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刚回屋,屁股都还没坐热,又出啥事儿了?”孙老爷子吧唧着旱烟,不慌不忙的道。

  “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就在河边上,大家伙都等着你过去呢。”那人焦急的催促道。

  “小飞,你在家里看着你富贵叔。我先过去看看到底出了啥大事儿。”孙老爷子心里明白是真出事儿了,耽搁不得。对我交代了一句,拿起桌上的布包,瘸着腿跟着那人朝着河边赶去。

  孙老爷子走后,我一个人沉思起来。刚刚他也说了,村里以前那个人养过白貂,不过那个人死了。那白貂的频繁出现又作何解释呢?动物成精拥有灵性这种事情是有的,我可不相信它比还人聪明,制定计划按照计划行事。

  假设真是那样,它可不仅仅拥有灵性这么简单了,怕是都成了气候,化作精怪了吧。如果它真是精怪,想要害人是很简单的事情了,何必这么谨慎呢。

  反正我是不相信它有这么大的本事,背后肯定有其他人在暗中捣鬼。何建军嘴中提到的神秘人又会是谁呢?有没有可能那个本该死的人,意外的活了下来,然后再幕后策划这一系列事情?

  这些都是我的猜测而已,孙老爷子不可能说假话,那到底是白貂自己干的这些事情还是另有其人呢?

  越想我越觉得事情变得扑朔迷离难以捉摸起来,这个时候钱花儿带着几个孩子过来了,说不放心宋富贵,过来照顾他。

  我心里面其实挺想去瞧瞧发生了啥大事儿,钱花儿来了正好我能脱身去河边看看。于是跟她打了个招呼交代了几句,朝着河边一路小跑。

  来到河边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人全身赤裸的躺在河滩上,孙老爷子正在检查他的身体。周围有些村民站在不远处,注目观望。

  “刘飞,这儿呢。”何建军见我来了,就对着挥了挥手,叫我过去。

  我走到他的身边,疑惑的道:“怎么大家伙站在这里都不过去啊。”说着我就要往前走。

  “你不要命啦。”何建军一拉扯住我,轻声说道:“孙老爷子说了,王二是被水鬼找替身害死的,身上怨气大着呢。他是溺水死的,喉咙里最后一口气没吐出来,就是怨气。谁要是不小心吸了这口气,不仅仅会大病一场,还会被死去的王二盯上,成为下一个替死鬼呢。

  我听完他的话,瞬间觉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心里面毛毛的。可是想到偷我爹娘尸体的人或许也掌握着奇门术法,到时候招来不干净的东西,怕是我还没寻到二老,就被吓成软脚虾了吧。

  于是我给自己打了打气,甩开何建军的手,大步阔手的朝着孙老爷子走去。刚刚站在的远,我只看到了王二裸露的身体。现在靠近一看,王二的样子把我吓住了,一股冷气直冲我的脑袋。

  宋富贵中了邪之后皮肉直掉,很恶心人。王二现在的样子却十分诡异。他的身体被水泡的发白,嘴巴张的大大的,脸上残留着恐惧的神情,身体保持着死前的动作,看样子死前有过一番剧烈的挣扎。

  更为重要的是他的四肢上各有一个成人巴掌大小的淤青掌印,好像是有人死死的拽着他不放,时间久了血液不通畅造成的。

  我从未见过鬼,也不知道鬼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王二四肢的手掌印足以说明一切了,鬼害人的手段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觉得自己真没用,不就是看看王二的尸体嘛,有必要害怕这样嘛?再说了死的人是王二,虽然死的方式诡异,可跟我又有啥关系。水鬼找的替身是他又不是我,我担心个求啊?

