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酷l5匠网s永"t久““免y费看A小说

  村口聚集了不下二十个汉子,一个个愁眉苦脸的,盯着地面躺着的人,气氛沉闷而压抑。

  躺在地上的人叫宋富贵,是我们村的模范代表。他是个热心肠爱帮助人,没想到村民们口中说的“中邪”的人就是他。

  “刘飞,这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何建军看着地上的宋富贵,面带恐惧的道。

  宋富贵的肤色青黑青黑的,脖子和手臂密密麻麻的血管凸了出来,往外渗着黑色的液体,散发出让人欲呕的恶臭味。他面色痛苦而狰狞,用力的挠着脖子。大块大块的皮肉被他挠了下来,黑色的液体越流越多。

  他这副样子像是从地府中爬出来的恶鬼,狰狞恐怖,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我看的头皮发麻、后背发凉,一股寒意直冲大脑。

  “小飞,你咋来了?这里不是你们小孩子该来的地方,赶快回去。”王叔见我站在那里,盯着地上的宋富贵,皱着眉头呵斥道。

  我并没有听王叔的话,难过道:“王叔,富贵叔是因为找我爹娘的尸体才出事儿的,你让我不管不问我良心上怎么过的去。”

  “哎。”王叔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我们都没想到上山寻个尸体,竟然闹出这档子事儿。”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富贵叔好端端的,怎么会中邪呢?”我满脸疑惑的道。

  “我也不太清楚”王叔摇摇头说道:“我们见到你富贵叔的时候,他一个人趴在路边上,那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发青了,嘴里面不断重复着“白貂、白貂。”

  听到“白貂”这两个字,我的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捏了一下,恐惧在心底蔓延。

  “白色动物、白色的毛发、白貂”这三个之间必然有一定的联系。我总感觉前天晚上灯笼烧了,紧接着第二天我爹娘的坟被人刨了。这第三天又有人中邪了,这几件事情隐隐有所联系。

  到底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有别的目的呢?

  现在文革还没有结束,很少有人敢弄这些邪门歪道的玩意儿。要是被查出来,会被村里的人生生的打死的。

  宋富贵的老婆钱花儿跟孩子接到村民的通知刚刚赶过来,见到地上躺着的宋富贵被吓着了。钱花儿身体直接瘫软在地上,双手锤着地面,大声的嚎哭了起来。她身后的几个孩子也站在那里,用手擦了眼睛,小声的抽噎着。

  “富贵啊,你这是咋了啊,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呜呜…你可让我们这一大家子怎么办啊。”钱花儿一边哭一边说着,她用手抓住宋富贵的双手,不让他再去挠身体。

  宋富贵双眼都快凸了出来,他口中不断重复“痒…好痒”,身体用力的挣扎,体表的皮肤缓缓裂开,黑色的液体缓缓流淌。

  “钱花儿,使不得啊。你家富贵中了邪,你这样贸然的小心也跟着中邪了。”同村的一个村民见到宋富贵这个样子,出言阻止。

  钱花儿没有理会这个村民,继续哭诉着。她哭了几分钟,转过头看到见,眼中露出厌恶的神色,指着我道:“这一切都怨你,要不是找你爹娘的尸体,我家富贵能中邪吗?”

  我低下了头沉默不语,内心对宋富贵充满了愧疚。我缓缓跪了下来,对钱花儿诚恳道:“花儿婶子,谁也没想到富贵叔会中邪。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救他的。”说完我转过身就朝着村儿里冲去。

  “小飞,你要去哪里?”王叔对着我大声喊道,我没有理会他。我的心里难受极了,富贵叔人很好,我不想看着他死。要是他死了,那花儿婶子一个人带几个孩子,估计一家人都养不活。

  富贵叔中了邪,想要解决只有找村里的老中医孙老爷子了。这孙老爷子我爹娘在世的时候听二老提过。孙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当过道士,很有本事。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留在了我们村儿,当起了医生。

