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三楼找到一楼也没见踪影,楼下的娘娘腔也急了和杜蕾斯在下边也是着急的喊着:“田姬别闹了,快出来。”我心里暗道你俩喊着有个屁用,弄不好就是给鬼迷了。还是我摸了摸头发急中生智跑到一间屋子边上大喊:“田姬,你小子怎么躲这了啊?”因为楼道很空荡,回声传得很远,娘娘腔他们也听到了,娘娘腔在下边回应道:“找着了就赶紧回去吧,天也不早了,”我说:“知道了,等着我们去趟厕所,你家先回去我们随后就到。”他们似乎是相信了,听着楼下边的声音越来越远,我这心也算是稍微放下了点,只不过这田姬,这会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正所谓“不惧风霜遮我路,只怕阴鬼让人前”。所谓鬼挡人,就是火气极低的人走在在黑夜之中,如果遇到路过的妖魔鬼怪,那就很容易被秽物所迷,而失去了方向,因为身前有鬼遮挡,所以旁人也看不到他。如果鸡鸣之前还找不到他的话,那此人多半是九死一生。

  所以我也不敢耽搁,连忙从这鬼屋里边走出来,拿出电话赶紧就开始联系老头,心里想着你赶紧接电话啊,辛运的是不到20秒电话里传来老头的声音:“徒儿找我有什么事啊?”我一听连忙尊敬的问到:“师傅,我有个朋友在鬼屋让鬼给迷住了我找不到他了,该怎么办呢?”老头听完我的描述给我说让我去找只黑猫放在楼道里,那黑猫就能带我找到我那朋友,我日呀,这他娘的也太扯了吧,我现在上哪找黑猫去啊?我赶紧问那老头:“师傅还有别的办法没啊?我现在没法找黑猫啊”那就要同样找一个时运低的人,给它五雷神符咒佩戴在身上拿来护身,他到了你那朋友被鬼打墙的地方就必然会有反应了,这时候你再用的童子尿,就能破煞就出我那朋友了。可是这大半夜的我上哪里去找这时运低的人呢?这两个就跟去厕所中找东西吃一样不现实么。这老爷子也太能给我出难题了,挂电话的时候,这老爷子还交代我,用我的血点在我的眉心处能暂时掩住我的火气,这样就能看到那些邪门的东西了。

  这眼下我也没办法了,也不能和老头在此耽搁呀,我告别那老头子,心里想着实在不行的话我就,从这楼下拿个大水缸子喝着一点一点慢慢找,反正我的童子尿不是能破那玩意,就不信找不着。不过想归想,这必须得赶紧找到田姬,田姬在这楼道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再看看手机这还有五分钟就两点了,等会那玩意要是在来了,我真不知道该咋对付了,真是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啊,正当我掏出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借着手机的光,我看到了一个身影,我立马结了一个剑指,手里握着一张五雷神符,:“你他娘的谁?”要说这事太诡异了,我不得不精神紧绷啊。

  yF酷3x匠☆q网“}正版_B首发wh

  那黑影似乎也被我吓了一大跳,发出了“哎呀”一声卧槽竟然是个女人的声音,我把手机光芒对准她一看,这不是董依依么,怎么刚才她没回去么?我忙把她扶起来问她:“你怎么没回去啊?”这时候董依依似乎也是很害怕,终于他鼓足了勇气小声问我:“郑哥,刚才你在和谁说话?”竟然让这小丫头听见了,不过这坚决不能承认,我答应过老头的。“什么和谁说话啊?我实在一个人推理问题,你是不起听错了呀?”董依依还是那副异样的表情,刚才在你上楼的时候我就在这里等你了,可是你上去之后就没见你下来,以后你就急急忙忙的下来,然后还对着一个人在说话。

  哎呦卧槽,“你这小姑娘我跟你也不熟啊,你没事等我干嘛呀?”我气急败坏道。这小姑娘咬了咬嘴唇似乎是做了很大决定,只见她从脖子上取下来一个类似于十字架一样的东西,“郑哥,谢谢你,这个东西是我妈妈给我的,她说她能保佑我平安,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说实话,那一次我确实是很感动的,从来没有女孩子送过我东西,不过这感动归感动,可眼下不是感动的时候,这田姬还不知道咋样了呢。

  我接过那条项链,对她说道:“谢谢你,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早点睡觉”。

  她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郑哥,其实你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我昨天就觉得不对劲了,我记得我打完电话就看到一阵黑烟紧接着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今天田姬哥不见了,是不是和昨天的事情有关?你是不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告诉我啊,郑哥”说到这这小妞已经是有点哭腔了。看这个小妞傻傻的,怎么就这么精明,我知道不告诉她,那我今晚上就别想施展开拳脚了到时候这小妞万一再被那玩意上个身,对了上身,这小妞不是昨天才被上过身,应该就是老头口中的时运低的人了,忽然我脑子中有门了,只不过这样做似乎对不起董依依,不过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看了看表已经是两点零五分了,不能在等了。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一把拉过董依依得手,边走便对她说:“这件事情非常的荒诞复杂,但是请你相信我,不管我说的多么离奇,你都千万不要和别人提起此事好么?”董依依点点头,可是这一时半会也说不完,这眼下也不是说话的地,所以我又说:“董依依,现在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普通人,你现在将要看到的事也不是普通事,请你相信我,如果能过得了今晚,那明天你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你什么,好么?”董依依坚定的点了点头。只是她的手拉我拉的更紧了些。

