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曹沐韵独自一人走在新校区的路上,说实话哥们这会确实是有点害怕的,点了根烟猛地抽了一口后,开了眼我就越过了一楼的窗户,往这座楼里走去。

  我手机握着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卧槽真他娘的黑,其实我是蛮怕黑的,前文就有交代过,走在这路上妈的很午夜凶铃似的,不知道那娘们会不会跟贞子那样的趁我不注意从某个角落里爬出来了,说到这我就想问各位一句话,你们最怕的是啥?别说是老婆,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尤其是那种你不确定随时都会出来啥未知的玩意,不过不管咋说还是自己心理最可怕,那玩意说到底也都是你自己吓自己,而我此刻就是这种情况了。

  不过还好,那玩意并没有像电影里贞子那样,突然就跑出来吓唬我,我到了八楼的楼口,已经开了眼果然看见了那女人,啊,绕是我已经知道它就在这里不过心里还是不觉得吓到了,是个头发挺长的女人跟李梦靓的有点相似,她此刻还是那个动作,对着窗外也不知道实在看些什么,我想此刻她应该还不知道我能够看到她,如果我去偷袭她的话,一定可以将‘甲午玉卿破煞符’贴到她的后背上,那女人此刻还是没有动,像雕像那样,就在我要冲过去的时候,忽然那女人开口说话了雕像那样,就在我要冲过去的时候,忽然那女人开口说话了,我清楚的听到从她的口中说出来:“你能看到我?”挺好听的声音,只不过哥们听完后却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刚才还想着搞偷袭,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看来这玩意既然知道哥们来了,还这么淡定的背对着我,那么肯定就是完全就不把哥们我当回事了,那哥们?

  A装作没听见她问的,我就是看到这门开着就上来转悠一圈,来打酱油的。

  B装作看不到他,跑到窗户边上欣赏欣赏风景,趁她不注意一举将她歼灭。

  C上去和她理论,叫她离开和平解决。

  我觉得c是比较合适的,我回答她:“嗯,我能看见你。”那女的叹了口气说道“已经好久没有人能看到我了”她问我叫啥,本来我准备告诉她的,不过一想记得爷爷曾经告诉我,鬼怪这东西千万不能把名字告诉他们,否则就会容易被勾去了魂魄,想到这我就准备告诉她我叫郭子豪,不过一想这哥们不错,我说出来不是坑了他么,最终我还是决定混乱说一个。我叫“西环倪”。这女的似乎也是个傻帽,她并没有听出我的名字有何特别之处,而是继续问道“喜欢你,为什么你能够看到我?”对于这个问题我也不做隐瞒,我告诉她我是个先生,对于我的身份,我想我老头生前就是干先生这一行,而我身为老头的徒弟自然应该也算是先生了吧,所以我觉得我这么说应该不算过分。对于先生,那女的似乎并不熟悉,不过她对这似乎也不感兴趣,而是继续说道:“喜欢你,你愿意来听听我的故事么?”

  如果一个女鬼要跟你讲故事你会听么?反正当时我是一个劲的点头,毕竟哥们也就是个半吊子先生,能不打就尽量不打吧。她用一种带着梦魇的语言开始了对那一年的回忆。

  那是1984年的夏天,有一个男生喜欢上了她,为了她可谓真的用心关注,体贴入微为她端茶烧水,只不过那时候她从来不把那男的放在心上,因为那时候她一直喜欢着他们系的另一个男生,那男生他们从小就在一起为了区别我们就管这个男生叫做乙前一个就叫做甲。她非常的喜欢这个乙,只不过乙已经有女朋友,而且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为了得到乙不惜将自己的朋友灌醉带到公路,当时正好来了一辆车……,乙的女朋友,也就是她最好的朋友终于永远的离开了乙。他以为这一次她就可以和乙在一起了,可是乙并没有选择和她在一起,随后事情经调查发现乙女朋友的死因并非出自意外,而这时候甲出现了,他承认了他为何将乙女友灌醉骗到公路的事实,判处监禁终生。而我们这位鬼大姐最终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就从这里的八楼跳了下去。

  听到这,我顿时觉得有些憋气,这真他娘的最毒妇人心啊,有人对你好你不该,到最后还……其实我蛮想说一句你活该,不过现在这事过去已经过去了,不管怎样我也不该再拿出来说事,这大姐也是个命苦之人,一时错成千古恨,只不过我不明白这大姐的想法,你说你死也死那么多年了,不去投胎还在这里害人?我决定跟这大姐好好谈谈,毕竟这关系到许多人的安全问题。

