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爷子,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家富贵吧。”钱花儿见孙老爷子能说出个所以然,连忙爬到他的身前,双手抱着他的腿,眼中期待的哽咽的道。

  “孙爷爷,你救救我爹吧。”

  “求你了,我不想没有爹啊。”宋富贵家的几个孩子也围着老孙头儿,小声的抽泣道。

  “是啊,孙老爷子,你就大人有大量,救救富贵吧。”周围的村民也纷纷说着,都是一个村儿的人,没人希望宋富贵这个老好人就这样死了。

  “乡亲们都说了,我老孙头要是不尽力,怕是以后无脸呆在村儿里了。”老孙头扫了一眼在场的村民,继续道:“不过大家也知道,前几年文革闹腾的老孙头我差点死了,村里更是给我贴上了汉奸、叛徒的标签。”

  村民们脸色都不太自然,有的更是羞愧低下头,不好意思去看孙老爷子。毕竟孙老爷子在村儿里待了几十年,没有做过恶事,更没有宣扬过迷信。

  孙老爷子见大家没说话,继续道:“我说这件事情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大家伙心里明白,我老孙头爱国,不是你们嘴里的什么汉奸、叛徒。”

  老孙头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让身边的人都朝后退,好给他足够的空间救治宋富贵。

  我们所有人后退了三四米,看着孙老爷子从斜跨的布包中掏出一把黄色的粉末,对着宋富贵甩了过去。

  说来也怪,孙老爷子这随手一甩,粉末恰到好处的洒落在宋富贵身体上。下一刻,宋富贵的发出凄厉痛苦的叫声,他的身体凭空冒出黑烟,凝聚宋富贵身体之上久久不散。

  我们所有人都被孙老爷子露的这一手惊呆了,大家伙私底下你一眼我一语,看向孙老爷子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我是头一次见识到这种非凡手段,心里面大为震动,对孙老爷子发自内心的崇拜。想到时间过了两三天了,我爹娘的尸体至今都没有下落,心里面不由得一阵难过,或许这件事情还要需要孙老爷子帮忙才行。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黑烟如墨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孙老爷子这个时候又从布包中拿出一小罐红色的液体,咕咚咕咚倒进嘴中,双手结出玄妙的指印。

  他一双老眼瞪得滚圆,嘴巴鼓的老大,模样有些滑稽。可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笑出声,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孙老爷子。

  “呔”孙老爷子一声猛喝,口中的红色液体喷射出去。一部分喷到黑烟上,还有一部分落在宋富贵的身体上。

  黑烟与红色液体就像是沸腾的油遇到水发出“滋滋”的声响,竟缓缓的消散。至于洒在宋富贵身体上的红色液体仿佛有生命一样,附着在宋富贵那一道道伤口上。

  “天呐,孙老爷子太厉害了。”

  “是啊,他就是个活神仙。”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孙老爷子竖起了大拇指。

  “大家伙捂住鼻子。”孙老爷子忽然对着我们说了一句,便用手捂住了鼻子。我们都还沉浸在他那如神仙般的手段中没缓过神来,紧接着一股浓烈到极点的怪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呕”不少人闻到这股怪味,差点吐了出来。这味道怪的形容不出来,总之很难闻。

  我捂着鼻子,看着地上躺着的宋富贵,发现黑色的液体没有流了,酱紫色的肌肉颜色也淡了不少,显然孙老爷子的法子奏效了。

  “孙老爷子,富贵叔现在怎么样了?”我大声的对着孙老爷子问道。

  “命算是保住了。”孙老爷子回了一句,继而从布包中拿出一粒黑不溜秋的药丸喂进宋富贵的嘴巴里,道:“不过他体内的死煞还没有完全清楚,明天一早需要借助紫气来为他去除死煞。”

  孙老爷子的话让我彻底放下心来,只要命保住了就没问题了。

  我见钱花儿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地上的宋富贵,估计她想要去看看情况,只不过碍于孙老爷子没发话,不好过去。

  我走到她的身旁,安慰道:“花婶,你也听孙老爷子说了,富贵叔命保住了,明天一过,他休养一阵子就能恢复了。”

  “小飞,婶子之前是气过头了,说过的话你别太在意了。”钱花儿见宋富贵没多大事儿了,情绪也稳定了下来,见我这么说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小飞,你过来一下。”孙老爷子对我招了招手,我疑惑的走了过去。他指着地上的宋富贵,道:“我这里有些药粉,你现在把它敷在你富贵叔的伤口上,我就先回去了。”说着他从布包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我,转身就要走。

  我接过瓶子,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宋富贵,青黑的肤色渐渐恢复了正常,只是不少地方都没有了皮肉,看上去恶心极了。我对着走了几步的孙老爷子道:“孙老爷子,待会抹完药了,富贵叔咋办啊?难不成一个人扔在这里?”

