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腐朽的大学生活
  Mp酷匠Z网永"久!e免8T费#8看p小…(说3

  开封,请允许我用少量的语言加以介绍这个我生活了七年的城市。开封古称东京、汴京(亦有大梁、汴梁之称),简称汴,有“十朝古都”、“七朝都会”之称。开封是清明上河图的原创地,有“东京梦华”之美誉,开封是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双拥模范城、全国创建文明城市工作先进城市,也是河南省中原城市群和沿黄“三点一线”黄金旅游线路三大中心城市之一。

  来到这个繁华的城市,我一下车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城市太繁华了,我见到路上的小轿车层次不断,这个我们家乡的小城完全就不是一个风格的。由于我所报的学校完全就属于私立的那一种,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啥校车接送了,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这通知书上所说的东湖大道在哪啊,没办法我拦了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地址。这司机一路上我俩基本上也没搭啥话,毕竟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我也还不适应,见到这司机走到了一所挺气派的大学跟前,我忽然觉得我这大学还不错,挺气派的,至少比我那高中是要气派个百八十倍,一出来门就是繁华都市,不过接下来我就明白了,这司机到这根本就停车的意思,而是三转五转的进了一条街道。“到了,下车吧”给那司机掏了五块钱,他也没找我,还说今天拉到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本来他问我要十块的,这才屁远的路,你就问我要十块,我说:“我就这五块你要不?”司机接过钱就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这时候我才算是开始正眼看我的学校,四周的教学楼已经是破旧不堪了,整个教学楼看起来就像是还没解放那时候的司令部,说的好听一点给人一种复古的感觉,说的不好听点只能一个字来形容凄凉,不对是两个字。我不知道我来这所大学到底是对还是错。

  来到报名处,接待的妇女看完我的通知书,就开始登记我的基本情况,登完后就领我去分宿舍了,大学的宿舍都是四个人一间的,她领我穿过了两条大路就到了大学的公寓,其实说实话这大学给我的整体感觉就像是解放前那会留下来的。因为我看到这宿舍楼上还写着1933年制造,不过这我也不在乎了,我来这上大学,也就是为了陪李梦靓,然后再混个文凭,不过还好,这大学再怎么破旧国家也承认那个大学毕业证书。

  我的宿舍是414有两个四其实是挺不吉利的,死一死啊多不好啊,不过这是学校给分的,我就算不乐意这也没地方说去啊?我看到其他的三张床位上已经是摆上了行李,只不过这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八成是去陪女朋友了,说到女朋友,我就想到了李梦靓。我看这就剩门口一个床位了,唉将就着住吧,我把行李往门口床上一扔,就赶紧出去打电话去了。

  至于是打给谁,不用说肯定是我亲爱的李梦靓了,不过那边电话没人接,是挂断的,不应该啊,我一连打了十几个都这样,就在我准备放弃继续再打的时候,电话那边接通了,她问我“有什么事儿?”

  听那边的声音,挺冷淡的,难道在忙我打电话给打扰了?我连忙道歉“靓靓,对不起啊,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继续问道:“你打电话有事没?”我开心的告诉她“亲爱的,我到开封了,你在哪呢?我去找你去?”

  那边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不用了,我们分手吧。”啥玩意?我甚至怀疑我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说什么?”“那边几乎是用吼的声音了,我说我们分手吧!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说罢就挂断了电话。我确认她给我说的就是分手后,我懵了,老子千辛万苦来到这开封的第一天你就给我说分手?演电视剧么?就算是电视剧也不带这么玩人的吧?想到那一天晚上她给我说过的话,难道都是假的么?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一定是有什么苦衷,不行我要找她,我要找她问个清楚。

  我再一次拨通她的电话,我要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没有接。那时候我基本上已经是接近疯狂的地步了,一心只想快点找到她问个清楚,我知道她在河大,一出校门我就赶紧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河大。不得不说当时我已经在疯狂的边缘了,正当我掏完出租车钱的下车的时候,我看到她了,我看到李梦靓正和一个小子从河大校区里有说有笑的出来了。我没有下车,而是掏出手机,又给李梦靓打了一个电话,这会她没有挂断,而是接起了电话。或许是她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吧,我问她你在哪呢?她说在宿舍收拾东西呢,听她说完这句话我就觉得浑身都冰凉了,就跟我一个人在北极的湖里洗澡一样一样的,啊不对,应该是南极。我问她为什么,她问你还记得以前我给你说过我就喜欢过一个男生,我初中的时候……我明白了,原来我真的就是一个大白痴倒霉蛋,一直都在拉屎拉到盆里往自己头上扣,现在人家正主来了,我这个破胎也没用了,人家就给踢了呗。