  我知道那大姐厉害,不过我还是得说:“大姐我知道你命苦,可是你也不还在这里害人啊?”那大姐听到我说害人二字,情绪顿时开始波动,就像是癫狂症那样,她的口中不住的重复着“大姐……害人,我没有害人,我没有害人”此刻我手里正握着那张已经快被汗水打湿‘甲午玉卿破煞符’,看这大姐的情绪似乎随时都准备发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说错话刺激到这鬼大姐了。

  我只觉得顿时周围的温度低了许多,就仿佛大夏天的突然间就进了冰窖那样,愣是我的耳朵根觉得发冷。我清楚的看到那大姐的衣服由绿色变成了红色,看样子又是一场恶战了。这大姐看来真的不简单,我知道传说中好像有个叫龙葵的小妖精一生气就变成红色超级厉害,不停地攻击,就好像游戏中无cd一样。

  我见势不妙,顿时握起手中‘甲午玉卿破煞符’就往这女鬼的头上砸去,按照师傅说的‘甲午玉卿破煞符’这玩意本来就是鬼怪一类的克星,只要哥们站在能将这符贴到那女鬼的身上哥们就算胜利了,可是如果真的有那么容易那些玩意估计也不会变身了。

  就在我和那女鬼相差不到一米的时候那女鬼动了,顿时一阵黑风袭来,好强的煞气,我确定那玩意就是煞气,我听师傅说过这玩意,说是以前在有一个大户人家,家里钱财万贯,不得不说这人越是有钱就越他娘的变态,这六十多岁的老头了硬是看上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可是这谁家能把自己家的女儿送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糟蹋呢?这老头到女孩家里提亲说是给他当小妾,这聘礼都送去了,那姑娘家里人也没同意,那老头恼羞成怒,就派人到人家里抢亲去了,一伙人愣是把这姑娘给抢了去,那姑娘的老爹阻拦,活活的给打死了。当天晚上老就到了那姑娘的房间……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家里的仆人在大厅房梁上发现那姑娘吊死在上边,自此之后这宅子就开始闹鬼了,可能是这女子死前怨气太重,一到夜里院子就黑雾笼罩,连树上的树叶全部脱落了,这就是煞气聚集形成了极阴之煞,自此之后这宅子也就荒了没人敢住了,谁住在这附近也跟着倒霉连附近的人也搬走了,后来有一位得道高人来到此处,用的就是‘甲午玉卿破煞符’做阵眼,再依据五行奇门遁甲之术引来天罡正气那高人减了十年寿命,这才破的这极阴之煞。可见这极阴之煞的厉害,连附近的人都会受到牵连。本来我还想着我遇到的这玩意应该不是极阴之煞,‘甲午玉卿破煞符’应该就可以搞得定。可是见到那黑气直冲冲的就朝我的脑袋袭来,我就知道哥们真的是想屁吃呢,我慌忙将手中的‘甲午玉卿破煞符’向前扔去,口中默念急急如律令,顿时那黑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看到这幅场景我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实话哥们那会心都凉了,关于煞气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是一家老头死了,就放在家里边守灵,也不知道具体处理不当是咋回事就犯了煞,当晚守灵的时候据说那家人就感觉不一样,说是感觉屋里那晚上特别冷,其实那天晚上那老头的煞气就被这家人给吸进去了,紧接着那一家人已经开始接二连三的意外死亡了,家族里接连死了4个男丁了,有一个害怕下一个会轮到自己就去了青海,以为不在家就没事了,谁知道在青海也逃不过第五个,一连死了五个人才算是结束了。卧槽这么厉害的鬼怎么都叫我给碰到了,上边的老头这煞气还没成型呢就死了五个人,而这大姐的煞气都成黑色的了,这他娘的我遇到的怎么都是些这么狠的主呢?容不得我多想,就感觉后背一阵凉意,不好,我赶紧看向前边那大姐,这哪还有大姐的影子,顿时心中一种不好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我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就感觉脖子被东西给掐住了呼吸难受,卧槽哥们真的是无奈了,怎么都爱这口,你别搞我脖子成吗?不过说实话这人在紧急关头所表现出来的魄力也确实是不一般的,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就往这大姐头上招呼,别说这玩意还挺好用,那女鬼愣了一下就不动了。

