四口呢?”分析完,黎宾有低着头自言自语。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一件件看是平常,但是却怪异非凡的事情不断上演,每解开一点,就感觉到有更多无数的疑点。

  和黎宾两人吃过晚饭,因为低着头想着事情并没有注意路面。

  “哎哟!”好像是撞到了一个东西,是个小孩的声音。

  “没事吧!小弟弟,不疼吧?有没有摔坏?”我一看到我撞人了,赶紧上前扶起小男孩。

  小男孩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按道理说这个时候,村里的人都应该去睡觉了,而且这里发生了凶杀案,更不可能让一个小孩跑来看热闹了。

  我打量着小男孩,他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摸样,浑身的泥土,显然是一个淘气的孩子,不过长得挺可爱的。

  “呜呜呜......我要回家告诉奶奶,你欺负我!”小男孩站了起来,一手抹着眼泪,小嘴一撇,哇哇大哭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子说:

  (PS:每天一万字更新,烦劳各位用QQ号或者贴吧号登陆一下酷匠网。

  左侧封面下方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一定要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