  他这一待就是二十多年,他为人善良仗义,给人看病收钱收的少,村里的人都很敬重这位老人家。

  文革刚开始的那两年,有人揭了他的老底。说他专门来咱们村蛊惑人心,宣扬迷信的。就红卫兵五花大绑,拉倒村口遭村民批斗。腿被打瘸了一条,不过命倒是保住了。

  孙老爷子头发花白,满脸褶皱,下巴留着一撮山羊胡子,面容和善。他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中山装,坐在门口低着头摘草药,并没有发现我来了。

  我走到他的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愣愣的站在那里。这一站就是将近半个小时,他摘完草药后,抬起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慈祥的问道:“小飞,你啥时候来的?”

  “我刚来的。”我回了一句,准备开口请他帮忙,他缓缓起身端着草药朝着屋内走去。

  我跟着他来到屋内,站在屋子中央低着头不说话。他放好草药,坐在了凳子上,眯着眼睛吸起了旱烟,疑惑的道:“小飞,你站着干啥,随便坐啊。”

  “孙老爷子,我有个事儿想请你帮忙。”我哀求着缓缓的跪了下来。

  “你这孩子,快起来。”孙老爷子站起来伸手就要扶我起来,我拉开他的手坚持跪着,语气坚定道:“老爷子,你要是不帮这个忙,我就一直跪在这里不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他无奈的看着我,叹了口气,道:“你先说说啥事儿,只要老孙头我能帮得上忙我就帮。”

  “谢谢孙老爷子。”我对着他磕了几个头,接着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给他仔细的讲了一遍。他没有说话,用手摸了摸山羊胡子,神色让人捉摸不透。

  见孙老爷子沉默不语,我心里面十分紧张,怕他不愿意帮忙。宋富贵已经受不得折腾了,在耽搁下去担心他撑不过去了。

  片刻过后,孙老爷子轻抚山羊胡子,缓缓说道:“小飞啊,不是我不想帮忙,你也知道这几年文革闹的厉害,老孙头我差点死了。虽说现在文革的影响没有前两年大了,并没有结束啊。”

  老孙头的意思很明确,不想掺这趟浑水。虽然他委婉的拒绝了,不过我发现他话里面透出一股信息。就是他知道解决富贵叔中邪的法儿子,只不过因为文革的原因,他不敢出手,怕被人拉着再遭批斗。

  “老爷子,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人啊,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富贵叔不明不白的死啊。”我跪着移动到他的面前,双手拉着他的衣服,哽咽的道:“我爹娘被炸死了,现在尸体都被人偷了。富贵叔因为我们家的事情才中了邪,只要老爷子你出手帮忙,我刘飞愿意为你做牛做马。”说完我再次磕头。

  “小飞,你这不是为难老孙头嘛。”孙老爷子面色为难,随后他对我摆摆手,道:“罢了,老孙头我活几十年,也算活够了。今天我就帮你一次,就当是给我自己积阴德吧。”说完他转身走进偏房。

  “谢谢孙老爷子,谢谢孙老爷子。”我连忙磕头感激道。有孙老爷子出手,宋富贵这条命看来保得住了,我心中的愧疚也稍稍减弱了一些。

  “小飞,带路。”孙老爷子从偏房走了出来,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发现他斜跨着一个布包,里面装的鼓鼓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心里面挺好奇的,不过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连忙领着他朝着村口赶去。

  村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男女老少皆有,他们围着地面上的宋富贵,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

  我带着孙老爷子来到村口,挤进人群来到最前方。宋富贵身旁的泥土都被黑色的液体染黑了,散发着恶臭。

  此时他身体轻微的挣扎着,眼眼越来越黯淡。他的身体布满了一寸大小的口子,肌肉变成酱紫色,口子里面往外渗着黑色液体和脓水。活脱脱一个从棺材中拉出来的死人,恐怖极了。

  孙老爷子盯着地上的宋富贵,面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这哪里是中邪,他是着了别人的道,中了死煞。”

  孙老爷子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人一片哗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