  这时候我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开始不住的往下掉了,看着这大姐不动了,我赶紧将她的手从我脖子上拿下来,可是这大姐的手屁股就是跟焊在上边一样,我一个大男人愣是没掰动。忽然我觉得她的手开始掐着我的脖子,卧槽怎么符没用?这是我忽然想到我忘了喊口诀了,我急忙结剑指“急急如……”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我……没有”忽然那大姐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一拳打在了我的胸口,顿时我就觉得我的胸口骨头像是断了一样,把我刚要说出来的“律令”憋回了肚子,紧接着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我飞到了墙角,不知道诸位看官有没有试过被人一拳打的飞了出去的感觉,啊不对,应该是被鬼一拳打的飞了出去。

  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心有余悸,卧槽那感觉,就像是车速飚到了140码突然刹车从挡风玻璃飞出去一样。那感觉确实难受,按照电视剧的剧情哥们这次起来一定会吐血,不过现实可没电视中那么容易吐血,除了我觉胸口有点痛,不过说实话,还是我被扔到墙上脑袋碰的比较疼一些。我站起身只觉得好多麻雀在我头上飞呀飞,这眼下也不是我看麻雀的时候,我要是在继续看一下估计这辈子就得蹲这看麻雀了,慌乱之中我想起那大姐头上的‘甲午玉卿破煞符’还在呢,我也不做家了,赶紧结了个剑指口中念叨“急急如律令”顿时那大姐身上就放出耀眼的火花就像放烟花的那种,紧接着那大姐好像很吃痛,紧接着我就看到那个臭娘们一把将我贴在她头上的符给撕成了两半就朝我冲来。我觉得她身上的颜色更红了就像要渗出血那种,哥们难道今天要在这里归位了?不行,我不能死,我要是死了那曹沐韵怎么办?这学校的学生怎么办?李梦靓也在这学校呢……想到这我也顾不得胸口的疼痛了,猛的从口袋中取出来剩下的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从中取出来三张,一张符威力太小,这次我决定主动出击。只不过这大姐也学聪明了,见我手中拿着符也不过来,只不过站在原地一直看着我,弄得我浑身毛骨悚然,紧接着我觉得周围的温度似乎又变的更冷了,我清楚的看到从那大姐口中喷出黑色的烟雾,这玩意又开始搞煞气了。

  不行了,我结了个剑指口中念叨“急急如律令”手中的‘甲午玉卿破煞符’顿时发出黄色的光芒,伴随着空中的煞气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我摸了摸头发大脑快速的转动着,这大姐要是一直放煞气那哥们不是玩完了,这招用我们那话来说就是叫做拖鹰,等到哥们符用完了那我不是挂了么?

  还好那娘们没有一直放煞气,我趁着眼前的煞气和‘甲午玉卿破煞符’在一块噼里啪啦的时间一个驴打滚就滚到了门口,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我强忍着痛,一个劲的超楼下冲去,我看到那女鬼似乎就追在后边,我跑的更卖力了,心里想着“你追我我也不停,现在停了被你抓到了我还能活么?不过我这跑也不行啊,哥们这还受着伤,那大姐直接就是飞来的,我能跑的了么?”想到这我也不跑了,跑到三楼的时候找了一间空教室我急忙钻了进去,把门关上,我自顾自的一屁股坐在教室后边不住的喘着粗气,额头上的汗珠已经是密布如雨了,这都是被吓得,娘的这可是真在玩命啊。

  哥们来躲到这也是逼不得已,不过纵使我用阳血挡住命灯躲起来了,这大姐应该也是会很快找到我的,就这么单纯的躲起来可能会死的更冤枉,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高人用了十年阳寿才破了那极阴之煞,实在太猛了,我差点没命了。

  ☆酷F匠…网唯w一QQ正版o,.其他都Y9是盗版-#

  不过好在我遇到的这大姐她不会弄什么极阴之煞,要不然哥们可真的挂了。这大姐本来不是说的好好的么,突然怎么就这样了呢?不过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变都变了得赶紧想想怎样应对啊,要不然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就是未知数,我不住的回想着老头给我的茅山秘术的内容,只不过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怪只怪我刚大一那会整日消沉颓废,没能把书上的符咒多学一点,弄到现在就只会画几个简单的符咒,这可叫我如何应对?现在手里就剩下这六张‘甲午玉卿破煞符’,我把书上的阵法都给回忆了一遍,可惜我发现我的那些根本就是像前边说的高人才能用的了的,我现在这水平也根本催动不起来啊,不过好在哥们这回脑袋转得快。

  丫的虽然这要是按照三清秘书上说的,哥们这道行是肯定不行了,不过我从一个叫做八符困鬼阵中受到启发,虽然哥们没那么多‘甲午玉卿破煞符’了,不过哥们自己dy了一个精简版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我拿出了三张‘甲午玉卿破煞符’,照猫画虎的分别按照茅山秘术所说的贴了三处最重要的阵眼,剩下的我拿出了一张贴在了后背,我拿着手里最后剩的这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蹲在了门后边。

