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或许这就是我命格,从我帮助那帮猴子开始就注定了我这一生将会成为天煞孤星,孤独终老。想到这些我迷茫了,我一心都想的是帮助兄弟,守护我身边的人,可是我真的帮到他们了吗?而我自己有从中得到了什么?

  走在环湖路上,昏黄的路灯把我的身影拉的老长,就好像一个枯瘦的老人在风中摇曳的走着。走到一家叫做洋洋酒吧得地方,我很想进去再喝个够,饶是今天晚上我已经喝了不少酒可我还是觉得不够,我的右眼皮开始跳,怎么连你也想进去了么?我自自语到。好那我们就再进去喝个够,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最直接的方式。酒这玩意就是好,喝多了就不记得时间了,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发现柜台前多了一个女人,那女的穿的着实是暴露,胸前那俩玩意直接有一半是在外边在闪烁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晃眼,她端着酒杯并没有喝,只不过眼睛盯着一个地方,似乎在寻找着她的猎物,来到大学已经是一年了我知道她这是叫做钓凯子,对于一个还是处男的我来讲确实诱惑是蛮大的不光是我酒吧里边所有男人都看着那女人,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贪婪,只不过我实在没心情去看那玩意,眼前我就想醉,一醉解千愁。我没有理她继续自顾自的喝着啤酒。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的就朝我这边走来,估计是选好目标了吧————“帅哥陪我喝杯酒吧”没有人回答,而酒吧的所有人都用一种想要掐死我的目光看着我,我确定她就是在和我说话,只不过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人就是这样往往他们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而别人却有了的时候他们就会嫉妒,有一句话说得好不知道是中国哪一位伟大的思想家说的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没有理她而是继续喝着酒,她也没有生气,就像是她知道会是这样一样她笑了笑继续说到:“怎么帅哥,失恋了来孤独求醉?”听到这哥们心里一紧,不由得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怎么知道?就在抬头的那一瞬间忽然在我耳边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不要看她”那声音好耳熟,好像一个人,我四下看看看看确定没有人叫我,但是刚才我确实听到那声音了,是那种从心底发出来的,总之我觉得刚才的感觉好奇怪就像是她就在我身边,唉算了她不可能会来这种地方,可能是哥们太想她了幻觉吧。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真的很美,是能挑起男人欲望的那一种美尤其是她的眼睛在黑色的眼线下显得格外的有神似乎它们就是连在一起的感觉。我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杯就离开了酒吧。

  我不想和这种女人有太多的交流,不是说哥们定力不行,而是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当所有人都去注意一件东西的时候,那东西却在你的手里,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的性格开始变的,我记得我以前似乎是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只不过现在没有了。出酒吧的时候我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因为我总觉得今天晚上有点不对劲只不过不知道是哪里,她正看着我,另一个猪哥一般的男人正在和她搭讪,她对那个猪哥男说道:“我会送你一个美好的夜晚”说吧之后她便不再看我,从她的嘴角我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紧接着就听到那猪哥男猥琐的笑声。我总觉得她这句话似乎是在跟我说的,因为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是看着我的。

  *最新P章节X:上酷匠网De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我觉得心里边空荡荡的,也不知道李梦靓现在怎么样了,我又想到了李梦靓或许在我的心里还是爱着她不管她对我怎么样,我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我决定翻开手机,按下了那些熟悉的数字,电话那边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的提示音,紧接着就是嘟嘟嘟的时间是零点零一分……忽然想到了很多人我爸,我妈,我奶奶,我来的时候他们都哭了,还有地中海也不知道这老头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是那么爱吃鱼,对了还有太奶……也许我应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我就这么想着,突然砰的一声一个东西飞到了我面前,紧接着就是一阵刹车的声音……

  撞车了,这是我的第一感觉,我赶紧去看我脚下边的东西,是一个老头,我赶紧蹲下身去,将他扶起来“您没事吧?大爷醒醒?”看来这老头被撞的不轻都昏迷了,这是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爬了下来,我冲他吼道你赶紧过来,这老头昏迷了得赶紧给送医院去,那男的见我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我刚才吼得吓怕了还是怎么回事,连滚带爬的跑了。卧槽什么人啊?撞完人就想跑了,虽然我今天心情不好,但是师傅告诉我不可做对不得自己良心的事,我都记着。

  赶紧的我把老头抱上车,那司机还算有良心,车钥匙还在,我把这老头送去附近最近的开封市医院分院。

  这老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了医院就醒了,但是这也不是我所操心的事情,到了这里我就该走了,我把他交给医生自然就会有医生救他了。

  就在我要走的时候,医生叫住我,说是让肇事人签个字,不然他们不好救治,“我不是肇事人啊”我赶紧解释可是那医生确是说道“刚才那老头醒了,他说就是你撞的他”卧槽真是想骂娘了,啥玩意?我把你救了就成肇事人了?不行赶紧得解释。我告诉医生我真不是,不行的话咱们去找那老头问清楚。

  我和医生一块到了那老头身边,此刻这老头似乎没啥大碍了,正打着吊瓶,我赶紧叫醒那大爷:“大爷你赶紧醒醒,你看看到底是不是我撞的你”那老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我,他的口中不停的颤抖着“你为什么要撞我,你为什么要撞我……”我急了“你看清楚啊,不是我撞的你,撞你的人走了我是送你来医院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刺激了他,突然那大爷就像是打了吗啡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拉住了我的手“是你,就是你撞得我,你撞完了我……还想跑……就是你”他枯瘦的手骨抓的我生疼,我想挣开他可是挣脱不掉,他就这么扯着我,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根本就没有用力,可是那老头竟然顺着我的手被拉到了地上,手上的针管也掉落在了地上,那大爷已经是接近疯狂了,他的口中不停的叫喊着“快来人哪,快来人呀,撞人的要打人啦”……