  按照老头教我的,我咬破了自己食指,然后点了一滴血在我的眉心处,而后又将五雷神符掏出一张放在董依依的手中:“董依依虽然我暂时不能告诉我的身份,可是我可以告诉你,你昨天是碰到东西了,而今天田姬遇到的也是,说白点就是我们今天撞邪了,而只有你才能感觉到田姬在哪里,你知道么等会如果你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一定要告诉我知道么?”我问她你害怕么?她说不怕。其实我能感觉到,她在发抖,不过这个坚强的女孩却从没说过退缩。我不得不敬佩起眼前这个女孩,这要是换做其他女人,说不得早就吓得起来跑了。董依依一路没怎么说话,我们俩就这么走着,不过此刻我却是告诉自己,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救出田姬,并且保护好这两人的安全,说不得就算与那丫的同归于尽。

  我和董依依一路走到了三楼的台阶处,马上就到了,我又问董依依:“你现在害怕么?”“不害怕,其实我昨天晚上就想到死了,只是后来一阵黑影过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再一次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这姑娘确实是别的姑娘不同。董依依见我看着她再一次开口说话了“如果今天晚上我们都能活着出去,那我明天与你交换秘密,你告诉你的,我也告诉你我的”我没做声,转眼间已经是到了三楼的转角了,这正是田姬失踪的地方。而这时候董依依也确实是感觉到了啥:“郑哥,我觉得好冷啊”听董依依这么说,我也基本上也确认了,应该就在这里了,可是想到老头教我那法子似乎有点不妥啊,这董依依是个女孩子啊,叫我当着人家面,我弄不出来,可是也没有别的法了,我只好对董依依说道:“董依依,你先转过去吧,有些东西你还是不要看到了,会对你不好”董依依听完后很听话的就转过了身,只不过绕是她转过了身我还酝酿了好一会,才出来的,“郑哥,我怎么听到有水声啊?”我一听这还得了“你千万别转过身来啊,你一过来就不灵了,就救不回来田姬了”,果然这召管用,渐渐的田姬的身影就浮现出来了。好了赶紧的带着他俩先离开这再说。我拍了拍董依依的肩膀示意她可以走了,只不过这董依依愣是没有反应,只见她缓缓的转过身子,我看到她的五官再一次紧缩在了一起,顿时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玩意又来了,她又被上身了,我不是给过她五雷神符的么,怎么会又被上身了?哦对了我忽然想起来这符是需要口诀的,这时候我忙念了句“急急如律令”顿时一股黑烟嗖的一下从董依依身体里边飞出,渐渐的幻化成一个虚影,那玩意长着猴头蝙蝠脸……错不了又是它,它果然又来了,这一会有了师傅教我的门,我能看到它的灵体就好办多了。它应该还不知道我能够看见它,只见它簌簌的笑着,就在我的左边,似乎正在找机会给我致命的一击,随着它从董依依的身体中出来,董依依顿时也就倒在地上了,我心生一计,慌忙就走到董依依身边将她扶起看她有没有事,就在这时后,那玩意似乎是觉得我一心只顾在这妞身上了,只见它晔晔的走到我的面前,对准我的头就吐出一股黑烟,日他娘的还敢偷袭,不过也就是这时候我见时机已经成熟,躲开了它的攻击我将一张五雷神符砸到了它的头上,口中默念急急如律令,只见这玩意刷的一下小了一大截,我趁胜追击又连续扔了六张,口中念道“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妈的,那叫一个过瘾,你不是牛逼么,不是喜欢附身么,你在付个试试,之前几天的阴霾一闪而去,站在只能总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爽,那玩意越来越小,最后变得只剩下足球般大小了,我断定只要在扔上一个这玩意指定就得在这去找我师祖去了,可是就在我准备掏出这第八张五雷神符的时候,田姬醒了:“郑晶你在干嘛呢?我怎么在这啊?”只见那足球刷的一下直冲冲的就又飞向了田姬,顿时田姬的五官就有扭曲在了一块。

  卧槽,这玩意属乌龟的么?怎么这么喜欢附在别人身上,打不过就附身,我拿出还有的两张五雷神符,对准田姬就准备往他头上按去,可是就在这时候又发生了变故,董依依醒了,他看着田姬:“田姬哥,可找到你了”听到董依依醒了,下意识的我就回头看了一眼董依依,要说这下意识有时候还真的是害死人,也就是这么下意识了一下,再回过头的时候,田姬已经不见了踪影,紧接着就听见董依依喊到:“田姬哥,你干嘛呀”我心里一紧,遭了这家伙是要对董依依不利。

