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手伸进了口袋,万恶的人们去死吧,就在我将要催动符篆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出现了:“不要,千万不要郑晶你快醒醒,快醒醒……”

  “啊~~~”

  我睁开了眼睛,刚才的是谁?难道是她?只不过我的是一片黑暗根本没有任何人。这时候我清楚的看到我周围的人们都不见了,而此刻的我也不是在什么医院,而我还还站在环湖路的街道上,在黄色的路灯下我的影子被拉的老长,就像一个……

  刚才的都是梦?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零点十二分,难道刚才的真的是梦?我只睡了十一分钟?

  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女人,想到这我赶紧回到洋洋酒吧,只不过那女人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这一次我倒是看见了那猪哥男,我问他“刚才跟你一起那女的呢?”那猪哥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女的?这哪有什么女的?”

  我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发生的这到底算是什么事,难道是我在路灯下就开始做梦,我根本就没有进过洋洋酒吧?可是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记得以前有个故事有一个叫庄周的人,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蝴蝶在飞,他就想到底是他梦到了自己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梦到他变成了蝴蝶;我不明白今天的事到底是我做梦进了酒吧,还是酒吧里有人做梦梦到我进去了……

  曾经有一个叫做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人就曾经幻想过进入他人的梦中盗取梦境,由此可见梦境的真实性,我知道这一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知道这事一定不简单或者今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进过那个酒吧,刚才的一切只是我想象出来的。

  只不过这已经不是我所能想的到了,今天晚上发生太多的事,我是怎么回去的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知道第二天我睡了好久,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是一个穿着雪白衣服女人一直在我的前边走,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我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我却想不起来我在哪里见过,我想上去超过她,可是怎么也超不过,后来我改成用跑的,她还是那么走着,也没有加快步伐但是仍然在我和我相差几十米的地方那么走着。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点多了,寝室这仨哥们确实是挺够意思的,不知道是去上课了还是咋回事,就我一人在寝室里边睡着,也没个人叫我,其实蛮讽刺的,哥们昨天失恋这连个安慰的人都没有,早上起来一个寝室的哥们竟然叫都不叫一下我……不过想到昨天的事真的我不后悔,让我在选择一次我还是会揍那杂碎。

  差不多还有三四天我的大一就算是和我说拜拜了,想想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我只有一个感觉在外边久了就知道什么是酸了,这是我那时候的亲身体会。

  我们那学校大一的是时候不考试的,就只有大三的时候那么一次过了就给你大学毕业证书,不过的再来补考如果还不行那就只能算你倒霉了,所以的剩下的那几天基本上我也没啥可做的了,我身上差不多还有将近一千块钱,这是我上大学一年里所有的积蓄了。我出去买了一把电动刮胡刀,想到我爸每天就知道干活,像个老驴那样愣是拉着我们那一家人活这大半辈子连正经的刮胡刀都没有用过,不管怎样我这次一定要送他一个,不光是我爸我们这一家人都是这样,他们也都没享受过什么,而我问我爸要钱的时候他却从来都没有皱过一下眉头,我给我妈买了一件衣服,这边衣服不贵,不过我还是买了一件二百多的;还有我奶奶她人老了,也穿不了什么了,我把上次曹沐韵送我的土山药带回去,听说这东西大补;还有那老头,我知道老头爱酒,给他带了一瓶;还有地中海这老头爱吃鱼……

  上高中那会渴望上大学,心里想着上大学好啊,成天玩没有人管多自在,不过等到了大学你就会明白一个道理,大学真能把你玩到你不想再玩,还有两天学校就该放假的时候,学校里的学生已经开始三三两两的离开学校了,我也买好了车票,踏上了回家的归程,寝室那仨小子这两天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去了,自从我那天回来就没见到这仨,后来才知道这仨猴子我回来的前一天就起来跑回家了,还给我桌子上留了张纸条,只不过那天回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没有注意到。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今年过年我是在开封和曹沐韵一起过的,学校都放假那会我爸给我打开了电话,问我啥前回家过年,我告诉他这几天车位挺紧张的没买到车票,我就不回去了,我听到我爸的声音顿时有些失落,他说那你在那边好好的,过年了去买身新衣服,别穿的不成样子让那边人笑话……我心里当时挺想哭的,在这边我没有想到我的父母,可是他们却一直想着我穿的好不好,住的怎么样……我发誓我一定要好好孝顺我的父母和奶奶。其实那一次我还清楚听到了我妈和我奶奶的声音“娃儿啥时候回来啊?”只不过我爸没有把电话给他们。

  看着火车外边的杨树一个个快速的后退,我不知道此刻心里是高兴还是喜悦。掏出手机给我爸来了一电话,电话那边接通了那边传来了了我爸沧桑的声音:“谁啊?”中间还夹杂着瓦片的敲打声。我爸一定是在给人干活了,听到这些我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爸,我今天夜里就回来了”“啥?晶啊,今天回来啦?”“嗯,我回来了,今天夜里八点的车”……我和我爸没说太多的话,我爸就让我挂电话说那边电话费挺贵的……