  就在我准备好了这一切,我依稀的感觉到这女鬼大姐来了,因为我觉得四周的温度正在飞速的下降着。

  我依稀的听到了那大姐似乎正在叫我:“喜欢你,你在~~~哪~~啊?是不是在这啊~~?”哥们这时候已经是大汗淋漓了,我擦了擦头上的汗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由于现在我用阳血将我的命灯遮掩着,这时候火气自然就降得很低,所以这大姐要想找到我就得一间一间的找,隐约听到那大姐的声音再次传来,我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你可以这样想大半夜的,你躲在一间屋子里,而且你知道有一女鬼正在挨个房间在找你你是什么感觉?就跟躲猫猫似的,只不过这次哥们玩的是命。

  很多年之后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害怕么?我说我不害怕因为我想活命。

  这大姐的声音越来越近,终于已经到这教室的门口了,娘的这可只有一次机会,等她一开门就把这符招呼到他脑袋上去娘的来了,来了,可是那大姐的声音到了门前就消失了,就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饶是等了一分钟也没听到那大姐再次说话,不得不说这人就是贱,那声音出现的时候心里边期盼着你赶紧走别出现了,可是等到这声音真的消失了,却又希望她赶紧出来,娘的这太折磨人了。

  等了足足有五分钟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难道那大姐回去了?我刚想爬到门上去看这大姐走没走的时候,忽然我觉得背后传来了一阵凉意紧接着背后就又传来了那毛骨悚然的声音:“喜欢你,原来你在这啊?”糟糕哥们忘记这鬼大姐能穿墙这回事了,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呢,脖子就又被这大姐给掐住了,娘的我真的怀疑这大姐是不是上吊死的,怎么那么爱弄人家脖子呢?顿时我就觉得呼吸不上来气了,整个脸憋的通红,难道我今天就真的要挂在这了?当然答案是否定的,我用尽吃奶的劲,一脚蹬在墙上猛的一用力连同掐着我的大姐一起来了个驴打滚,那大姐的手还是不肯松开一公分长的指甲已经刺进了我的皮肤,我感觉我的生气正在迅速下降,瞳孔也开始向外边凸出,‘不行,我不能死‘这是当时我唯一想到的,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号出了“急急如律令”几个字,顿时我身后大姐发出了痛苦的叫声,掐在我脖子的手也松了下来,我顺势也躺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世界上的空气,能呼吸真好。

  刚才哥们也是赌了一把,如果我背后的符要是没有贴到那大姐身上,那今天守在这楼上的一定就是我了,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终于过去了,由于大一的消沉,以至于那一个学期我都缺乏锻炼,此刻的我已经是接近虚脱了,我望着中了我两张符咒的大姐,她此刻也是颤抖的躺在地上,胸前被那张‘甲午玉卿破煞符’烧出了一个大窟窿,而那两张‘甲午玉卿破煞符’此刻也是烧的黑乎乎的变成了废纸。望着这大姐此刻哪里还有刚才那霸气十足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了?忽然我觉得世界都安静了,我扶着墙站起身壮了壮胆来到这大姐身边,想看看这大姐离嘎屁还有多久,她不停的颤抖着,竟然丝毫没有要魂飞魄散的意思,我觉得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万一她要是在起来抓住我,那这会哥们可算是真的玩完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在和她抵抗了。

  好在她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师傅说过只要将‘甲午玉卿破煞符’贴在这大姐的脑袋上,她就一定会魂飞魄散,此时不贴更待何时?我赶紧掏出手里边还剩的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就朝这大姐的脸上贴去,我看到这大姐不停的在张嘴似乎是在说些什么,只不过我管你说什么呢?你不要怪我,如果今天我不除掉你,日后你在这里还是会留下祸患的,日后必然后患无穷。

  就在我将符拿到距离她额头鬼门五六公分的地方,我终于听清楚了她说的是什么了“思必为什么你不肯给我一次机会呢?难道你真的就一点也没有喜欢过我?”我的手愣是僵在了半空中。

  这个“思必”看起来就是这大姐喜欢那男人了,只不过听到她重复的那句话,为什么不肯给我一次机会呢?难道你真的就一点也没有喜欢过我?我的心里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打了一下。

  我想到了李梦靓,曾几何时我不也是这样迷茫,曾经也想过为什么都不给我一次机会,只不过我没这大姐的勇气,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变得很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