  “小飞,我不是让你在家看着你富贵叔吗?你来干什么,快回去。”孙老爷子见我过来,开口就要赶我走。

  想通了我也不害怕了,挠了挠脑袋笑着:“孙老爷子,花婶子去照顾富贵叔了。我这不是看你腿脚不方便,想过来给你搭把手,看看你有啥需要帮忙的不。”

  “就你小子会说。”孙老爷子笑着瞪了我一眼,接着皱起了眉头,担忧的道:“这几天也是邪气,怎么净出这种鬼事儿。我怕事情没这么简单,后面可能还要发生一些事情。”

  “孙老爷子,您这话说的。咱们村有你这个高手,妖魔鬼怪哪里敢造次啊。”我讨好的说道,怕他处理完这件事情就撒手不管了,那找我爹娘的尸体就没有指望了。

  “好了,你往后站。王二身体内还有一口怨气,我得给它消了。”孙老爷子示意我靠后,从布包里掏出一张黄表纸,咬破手指头在上面鬼画符。

  我朝后退了几步,一双眼睛盯着孙老爷子手中的黄表纸。他一气成的完成了鬼画符,左手的中指食指夹着符咒,嘴里面念念有词。

  一边念他一边踏着怪异的步伐,一会儿前一会儿左,围着王二的尸体转圈,看的我眼睛都花了。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他手中的符咒散发着淡淡的金芒,一闪而逝。

  我不信邪的揉了揉眼睛,这次并没有看到符咒闪烁金芒,反而看到孙老爷子全身上下被一圈淡淡的金芒包裹着,看起来犹如天神下凡,气场十足。

  我真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了,大白天的出现幻觉。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发光了?这也太扯呼了吧。

  最/新{M章z节^/上酷匠网

  于是我闭上眼睛,过了几秒缓缓睁开。这一次我的眼睛终于恢复正常了,孙老爷子以及它手中的符咒没有发光,很普通。

  这时孙老爷子回到原地,紧绷着脸,声音低沉而严肃道:“有请神君降临,请听我令,赦。”说到最后一个“赦”字,他的声音宛若闷雷,凭空炸响,震的我耳膜生疼,脑子嗡鸣不止。

  “唉呀妈呀,刚刚是不是打雷了?”

  “我好像也听到雷声了,这好端端的天气怎么会打雷呢?”远处伫望的村民们露出疑惑的神色,抬头望天。

  村民并不清楚那雷声是从孙老爷子的口中发出的,除了我怕是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

  说实话,我的心里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从没听说过谁说话像闷雷震,声音如此的响亮、惊人。

  这是孙老爷子第二次出手了,这一次在我看来比上一次更加厉害。对于这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家,我内心充满了好奇,不知道他还拥有多少玄妙神奇的手段。

  现在的孙老爷子在我心目中就是在世活神仙,无论如何我都要抱住这个大腿。只要他动用手段帮助我,估计寻我爹娘尸体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要是换做我自己跟村里人慢慢找,不知道找到猴年马月去了。

  孙老爷子将符咒啪的一下贴在王二的胸膛上,两只手交错,呈现出三角形状,对准王二的胸膛隔空缓缓压下去。

  王二的胸膛先是微微下陷,下一刻鼓了起来。他的胸膛越鼓越高,到了最后像是半个圆球一样。

  我本来就站在河边上,见王二胸膛鼓的像个球,生怕他胸腔一下子爆炸了,又朝后退了两步。

  孙老爷子下一刻对着王二球一样的胸膛隔空狠狠一压。只听到“噗嗤”一声,王二的胸膛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开始恢复了正常。

  不过他的脖子却渐渐粗了起来,脖子上惨白的皮肤变的乌黑。孙老爷子满脸认真的从布包中掏出一根首尾拴着铜钱的红绳,快速的缠绕在王二的脖子上。

  “出来。”孙老爷子低喝一声,对着胸膛的符咒一指,“轰”的一声,符咒竟然自己燃烧了起来。

  王二的喉咙中发出轻微的“兹拉”声,他的口中喷出一小团黑色的浊气,缓缓消散在空气中了。

  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孙老爷子消掉怨气,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呼唤声。

  “小飞,娘好想你啊,你快过来陪陪娘吧。”

  “小飞,爹也好想你啊,快过来把,我们一家人团聚啊。”我心中一颤,眼泪差点冒了出来。这两道声音是那么的熟悉,这几天晚上做梦我多么渴望见到他们啊。

  两道声音由远及近,好像就在我的耳边。如此近距离的呼唤,他们好像就站在我的身后一样,我迫不及待的转身。

  “小飞,来啊。”

  “小飞,快来。”我爹娘就在我的不远处,对我招着手,他们面带笑意的看着我。我再也忍不住,一步一步缓缓的朝着他们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