  我自嘲的笑了笑,有时候觉得做人这就像是拉屎,无论你多么努力,可是到最后屎没拉出来还能蹦出一个屁来,笑着笑着眼泪就跟着往下掉,我告诉出租车司机,你送我回去吧。跟她挂断了电话,我无力的躺在出租车的座位上,此刻我才明白现在我正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要在这里度过我三年的大学生活,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怎么有勇气去生活,想我应该也算是个一号人物了吧,开学的第一天就失恋,可惜这么久了我却还一直都蒙在鼓里。那司机见我一副出门被出租车撞了的样子安慰我说:“我说兄弟,有啥想不开的?这年头女人他娘的是个啥?就是个屁!”我抬头看了那司机一眼也没说啥,司机见我不吭声就没再继续搭话了,不过我感觉其实我是个屁,也不对应该是连个屁都不是。

  当我再次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那仨已经是回来了,看着我进来了,其中有一个胳膊上纹有纹身的先说话了“兄弟来了?”我恩了一声也算是回答他了。哥们这刚失恋心情也是很差不想多说话,回去就躺床上了,而这位纹身兄看到我这个样子似乎也是看出来我有啥不对劲了就问:“兄弟,你这是咋了?是不是有啥事啊,以后都一个宿舍了,给哥们说说?”听他这样问我就知道这兄弟应该也是个豪爽之人,我告诉他我失恋了,我的声音不算大,可是宿舍这仨哥们也算都听见了,他们都看着我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出于安慰,还是怎么回事,那个纹身男冲寝室喊了句:“刚子,炮子,寝室新来一哥们,走咱们去陪他喝几杯去,我请!”也不知道那二位到底是冲着这顿免费的晚班还是冲着去陪我喝酒,不过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喝酒,真的想醉,想什么都不想,我不知道她要和我分手又为什么那一晚会和我说那样的话,我不知道那一晚她亲我又代表着什么,我不知道……那一刻我真的烦,忽然我也明白为什么那一晚董依依会想到死,不过哥们是不会死的,在我的观念里我就认为被人甩了然后想不开是最可耻的表现了。说到这我不禁就想起了在电视里看到说是某个高校里的大学生为情跳楼自杀,然后跳楼了还没死成说是挂到楼上的拖把上了然后接过把腿还给挂折了,结果住院几个月。看看这又是何必呢?没死成还不得自己难受呢。后来我看到了一句话:“现在的我你爱理不理,记住未来的我你高攀不起”

  不过说归说,这是真要是到了自己身上哪能这么容易就想得开呢?书归正传这纹身哥们带我,转过几个弯来到了一家小饭店,总共是点了十一个菜当时,拎了两捆啤酒,那哥们给我倒了一碗,我二话没说拿起来就干了:“兄弟我干了,你们随意”那纹身男给我倒了三次,到最后我直接对瓶吹了,这酒确实不错,和我老家那的有一比,只不过这的酒比我老家那的要酸上许多,越喝越酸,最后大家都喝多了,酒精上头了,不得不说这男人之间最直接的沟通除了打架之外就是喝酒了。一顿酒的功夫我们这弟兄四个就已经像是多年的老哥们了,我们就这样勾肩搭背的回宿舍了,那时候我们都高了,那弟兄仨分别叫做,高小炮,冯小刚,郭子豪,而郭子豪也就是这纹身男,还是大烟民,回宿舍就递给了哥们一支烟,由于心情不好,我就接下了。

  要他娘的说有些事你越是不去想就越是清晰,就像苍蝇那样越是烦就越是赶不走,那一晚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度过的,一直到我下床起来尿尿的时候,我发现天已经亮了。

  要说这学校不档次了,就连军训都省了,别的大学比我们早开学了差不多大半个月来军训,所以我们学校直接就把这个项目给跳过去了。

  这第二天我们就开始上课了,而放眼我们09传媒系全班一共有三十多个同学,不用说了,按照大学的习俗又是阴盛阳衰,全班除了我们同寝室这四个全是女的,不过看完那帮姐们的长相也确实不能算是女的了太伤风败俗了,不过这些姐们长成啥样也跟我没关系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这歪瓜裂枣也会有裂枣歪瓜来要不是?我发现我的性格开始慢慢的变得孤僻起来,除了我和我们宿舍那四个在一块喝酒伙伴,在这我没什么朋友,每天早上起来听那些老师们也不知道在讲个啥唧唧歪歪的外文,听我也听不懂还打扰我的清修老头告诉我,其实道法也就是一门气,气场强了,那么你的道术也就高了,画出来的符也就牛了,其实和尚也是这样了,他们练得也是一门气,气场大了,也就是人们口中高僧,据说修的厉害的死后还能修成正果呢,不过我现在也没见过不是,一直到后来的的某一天,我才相信,这都是后话了,书归正传,老头让我每天早上起来清修,为的也就是让我每天早上起来练气,据说这个时候是练气的最佳时期呢。其实有时候我真想上去给那老外一巴掌,你他娘的大清早的不睡觉,跑出来讲啥啊?不过这也就是想想,虽然我发现我的思想现在变得很反动了。