  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二十左右了,老远的时候我就看到我奶奶,我爸,我妈在站台那边等着,虽然现在天不冷,可是看到我这仨这辈子最亲的人就这么在风中等着,我眼边的东西刷一下就又来了。

  “奶奶,爸妈!”他们也都看到了我,我奶奶一度一度就冲我跑来一把就给我抱住了“娃啊,你可回来了……”奶奶就这么说着眼泪就往下掉,差不多有一年多了我没有见到过他们了,奶奶的腰更弯了,脚也没有以前好使了,走起路来也没有以前那么稳当了,我爸妈见到我也落泪了,我看到他们的头上白头发已经有一半了,就一年没见可是我感觉他们却像是老了好几岁我们不知道这一家人怎么都这么爱哭,送我的时候哭了,这次回来也哭了,不过这一次是高兴的。其实我这次回来也没带多少东西,可是回去这一路上我爸妈愣是不让我拿,我们一家四人就这么走着……

  i酷KP匠网正版+首%发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爸一个劲的给我加菜,奶奶也是,还说我瘦了,肯定是在学校吃不好,我妈一个劲的在厨房忙活,我让她别在那忙活了,赶紧也出来吃饭,可是我妈这性子挺倔,非要再多炒几个菜……我把我那几个该送的东西分别给了我爸,妈,奶奶,我爸还怪了呢,说我没事没这么些玩意干啥?不过我从心底明白,他心里一定是高兴的。

  吃过饭,我们一家人就这么在一起对我问寒问暖的,说到了半夜才去睡觉。正准备睡呢忽然就听到老头的声音,卧槽吓了我一跳,这老头又用符千里传音了,只听这老头忽然就来了句:“一闪一闪亮晶晶,心静则无邪”听到是老头:“啥玩意还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啊?”“如悟玄机,且须躬行,切记心正则无邪,心静则无邪”“哎,老头,啥意思啊啊?”不过只有我自己的声音了,啥玩意这老头今个咋了,是知道我回来了还是咋回事,居然能说出这么有玄机的话有点不像他呀。

  不过这这老头性格就是这样,总爱说一半话就跑了,等你在问他他就不跟你说了,再问那也是徒劳,有些事情该你知道了你就知道了,不该你知道你就算知道了也没用,尽管有些事情你知道后可以避免,可是这本就是该你遇到的你却避免了,这就是债,欠下的总是会还的,想到这些我这就释然了。回到了自己的屋,躺在已经一年没有睡过的床上,心里边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熟悉么?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这一夜我又梦到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又是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她站在一棵大椿树下,很大的那种椿树,就像是五里杶村口那大槐树那么大,从小到大我真没见过那么大的椿树,她还是背对着我,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动而是一直站在那椿树下,口里似乎是在哼哼唧唧念叨这什么,不过可能是距离太远我听不清楚她说的是什么,我有一种感觉,她一定是想向我表达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就像是某位哲人说的我看到螃蟹就想吃吧。当我这一次又准备靠近她的时候,还是发生了和上次一样的事情,无论我怎么靠近都到不了她的身边,索性你这一次我不往前边走了,往前边老是追不上,这次我反着来,有的时候不用常理来思索问题原来也是不行的。我开始往后边倒着走结果发现,那女的似乎开始动了,只不过她也是倒着往后边走,还是背对着我,只是她越往后边倒头发就开始变得越长,到最后都把她整个人都给挡住了,那头发还是在直冲冲朝我长,就像是一个大树的树根一样,千万的头发朝我盘来……“啊”我醒了,看来又是一个噩梦,我不明白我两次梦到女人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巧合?

  忽然我想到了老头的话“心静则无邪”难道老头所指的就是是这玩意?梦由心生梦这玩意本来就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王符就曾说“夫奇异之梦,多有收而少无为者矣”认为做梦总有原因可寻。做梦的原因主要三:即物理因素,生理因素和心理因素。梦属于灵魂医学范畴,是由内外信使的剌激,引起大脑的一小部分神经细胞活动,表现为高层次灵魂的最低水平的意识状态,当然,它也遵循生物体灵魂三定律,只是它不被清醒地觉察,也不能控制而已。因此一些具有意识的灵魂就会利用这些夹杂在别人的梦里传达着某种信息,在我们管这叫做‘托梦‘。可是这女人跑到我的梦里想要干什么呢?又不让我看见她?这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我看到她总是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她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呢?

  不知道哪一位伟大生物学校告诉我们,脑子中带着事情去睡觉的时候休息的效率等于正常休息的百分之三十。

  以前在家的时候我懒得就跟我们家圈里边那位一样,不睡到吃饭的点是不会起来的,不过这一天早上我起的特别早,可能是和昨晚上的梦有关系吧,一大早的我就睡不着了,穿着衣服就下地了。我妈见我起的这么早还问我咋不多睡会,记得以前的时候我妈总是会拿一个棍子去请我起床的……