  病房的门口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来了一堆人,有住院的,还有家属,医生……那老头就这么坐在地上:“你们大家快看呀,他把我撞了还要打人啦……”我心里那个憋屈,这做好事怎么这个下场呢?不过我也懒得跟这老头解释了,本来哥们今天心情就不好,我冲那老头说道:“你撒手,我说了真不是我撞的你”说罢我猛的一下将手从这老头的手中挣脱,这老头顺势就又躺到了地上,“你们看啊,他撞完我还要打我”,说着又喊道“你打死我吧,打死我吧”卧槽我真是被这老小子给气的要揍人了,倚老卖老么?

  这时候围观的人也开始传出来各种各样的言语“你看这人啊,撞完了人老头还要打人家”“就是都是什么人呢”“你小声点说,别人听见了”“我就是要说,听见怎么了敢这么做还怕人听么”……

  我快要疯了,这时候我分明看到那老头嘴角划过了一丝笑意。那一刻我觉得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老头,亦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思想我一把拉住老头的衣领冲老头吼道“你到底是谁?说有什么目的?”我也不明白我为何为何会这样做,不过似乎这是那老头很乐意看到的局面。

  老头哎呦哎呦的叫着“救命啊,你们看啊,他又要打我了”这时候围观的人们似乎也开始躁动,他们开始慢慢的朝屋内涌来,把我围了起来,这时候人群中一个小孩子从人群缝隙中挤了进来:“你欺负老爷爷,我打你”说着就将手里的塑料瓶砸向我,围观的人群似乎也是受到了小孩子的启发,纷纷拿起来笤帚拖把还有垃圾往我身上扔。我的身后,那些围观群众愤怒和漠视的眼睛,那种眼神真叫人心寒,讥笑,冷笑,嘲笑,似乎可以真的理解为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围墙倒众人推。

  也不知道那些围观的群众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物件,饮料瓶儿,烟盒儿,甚至口水,在他们的眼里,俨然我就是万恶的源泉,而他们自己则是正义的化身。

  就像是那些黑白老电影中的国民党反动派,或者是文革时候的黑五类,他们存在的意义,不就是要被那些善良朴实的老百姓们痛殴杀头么?这不就是正义么?这不就是民心所指么?这不就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么?

  至于为什么要打?也许他们都不曾知道,在他们眼里,只要有开头儿的就行,打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一个人的谎言是可耻谎言,一千个人的谎言是可靠传言,一万个人的谎言是内心的真理,十万个人的谎言,那就是无上的教义,宗教不就是这样形成的么?

  真是可笑,原来我们一直生活在谎言之中,却要在谎言里寻求真实。

  这也许就是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吧,只是不了解这些连搀扶起一个受伤老头的勇气都没有的人,却会有拿东西砸小伙儿的力量,那个浑身肮脏的老头子趴在地上不能动的时候也没见到有人过来扶起来他,那司机连个屁都不敢当一个就离开了,而那些自命正义的路人却不停的将除了贵重物品之外的一切砸在我这个‘杂碎’身上。

  我真的觉得好疼,不是身上,而是心里,我不明白那老头为何要冤枉我,我分明看到那老头就躲在人群中,嘴角还露着笑意,可是嘴里却是哎呦哎呦的叫喊着,那些围观起来的众人越来越多,有一句话说得好我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连坐着轮椅的也出来了问到:“怎么回事了?”“没事,就是一败家子撞完老人,还打人家这不引起公愤了都在打呢”坐轮椅的一听也激动了手中的拐棍也想高空抛物一样给跑出来了。我不明白为何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人注意到那老头的表情?难道就没一个人觉得我是被冤枉的?难道所有的人都觉得是我在欺负那老头?这就是人,一个自认为高贵的种族。当一个人疯了人们觉得他是疯子,可是当所有人都疯了而你却正常的时候,你仍然会被他们觉得是疯子。而我在他们现在似乎就是这样的处境,当所有人都觉得我是错的时候,不管我怎么解释我都是错的,即便我确实没错。

  人群越来越多,我在里边撕心裂肺的喊着,“你们停手,停手……”但是回应我的是“打啊,打死他……”

  渐渐的,我的脑子里变的一片空白,什么声音都听不见,感觉触觉都不复存在,此时我脑中尚且残存的,只是那无边无际的懊恼,以及质疑。

  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宣传着和谐的社会么?这就是我们一直所说的人性么?这就是做好事的后果么?这就是做好人的报应么???

  我的眼睛里竟慢慢的充起血来,一条条毛细血管在眼白中突起,使我的双眼变的通红通红,仿佛就在那一瞬间,所有的事物都变成了红色,包括那些人愤怒与冷嘲热讽交织的脸,以及坐在旁边那个满脸委屈实则嘴角露着笑意的老头儿。

  这就是人性,这就是我们整日都生活在阳光下的人们,可是太阳也有照不到的地方,内心的黑暗却是比黑夜还要可怕,黑夜尚有月亮来照亮夜空,可是人心的黑暗却是彻底的黑暗。

  不知道是谁,扔出来了一块砖头,砸到了我的头上,我觉得我的有东西从我脑袋上流了出来,一霎那间我觉得我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断了,忽然在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他们都是魔鬼,都是魔鬼,用你的符篆灭了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没人要哥们说:

你们都没人看 没动力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