  我的导师也是个很注意细节的人,他发现我性格孤僻,经常拉住我谈话说我的性格不好,太孤僻了这样不好,要我多和女生交流交流,竟然有一次还自作主张的骗我去和班里的龅牙妹约会,被我发现他的阴谋之后我急忙制止了他的想法,也不知道这老头一天到晚咋想的,都那么大年纪的人了,要是我爷爷没死的话应该也有他这么大了,还来搞这么幼稚的事情。

  其实有时候我也觉得我这样做不好,只不过失去了动力的我,完全就是混吃等死型的,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我渐渐发现我竟然也开始有些变态了,直到有一天宿舍的郭子豪喊我去染头发,也不知道咋想的我竟然跟着他去了,染了一头白色的头发,有点像神话里的白须翁那样的,完事后还剪出来个鸡冠头,那时候哥们的造型确实跟泪滴嘎嘎有一拼,他把头发染了红色的弄了个火烈鸟,我们俩一起走在街上,整个就一红白双煞啊,路上的行人都用那种看那俩傻X的眼神确实跟看着我们,眼睛长在别人脸上,他们愿意把你看成什么样,你也管不着不是么?

  旁边的郭子豪问我说“哥们我觉得咱俩回头率挺高”我回答他“确实挺高的”不过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确实挺傻×的,如果我能在回到那时候的话我一定对那小子骂一声“傻X”,不过我真的回去了又能骂的出来么?

  前两个月的时候,我们还去上课,不过后来,基本上就不去上课了,我跟我们寝室那帮小子逃课在外边上网,我也知道我们寝室这帮猴崽子都不是啥好人,好得哥们那时候有分寸。

  想想那段日子也确实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那一天夜里,我和那帮猴子们一起出去上网,当时流行玩的游戏叫做梦幻,不得不说这游戏真他娘的是跑断腿啊,拼命的跑着做任务,当时坐在旁边的还有一个黄毛也在玩这个,他用的是个书生游戏名叫做“爷爷是日本人”,看完这名字丫的就想抽这小子一巴掌,卖国贼。娘的后来不知道这13货是不是让啥玩意捏住了,玩个游戏把键盘敲得哐哐响,我还以为外边谁家死人了放鞭炮呢,一看那兄弟正在狂虐键盘呢,我礼貌的碰了碰他的胳膊“兄弟小点声啊,别影响其他人”那哥们还挺不讲情面的上来就叫道“哥们你哪根葱?管得着么你?”我一听顿时乐了,旁边那仨跟我一起上网的兄弟也乐了,我见郭子豪站起身已经走到了那小子的后边,知道时机成熟了,我一巴掌甩那小子脸上老子来告诉你老子是TMD哪根葱,那小子似乎也是被打懵了,正吃惊的看着我的时候,后边的郭子豪已经一把将他从座椅上给拖了出来,往卫生间方向拖去,网吧网管似乎也是看这小子敲键盘心里不爽了,现在看到我们扁这小子也就当做没看到。“小子你不是能耐么?”说着我又上前给了他一巴掌“现在知道哥哥我是哪根葱了么?”紧接着就给他一顿社会式的毒打,这时候这小子也机灵了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过我还是觉得不过瘾,忽然想到他的游戏名,叫什么爷爷是日本人,怎么不叫你妈妈是苍井空呢?去把你的游戏名改成你妈妈叫苍井空去,这小子急忙花了二十块钱去买了一张更名卡,把游戏名改成了“你妈妈是苍井空”,我一看改错了,又对他吼道,“你他娘的?没听懂?是你知道么?”这小子一听又机灵了赶紧又花了二十块钱把那个你字改成了我,看着这小子的游戏名现在变成了“我妈妈是苍井空”我们都笑了,我还记得我笑的是那么开心,“滚吧,以后记着点,没洋葱就别装大蒜”。

  那小子走后我们继续坐下玩着游戏,只不过看着游戏的画面,我忽然觉得我变了,我记得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有人说过我是个好人,还不止一个,可是我是个好人又能怎样?我想要的幸福dou抓不到。瞪大了已经熬夜到发红的眼睛继续盯着电脑屏幕开始满地跑着做任务,或许只有这虚拟的地方我才能快乐起来,现实太残酷太无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没人要哥们 说:

  第一卷结束第二卷极阴之煞篇正式开始明天更新!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