  “你待会找人把他抬到我哪里去。”孙老爷子头也不回的烙下一句话,佝偻着腰一瘸一拐的缓缓离开。

  村民们见孙老爷子离开,宋富贵的命也保住了,一哄而散各忙各的去了。

  王叔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道:“还是你小子脑袋灵活,我们怎么就没想到找孙老爷子帮忙呢。”

  “王叔,这种事儿普通法子不能解决啊,咱们村我就听说孙老爷子以前是当道士的,我就猜想他有些本事,于是就跑过去请他帮忙。”我挠了挠脑袋道。

  “好了,王叔还要继续张罗人找你爹娘的尸体。出了这档子事儿,估计愿意帮忙的人没多少了。”王叔说完话,长长的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想到我爹娘的事情,我心里就特别的压抑和愤怒,更多的是担忧。时间拖得越久寻到二老的尸体的难度越大,我怕到最后就算找到了也是不完整的。毕竟山里面有不少野兽,鬼知道它们会不会打二老尸体的注意。

  越想我越烦躁,现在线索也中断了,只有等明天宋富贵醒过来,仔细询问他之后再作打算。

  “小飞,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钱花儿满脸担忧的看着地上的宋富贵问道。

  “花婶子,我先给富贵叔上药,待会咱们把他送到孙老爷子那里。”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对着钱花儿交代了一声,就蹲了下来,倒出瓶子中的药粉在宋富贵的身体上擦了起来。

  宋富贵的脖子、面部几乎没有了皮肉,我的手直接与他的肌肉接触,感觉难受的不得了。

  他的肌肉软趴趴的没有弹性,肌肉分泌出粘糊糊的液体,有黑的、黄的、红的,我强忍着恶心,给他把身体抹了个遍。

  我跟钱花儿两个人抬着宋富贵送到孙老爷子门口,孙老爷子坐在门槛上抽着旱烟,示意我俩把宋富贵放进屋子里。等我俩出来后,他对钱花儿道:“钱花儿,富贵明天就没事儿了,你明儿中午过来把他带回家去。”

  “谢谢孙老爷子了。”钱花儿自然少不了一番感激,随后就带着几个孩子回家了。

  “孙老爷子,要是没事儿我也先回去了啊。”我给他打了个招呼,也打算离开。

  “小飞,别走啊,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孙老爷子吧嗒着旱烟,对着说道。

  “哦”我老实的应了一声,就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想到今天孙老爷子大展神威,好奇的问道:“孙老爷子,你今天用了啥法儿把富贵叔的死煞祛除了大半啊?”

  “想知道啊?”孙老爷子面带笑意的看着我,说道:“那是老头子我平日里存着的符纸灰,具有驱除邪气的作用。”

  b,更p新$最Lw快v上酷;匠‘网

  “哦”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里面其实纳闷纸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用途呢。想到宋富贵初始的惨状,我继续问道:“那死煞又是什么啊?”

  孙老爷子眯着眼睛吐出一口浓烟,道:“死煞就是人死之后弥留在胸口的一股煞气,平常人若是不小心吸到了会生大病的。你富贵叔也是福大命大,吸入了被人特意祭炼的死煞也还能够坚持那么久。”

  我心中一动,想到宋富贵昏迷之前口中说的“白貂”,便问道:“孙老爷子,我听王叔说,富贵叔昏迷之前嘴里面一直说“白貂”,我前两天给我爹娘下葬的时候,好像也看到白貂,就是它把我的灯笼咬断了。第二天我爹娘的尸体被刨了,我在棺材板上发现了一撮白色的毛。”说着我从怀里拿出一个包好的小布片,递给孙老爷子。

  孙老爷子看着手中的那一撮白毛,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咱们村以前倒是有个人养过白貂,文革刚开始就因为他搞封面迷信,遭到批斗,被人活生生的打死了啊。”

  “孙老爷子,出大事儿了,您快去看看吧。“就在这时,一个人急匆匆的冲了过来,满脸恐惧的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