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我的新女朋友

  大一的上半学期基本上也就是这样的过了一大半。后来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给我打来的,她叫曹沐韵。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那时候我才知道她原来也在开封,在河大的美术专业。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知道我也在开封,怎么知道我的号的。我们约好第二天我去河大找她,他乡遇故里啊,前边说过了我在这边确实是连一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做人混到了我这步田地,我真不知道继续下去还会成什么样。

  后来我去找她,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从我旁边经过,看着这丫头的样子,确实女大十八变,丫头变漂亮了,不对,应该是会打扮了。我朝这丫头说了一句亘古不变的话语:“美女,我们敢不敢打一个赌呀?”曹沐韵一听顿时转过身来吃惊的望着我“郑晶?你咋成这样了?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你”

  确实,看我现在的样子,一身邋遢的衣服已经有月把天没洗过了,在看我这一头的白毛,简直是一社会小瘪三的形象,要是能认出我才怪了。我只能苦笑道:“你知道个啥啊?我这是……”她看着我这样揉了揉眼睛说“你还和高中时候那样,一点没变,走,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去。”说罢也不嫌我身上脏不脏,就拉着我那油兮兮的衣服,朝一家餐厅走去。我看着路上那这些人都用一副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说实话我心里边挺爽的,他们肯定是把我们当情侣了,一个个的一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的表情,妈的气死你们。

  到餐厅点好了饭菜之后,曹沐韵又叫来了两瓶啤酒,她知道我爱喝这个。我吃着菜,心里是感慨万千,本来想着来这就能和李梦靓在一起,我好好的对她,大学一毕业就回去领个结婚证,把下半辈子就交代给她了,可是没想到来这的第一天,就和我闹分手,想着想着心里就觉得不是味,就在这时候我发现曹沐韵这个小妮子正拖着腮帮子看着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还好这小姑娘的一句话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她问我:“你以前那时候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混到了这步田地?”我干了一杯啤酒,苦笑着对她说“我这一言难尽啊!”

  我把我从开始报大学这事给她说起,她听的也是津津有味,可是听着听着,她就哭了,眼泪水往下掉。我不知道她这是是么意思,怎么我说着说着她就哭了,她说“郑晶你知道么,高中那会就知道你这个烂好人,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心酸的往事,非要人家哭。”为了不让她在哭了我就给她开了个玩笑说:“别哭了我知道你今天没带罩罩,眼泪水都流进去了!”我发誓我真的就是那么随口一说。顿时她脸就变色了捂着胸口小声嘀咕道“你怎么知道的?”卧槽不会那么邪门吧,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鬼才知道她今天有没有带罩罩,不过看这小模样倒是挺有意思的我就继续挑逗了一下她:“想知道啊?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呗”她脸唰一下就红了,我靠我从来没见过红的这么快的,就跟开灯一个样,刷一下四周就亮了。这时候我觉得气氛蛮尴尬的,似乎又有些暧昧,我心中想着,不会是这丫头暗恋哥们吧?卧槽我这想哪去了。我们就这样带着尴尬的吃着饭,越吃越尴尬,简直就是尴尬遇到尴尬他妈了--尴尬到姥姥家去了,最后还是我提议,不如去网吧吧,这小妮子听后欣然起行。我们去了离这比较近的一家网吧,没想到的是这妮子也玩梦幻西游,竟然还把我完虐。“你这姑娘也太专业了吧?啥时候练得好啊我怎么不知道啊?”曹沐韵噘了噘小嘴冷哼道:“高中那时候就玩了,你那时候一门心思都在李梦靓身上,怎么会来关注我玩啥游戏呢!”我没话说了,当时好像确实是这样,我一心就知道侍候我的小姑奶奶确实没闲心来管别人了,尤其是那帮吃鱼的时候连鱼头都不揪就往嘴里送还说真他妈烫的那帮人了,而曹沐韵当时就在其中。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才送她回的学校,路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和她拉上手了,她也没反对,还躺我怀里了。到宿舍楼的时候,她松开了我的手:“我到了”,她问我明天还来么,我告诉她来,她把她的围巾取下来套在我的脖子上说:“天冷,路上小心点,回去了给我来个短信,说罢她迈开了小步跑上了宿舍楼”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们这样好么?我是为了李梦靓才来到这里,可是……我没有想下去开封的冬天确实是挺冷的,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的心里却是温暖的。

  离开曹沐韵学校的时候要经过一片新校区,不知道为何路过这个新校区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心里边堵了一股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拜了老头为师的原因,对于某些事情到现在我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你要问我感觉是什么,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你看到螃蟹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我回答是想吃,那又有人问我你看到蜘蛛后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我回答是想吐,同样都是八条腿的动物,可是这感觉确实是不一样的,我还是蛮相信我的感觉的。