  大学的暑假可不是跟高中那会一样,暑假过得跟寒假一样,寒假过得跟国庆一样,国庆过得跟五一一样,五一过得跟星期天一样,星期天过了跟没过一样,归根到底那时候我们就成了没放过假了,那时候我们年少轻狂渴望自由啊,地中海告诉我们说“我知道大家都想要自由,可是我们现在不能自由……”说到地中海其实我回来的时候也给他买有礼物的,只不过没给他送去,这老头是我高中觉得不错的一个老师了,从来没有难为过我,真心的好老师,现在我还是这么觉得。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毕竟一年我都没有回来过了,吃罢饭我跟我妈说了一声,她也挺支持我的,这老师确实不错。

  走进这学校顿时一种久别的熟悉感就从心里边涌出来,用一个词就叫做油然而生,我并没有直接去找地中海,而是先到了学校的操场,操场还是老样子几排杨树没啥变化,我走到一课挺粗的杨树旁边,看着眼前的树,其实有挺多想说的只是一瞬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那棵树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不过如果你仔细看的时候会依稀看到一行小字:‘靓靓永远在一起’坐在树下许久,我不知道那一刻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只记得那一刻周围真的安静极了,除了偶尔从树上传来那么一两声鹧鸪声,对于我们这里会有鹧鸪我也挺奇怪,不知道为何我们这里会有这种候鸟,当然这也不是我所考虑的范围。就这么安静的待着良久,不知道靓靓现在怎么样了,一年了我回来了只不过同样的地方你却不会在出现了,“其实有时候我感觉你就在我身边没有离开我,我永远都相信你不会骗我……”,我摸着树上依稀的字迹,自顾自的说着,如果这会有人看到这一场景肯定会觉得这人是个疯子,不过随便了,我都不在乎,我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喜欢过你很难觉得再那么容易去喜欢别人,没有你的那些天,我和曹……在一起过……你肯定觉得我是个混蛋了,呵对不起,我揍过那个杂碎了……”“呵,好久没有见你,我很想见你,我想念这段时光”说罢我离开了这里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食堂,还和以前一样来一份牛奶,一份面包,再次回到树下,我记得似乎很久以前就有这么一个场景,我努力想让他们重合在一块,只是已经回复不到原来的样子了,时间就像是蜗牛尽管它爬的有多么慢,可是当你会回头的时候却依然发现原来你离开起点已经很久了,不知道牛奶还是不是以前的味道了,希望你可以喜欢,我的亲爱的,也不知道你这一次有没有回来,过得怎么样,我好想你……好了我该走了还要去看咱们的海大哥,就这么一个人自顾自的说着,竟然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找到那老头的办公室,发现他住的位置还老地方没有啥变化“要不起……管上……”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高中那会的感觉又回来了,这海哥一定又是玩上欢乐斗地主了。

  我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现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记得我高中那会来找这老头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进来吧!”我推开门走了进去,他还是没变,头也不回的依旧早些他那欢乐斗地主,似乎是在等待着我说话。他这一局都打完了见我还没有说话,就转过头来:“啥……”事还没有说出来他就愣住了。

  “南瓜脸?你咋来了?”看的出来这老头在一年之后看到他教过的学生回来看他确实是神情激动,态度慷慨振奋啊,我把给他带的那些‘开封鱼‘放在桌子上“海哥啊,我走前不是给你说过我肯定会回来看你的么,我这不就来了”“……”

  地中海给我说自从送走了我们那一届之后,我是第一个回来看他的,我愣了一下,我高中时代那仨哥们也没来?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不过也没好意思问地中海,只是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就是李梦靓也没有回来看他,按理说不应该啊,初中那会这老头帮她帮的最多了……

  来看地中海只不过是假期中的一个小插曲,回来也有些日子了,我就窝在家里边帮家里帮我妈做做家务,平时闲的没事了就去画几张符咒陶冶一下情操什么的,本来看我爸挺辛苦的我准备去替他干几天去,可是我爸愣是不乐意说我一个小孩子会干个啥,我知道他的脾气也就不再争执,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又梦到了那个女人,还是那身雪白的衣服,她还是背对着我,只不过这一次我还梦到了李梦靓,好像是我们又回到了高中时代的那个抓鱼的夏天,那时候我还是她老公,她要吃鱼我就下河去给她抓鱼,她就在八里河岸上看我抓鱼,我看到了一天很大的鱼,就像是上回我梦里梦到的那么大,只不过这回是真的鱼,我看的真切。那鱼太重了我用拖得才把它拖上了岸,“亲爱的,你快看啊好大的鱼啊”我冲李梦靓喊到。忽然这时候我在李梦靓的背后看到了一个人,一身雪白的衣服……又是那个女人,不,不不,她不是人,因为这一次我清楚的看到她根本就没有五官,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她没有脸更为贴切,“快躲开啊”我拼命的冲李梦靓喊到,只不过一切都晚了我看着那女人淹没在了李梦靓的身体中,就像是电影里边的附身一样,我撕心裂肺的喊着“不……不……”

  我再一次从梦中惊醒,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直缠着我?我觉得在我的身边一直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把我乱入到一张巨大的网中,那个女人一次次的出现在我的梦里,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那种莫名的熟悉却总是……

  不知道何时我终于再次睡下了,这一次我睡的很熟,我梦到了老头,不得不说这老头我一看到他心里就有一种踏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