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头很疼,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转过头,看到女尸还是平静的躺在床上,苍白着脸,除了感觉到熟悉之外,在没有任何的都动作。

  说的也是,一个死人,还能做什么?除了听说给亲人托梦,还能做什么?

  托梦?希望她会个李成托梦告诉他,自己是被谁杀害的吧!

  我自嘲着笑了笑。

  “别想那么多!也许是因为她妈妈之前是寡妇,所以母女两被人欺负也不奇怪,在乡下都是很普遍的,家里没有一个男人,都活得不是很自在。”黎宾神色有些暗淡,但是她并没有在说些什么。

  只是因为家里没有一个男人吗?我感觉不对,但是那里不对我不清楚。总是感觉少了一点什么。

  看了看四处,发现没有什么能看出线索的,黎宾拉着沮丧的我走出了房间。

  还认为自己能发什么,说不定能破开真相,真的是痴人说梦,我一个小混混,除了仗着姨夫的光啦这里打杂还能做什么?

  “你说奇不奇怪,王寡妇的哥哥半年前就走了,然后这半年后,日记就没有在写了。”黎宾自言自语。

  “轰!”好像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袋,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你说什么,你前面说什么?”我激动的拉住黎宾。

  “你,你怎么了?”黎宾被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我中邪了,“你,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噢,抱歉,抱歉。”我一看自己的动作不由得老脸一红,自己居然一手抓住黎宾的手,一手搂住她的腰。吓得赶紧放开。

  “德行!”黎宾白了我一眼,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我:“你是发现了什么吗?我前面就是说,王寡妇的哥哥走了半年,然后女主人在半年之后也就没写日记了!”

  “对,就是这一句,你不觉得奇怪吗?”我兴奋的说道。

  “是有一点奇怪,但是这能说明什么?说明李成是个坏人?那个日记里的恶心就是他?所以他走了,李香兰就没有在写日记?”黎宾一连串的打击着我。

  “李香兰就是那个床上的女人?”我悲剧的发现,我现在才知道死者的名字。

  “你真的怀疑李成是坏人?可是你想通了李成就算是坏人,你有什么证据?那本日记?还有,李成离开了,为什么李香兰就不写日记了?难道她之前的日记是写给李成看的?”黎宾没有回答,后面传来了姨夫的声音。

  也对啊,李成就算是迫害李香兰姐妹的恶人,但是为什么李成半年前走了之后李香兰就没有写日记了?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说李成不是坏人?

  “想不通就算了,走吧!你能想到这个问题就说明你很用心了,这也是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好好锻炼一下!”姨夫拍了拍我的肩膀率先走了出去。

  “去哪?”我疑惑的问道,难道这是要离开了?不查案了?还是说凶手找到了?

  “吃饭,你看现在都多少点了!”黎宾拿出手机在我面前一晃,不看不知道,原来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个小时了,现在都晚上8点了,该吃饭了。

  “对了,你们总是叫王寡妇,王寡妇,他虽然上一个老公早就死了,但是人家这老公才刚死,你们这么叫不会觉得不尊重吗?”边走我边像黎宾询问。

  “噢,她名字叫李依兰,这里的人几乎都姓李,不过因为她这时第三婚,其实她还有一个丈夫的,死了,然后第二次结婚才有了李香兰,结果丈夫又死了,才跟了这第三个丈夫!”黎宾轻声说道。

  “这......这女人克夫啊!”我小声的惊呼。

  “嘘......”我想这问题,并没有注意此刻已经走到了楼门口,而那个王寡妇就在门前看着自己,黎宾紧张的虚了一声用眼神示意我看王寡妇。

  不过王寡妇显然听到了我的话,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可能是她也听很多人说过了吧,每一任丈夫都早早离开,也难怪别人说闲话了。

  姨夫和几个同事道了一声,就带着我和黎宾去了外边,楼外边有一个小小的厨房,里面已经坐着几个刑警在吃饭,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显然是饿坏了。

  饭桌上有些油腻,不过这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在这里能有吃的就不错了,这还是隔壁家的人做好饭送来的,要是去到一些边远地方,说不定还要吃自带的干粮。

  饭并不是很好吃,有些卡喉咙,再加上我心里想着种种疑惑更是难以下咽。

  “怎么?你们两个有什么发现吗?”姨夫微笑的看着低头沉思的我,不由得开口问道。

  第一次,说实话我第一次看到姨夫的笑容,用文字形容不出哪一种是什么笑,但是看起来很温暖。

  “恩,我和黎宾看了,在房梁上吊死的那一间房,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我想了想说道。

  酷匠网首K发c/

  “然后呢?”姨夫边吃着便问道。

  “没,没了!”我想了想,然后尴尬笑了两声。

  “黎宾呢?有什么发现?”姨夫又转头问黎宾。

  “从死尸面部和僵硬程度来看,死亡时间不超过18个小时,脖颈下方有明显的绳子痕迹,显然是窒息而死,在李香兰的房间里,也没有任何的发现,我和宋斯(当然是主角我了)还在整个屋子瞧了瞧,并没打斗痕迹,也没有可疑足迹的出现。按上面这些推断,死者自杀无疑。”

  “但是可疑的是,为什么李香兰明明是上吊自杀,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床上呢?”黎宾皱着眉头有些疑惑,按平常的现场是不能随意乱触碰尸体的,而且就算是要把尸体放下,也要把其他几具尸体放下来才对,为什么只放下一具尸体?

  “这由我告诉你们吧!”姨夫吃了一口青菜,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

  “因为在王寡妇,也就是李依兰在回来的时候发现大女儿李香兰好像还在挣扎,就把她救了下来,可是也没有救活,所以一项蓝才会出现在床上。我们的法医也肯定了,李香兰当时可能还活着,估计是放下来的时候才死的。”姨夫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沉重,毕竟一下子死了四个人,这是四条人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