  正当我准备离开曹沐韵的学校的时候,忽然我听到“咚”的一声,就像是一大坨肉从好空中摔下来的声音,我应声回头,之间这时候地上已经不知何时溅起了一朵血花。有人跳楼了,一时之间女人的尖叫声,哭泣声,啥声都有,不过哥们我并没有有所停留,毕竟跳楼这种事我是不稀罕看到的,大半夜看完那跳下来那人摔成个大肉饼,想想我就觉得有些反胃,不过那新校区我确实觉得有几分邪气。我也没想太多,毕竟这跳楼的事会有警察来处理的,打了出租车我就回学校了。按照曹沐韵那小妮子说的回去后我就给她发了个短信,她又给我回了一条,内容是“我们这有人跳楼了,我好害怕。”我回复她,让她不要害怕,也不要去出去看,毕竟那跳楼的也算是凶死的,煞气太重,曹沐韵这种女孩子去了对她不好。第二天再来见曹沐韵的时候,我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还算整齐的衣服,曹沐韵说:“整齐干净的样子不是挺好么”我笑了笑没作声,在曹沐韵的劝慰下我去把我的一头长白毛给剪了,她看了看我现在的样子点了点头还挺满意,那一天她带我去了开封的溜冰场,不得不说这小妮子原来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一面,溜冰也这么棒,看着她滑的那叫一个开心,哥们我就也想试试不过就悲剧了,溜冰没溜成还把腰给扭了“不行我不玩了,你给我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呗”曹沐韵见我真的是摔得也挺惨的,也就没继续玩下去的意思了,我们找了一家最近的宾馆,她把我扶了进去,我就躺床上了,她关切的问我有事没,非要看看我的腰咋样了,我心里想着看就看吧,其实本来也没多大点事,就是摔了一跤,腰有点疼,不过那玩意我不想再玩了是真的。曹沐韵爬到床上,让我把衣服脱了,顿时我觉得蛮尴尬的,不过脱就脱吧,反正只是上衣而已,我自我安慰道。曹沐韵盯着我的后背看了好一会,也没见哪个地方有什么不妥的,她问我哪里痛啊,给她指了指后背的地方,她“哦”了一声,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她正用她的小手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我这个壮男的后背。顿时我觉得场面有些不妥了,而这时偏偏隔壁的房间又不合时宜的传来了一男一女混合双打而发出的喘息声。试问到此情此景,又怎么不让人觉得尴尬?

  曹沐韵显然也听到了隔壁激烈的比赛声,她也楞了一下,然后小脸儿通红,小手不知道要往哪儿放。我见她这小样儿,心中忽然一阵温暖,不止温暖。同时也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

  不知不觉中,我俩的视线对到了一起,满脸通红的我望着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她显然也和我一样。我开始口干舌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只感觉到我俩脸的距离越来越近,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我靠近她。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反而很配合我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记得以前有一个广告。那就是“想知道亲嘴儿的味道么?”

  我想知道,就在那天,我也终于知道了。确实很销魂,虽然这不是我的初吻,而我的次吻也是在我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一笔带过的。

  不知道是谁在驱使,不知道是谁先搂住了对方。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别误会,我说的仅仅就是吻而已。

  也不知道我们俩亲了多久,就听见隔壁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他娘的把我俩都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对方,只不过这时候我们都沉默了,过了一会曹沐韵红着脸问我,你会爱我么?我忽然又想哭了,我想到了李梦靓,想到了这个让我痛苦一生的女孩,曾经的我也问过她这个问题,你会爱我么?想到这我点头了,我不知道我为何会点头,我只记得那一刻,曹沐韵笑了,笑得很开心,我们两个就这样抱在了一起。

  于是顺理成章我们两个就在了一起,那一天,我觉得是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最开心的一天。后来我们又谈到了昨天晚上跳楼的那件事,她告诉我那是一幢新楼,可是已经出过两次那样的事了,加上这回已经是第三回了,听完曹沐韵的描述,我觉得这事有点悬,本来我是老头的传人,听到这事本就应该去探个究竟,现在这事发生在曹沐韵的校园里,而她又每天都生活在这里,我坚决不能让曹沐韵身边存在这种危险,更何况我们现在这种关系,所以哥们于公于私都回去这个新建的楼层走一遭了。

  那天晚上,我把曹沐韵送回宿舍,我是看着她离开的我才走的,临走的时候她还轻轻的亲了我,附在我的耳边说道:“老公快回去吧,记得到了给我发一个短信”然后就像个小鹿一样跳着跑回了宿舍。看着眼前这个活泼的女孩子,我发誓我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rp酷匠网z:正H版=首发d