  我赶紧过头去,只见田姬和董依依二人就这么面对面的看着对方,顾不得犹豫,我右手握住五雷神符就朝田姬的脑袋上呼去,只不过,这时候田姬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我:“郑晶你要干嘛?”我一听不对劲,这好像是真的田姬,看看他脸上的表情正常,难道是……想到这我直勾勾的看着董依依,董依依也看着我:“郑哥,刚才田姬哥抓着我的胳膊疼死我了。”我靠她脸上的表情也正常。我靠,这是个怎么回事?难道是那玩意良心发现走了?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田姬忽然说话了:“郑晶,这是咋回事呢?怎么刚才我突然看到有一团黑烟进了那女生身体了?”我警觉的看了看董依依,但是他却用十分害怕和委屈的的语气对我说:“郑哥,我没有,刚才明明是田姬哥,拉着我胳膊,把我的胳膊都给弄疼了”

  听他俩这么一说哥们真的是快掉眼泪了,卧槽老天你能不能别玩我啊?这算啥?真假美猴王么?这中间肯定有一个是被附身了,这到底是谁呢?

  不行不行,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眼下手中只剩下两张五雷神符了,如果我让断错了,那就要废掉一张五雷神符了,到时候只有一张,就只能将这玩意逼出来,对付不了它了,可是到底是谁呢?这他娘的也太考验人了吧。

  眼前这两个人都很正常的站在我面前,而我却要做一道选择题,正确的概率百分之五十,可是如果选错了的话,可能我们三个人就会全部倒下。也就是说我只有一次活命的机会,选谁呢?我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可是我也不能让他俩看出来哥们我没辙不是。先来试探试探他们的虚实。

  “田姬,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啊?”田姬莫名其妙的回答“你这小子有毛病吧?我没女朋友这事咱们全校都知道的”我一听心里就有底了,田姬说这是实话,那既然不是他,肯定就是董依依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试探下她。我走到董依依身前想了想问到:“董依依我今天早上跟你说的我是怎么把你救的”董依依一脸委屈的表情:“你说你来晨练呢,看到我在水面上漂着,还以为我在练龟息神功”听到这我心里暗道不好,这下麻烦了,看来这玩意还能窥探人的心里。摸了摸我脑袋上的头发,忽然我心生一计。

  我对董依依说道:“董依依我喜欢你”董依依听到我这样说,顿时脸就红了,我见势赶紧又问道:“董依依你喜不喜欢我?”这时候她的脸更加红了,头也低下了。

  我见她不做声顿时急了,大声的喊到,“快说,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她低着头喃喃道:“不……喜欢”

  我一听举起右手,对董依依吼道:“你说谎,你是假的,就是你”

  董依依就好像受了很大委屈:“郑哥,我真不喜欢你”我一听举起手里的五雷神符就准备往董依依的身上呼,董依依也不闪躲,好像还哭了,这时候我笑了,没有犹豫“妖怪,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我右手一张五雷神符呼了上去,不过确实转身呼在了田姬的脸上。要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做,其实当时我问董依依的根本也就是一个无理的问题,她肯定哭了,只不过当我那一掌呼上去的时候,如果她要是假的肯定就躲了,如果她是真的,那么假的此刻就一定会漏出来高兴的表情,而我在冤枉董依依的时候有偷偷的看田姬,他正猥琐的笑着,所以我断定,那玩意还在田姬身上。这也算是一步险棋,不过哥们实在是没招了,不过还好,叫哥们我给蒙对了。哥们一把将田姬骑在了地上,田姬惊道:“哥们你这是干嘛呢?”你骗得我好苦还问我干嘛?我口中默念“急急如律令”只见一团黑气从田姬身上出来,我也不含糊,这次绝对不能让它再给跑咯,对准那黑气我把最后一张五雷神符也给贴了上去口中念叨“急急如律令”顿时电闪雷鸣,终于一切都结束了。只见那团黑烟渐渐的散了,我知道这回算是彻底把它消灭了。我长舒了一口气,倒在地上,活着的感觉真好,董依依见我倒在了地上,忙走到我这边:“郑哥,你没事吧?”我对她说“我没事”。

  在她的搀扶下我背着田姬,我们三人就这样走出了鬼屋,望着天上的星星,心里想着能看到星星真好。

  有人觉得科学就是一切,而那些精神的爱好者则被称为迷信。

  但是那些科学证实不了的事物就是不存在的么?有时候我也在问自己,其实人就是一种十分自负的生命体,只要是自己解释不了的东西,往往都一概将其并入‘不可能’的范畴。

  殊不知,在十九世纪前,电灯也是一种迷信,殊不知,在一九四六年之前,电脑也属于不可能。

  但是许多年后,这些多东西却十分真实的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好了该想想丫的明天要怎么跟董依依解释了,路上我就在想这个问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没人要哥们说:

  新书上传求推荐! 今天还有两更在下午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