  看着她上楼之后,我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昨天晚上那个有人跳楼的新校区,我站在楼下朝楼上望去,我总感觉楼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也在望着我,想到这,我也不含糊,咬破了自己的无名指,不得不说,这玩意咬起来还挺疼的,不过为了曹沐韵,老子拼了,我挤出来一滴鲜血滴在眉心处,用来降低自己的火气,这也是老头教我的见鬼最直接的办法,其实见鬼的方法有很多种,只不过眼下我什么材料都没有,所以我才选择了这一种。

  回去的时候,我给曹沐韵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我回去了,接着我就开始思索起这件事来了。基本上已经确认确实是有东西作祟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时我抬起头朝楼上望去的时候,一眼我就看到在八楼的左边窗口处似乎是站了一个人,那个人看起来我觉得好眼熟,只不过因为距离太远了又是黑夜我也看不太清,不过我能确定那玩意一定不简单,因为我看到那玩意的时候忽然觉得心里很不踏实,我感觉她似乎也在看着我。

  既然知道有东西就得想招了,可是这老头也没教过我对付什么鬼用什么符啊?不过好在我现在还能联系老头,我见寝室的仨兄弟都睡着了,忙跑到宿舍外边拉出我的老款诺基亚就开始给老头打电话,别怪哥们寒酸,就诺基亚这手机特耐用,哥们就冲这个,所以才用的诺基亚。

  “徒儿啊,你叫为师是不是又有啥事了?”

  我心想这老头怎么把他徒弟想的那么不堪呢,每次非得有事才能找他么?不过眼下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也不跟他客气了,就将这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了,他一听就急了:“这三条人命啊,徒儿你明天赶紧去收了那玩意”我一听顿时无语了,这老头,以前时候也不是这个脾气啊,不过嘴上肯定不能这么说了:“师傅啊,你是有所不知啊,你说你也没教过我这怎么对付她啊”

  老头听我说完顿时很生气:“你这顽徒,为师将这画符之术传授与你,要你勤加练习,你这现在连用啥符都不知道?”听完老头说的我也觉得自从李梦靓的事情之后我就很少再去想过画符的事情了,除了会画几个符咒,其他的啥都不会了,老头也无奈了他告诉我,对付这属鬼的一类就要用‘甲午玉卿破煞符’拿在手里,嘿嘿嘿,不管是再凶再恶的鬼,只要把这张符往它的‘鬼门’(额头)上这么一贴,一定都会被六甲阳神的威力打的魂飞魄散。听老头讲的这么牛逼,吐沫星子横飞,还真想那么回事(我想象的,因为我们就是在通电话)不过当时我就在想得亏这老头没在我身边,要不估计吐沫星子都能喷到我一脸。

  按照老头交代的,于是第二天我没有去上课,找了距离曹沐韵学校比较近的地方找了一家宾馆,在宾馆里我画了一天的‘甲午玉卿破煞符’,娘的累死我了花了一天也就花了十一张,念了一下催动口诀,还好有七个都泛着黄光,说明这7个能用,娘的画完我就累得趴下了,看来这画符也是个体力活呀,这才是7张成品呢,就已经累成这样了,不过我想着这应该够用了吧。

  开封的夜是非常令人向往的,不过令人向往的背后,确是渗透着阴寒,那一晚我和曹沐韵一起去了好多地方,说了好多,她告诉我做她的男朋友要乖哦,就有两个要求,一个是要爱她,另一个就是她不喜欢打架,最主要的就是第二个了,我笑着告诉她这一条么是没有问题了,只是这第二条,她说:“第二条怎么样?”说着就一副想要咬我的样子,我连忙求饶说道“这第二条当然也没有问题了”看着她的样子我笑了,这是李梦靓那次和我分手后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爽朗的笑,我更加坚定了今天要去干掉那玩意的决心,不管那玩意是什么,我都不允许它危及到曹沐韵的安全,决不允许。有位哲人说因为爱花儿变得更加滋润,而此刻我想说,因为爱我要继续战斗。那天晚上我送曹沐韵回学校,经过新校区我看到那个女人还站在那里,不过也就是那一瞬间又不见了,我知道,我这回是真的见鬼了,昨天用鲜血遮住了眉心,开了眼,所以能看到,而今天我没有遮住我的命灯,竟然看到那玩意了,我觉得这是不好的征兆。送走了曹沐韵,我在她的眉头处吻了一下,深情地一吻,今天我看到这玩意,也不知道今晚到底是吉是凶,不过不管怎样,我都要去消灭了那玩意。

  其实多年后我发现我挺贱的,本来我可以不去的,又不是我们学校的事,干嘛要管那么多呢,护住我女朋友就成了,不过唉,说归说这不是哥们的性格,就是在遇见这事哥们说不得还是依然会上去的。

  ps:第一卷拜师篇结束第二卷女鬼篇从下章正式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没人要哥们 说:

  新书上传求推荐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