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白毛

  王叔跟我一路小跑,没过一会儿便来到我爹娘的坟前。坟前已经有不少村民聚集在哪里,显然是听说了这件事情。

  “哎,昨晚上灯笼烧了,现在就出这种事儿,看来村子不安定咯。”

  “谁说不是呢,这闹得人心惶惶的。”

  围观的村民们议论纷纷的,都被我听了进去。想到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面也微微发寒。

  我没有说话,愣愣的盯着被刨开的坟。坟里的棺材板被人掀到一旁,两幅棺材内除了大量的血渍以及少量的碎肉,我爹妈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

  我心中仿佛压了一块重俞千斤的大石头,心头像是被刀绞针扎,痛的我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我跪在坟前,双手用力抓着地面的泥土,对着刨开的坟狠狠地磕了几个响头。

  眼泪顺着我的眼角流了下来,心里面对那个刨我爹妈坟的人恨到了极点。这该是多大的仇,连人死了都不放过。要这么折磨二老,让他们死都不得安宁啊。

  我爹妈为人随和善良,平日里跟村里的人关系很好,没有得罪过谁。从小二老就教导我做人要善,不要当恶人,否则会遭天谴的。

  想起爹妈平日对我的教导,我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甘。我想问问老天爷,你是不是瞎了眼睛,我爹妈明明是好人,最后落得如此下场,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真应验了“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这句俗语吗?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当好人,即便被上天谴责,我也甘愿当一个十足的大恶人。

  越想我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恨不得现在就找到凶手,亲手杀了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可是现在刨尸体的凶手都找不到在哪儿,就算我想报仇也没法儿报啊。我心中生出一股无助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刚满十五岁,还算是小孩子。一个人找到凶手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我跪在坟前沉默着,周围的村民对我指指点点的。

  他们都怨我,说一切都是我昨天把灯笼掉到地上引起的。没有人为我辩解,就连王叔也没有为我说话,显然是默认了村民的话。

  他们的说法做法让我心里面微微发寒,无助的同时对他们也很失望。同时也对偷走我爹娘尸体的人无比的愤恨,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上,死了最好。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那个白色动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那个动物跟灯笼绳断裂有一定的关系。

  我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走近刨开的坟,仔细的观察着,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棺材就这样放着也不是个事儿,我就走到掀开的棺材板前,用手将棺材板抬了起来盖在我爹妈的棺材上。

  一小搓白毛轻飘飘的从棺材板上缓缓的落下,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伸手将白毛接在手中,瞳孔不由自主的缩了一缩。

  白毛与我昨晚隐约见到的白色动物的毛发很像,我越发怀疑昨天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与那白色的动物脱离不了干系。

  “小飞,你别胡思乱想了,咱们现在得想法儿找你爹妈的尸体。”王叔将陷入沉思中我的拍了一下,声音低沉的对我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站了起来,说道:“王叔,谁刨的都不知道,我们从哪里找起呢。”

  “没办法,只有慢慢的搜索了。”王叔摆摆手,转身对着围观的村民道:“乡亲们,咱们村的虎子跟他老婆平日里对大家都不错。眼下他们夫妻的尸体被人刨了,希望大家能帮帮忙,四处寻寻。”

  “光辉,你这话说的多见外啊。”

  “就算你不说,冲着咱们是一个村儿的,肯定要帮这个忙。”

  村民们听完王叔的话,纷纷拍着胸脯答应了。我看着村民们开始分散沿着坟周围的方向四处搜寻,心里流过一道暖流。想到刚刚自己对他们心存怨气,觉得挺惭愧的。

  整整一天的时间,几乎整个村子的村民都在帮忙寻找我爹娘的尸体。这么多人地毯式的搜寻应该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

  天色渐渐变暗,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跟着大伙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村子里。

  9最O新#章节9¤上酷P#匠:、网,

  到了晚上整个村子乌漆墨黑的,村民们喜欢在外面烧一堆大火,坐在一起闲聊。我的心情比较压抑,王叔或许看出来了,就拉着我去村中心去凑热闹。

  他们大人坐在一起吹着牛皮,我们小孩子完全插不上。加上我的心情很压抑,就一个人沉闷的坐在火堆边上沉思。

  一只手忽然搭在我的背后,把我吓了一跳。我转过头一看,发现是同村关系较好的玩伴何建军,淡淡的道:“你就别来烦我了,我现在烦着呢。”

  何建军跟我一样都是十五岁,他身高一米六五,体型偏瘦。他的眼睛特别亮,很有神。皮肤是小麦色,看上去很健康,性格也很敦厚。

  “我知道你烦着呢。”何建军说着就坐到了我的旁边,对着道:“刘飞,咱俩的关系你也知道。你家里出了那种事情,我也挺难过的,我希望你要坚强。”

  “谢谢你。”我重重的点点头,想到爹娘的尸体现在不知道在何处,垂头丧气的道:“我爹娘的坟被人刨了,尸体也不见了。”

  何建军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这边。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犹豫了会儿,说道:“刘飞,我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啥事儿?”我看了他一眼问道。

  “是关于你爹娘的。”何建军小声的道。

  他话刚说完,我身体一僵,抓住他的手,激动道:“建军,你是不是知道我爹娘的事情。”

  “我也不太确定。”他挠了挠头,惊疑不定的道:“昨天半夜里,我睡不着就在村子里瞎转。然后发现了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出了村子,我当时很好奇,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你继续说。”我继续催促道。

  “走到村口,我见那个人朝着山上走,我就不敢跟过去了。”他说着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你也知道,出了村子,就不太平了。深更半夜的孤魂野鬼多,我怕撞上了。然后今天早上你爹娘的坟就被人刨了,我就怀疑这件事情可能是那个人干的。”

  “那你有没有认出那个人是谁啊?”我心中有些期待的问道。只要可以确定到底是谁干的,我不仅仅能寻到爹娘的尸体,更能为二老报仇了。

  “没…没有。”何建军不好意思摇摇头,道:“半夜黑洞洞的,我只看到了背影,不知道那人是谁。”

  “那你有没有注意那个人走路姿势或者他是不是带着什么东西呢?”我想起了白色动物,继续追问道。

  “哎呀,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注意到他身边有个东西。”他皱着眉头想了想,不太确定道:“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啥玩意儿。它的模样有点像黄鼠狼又有点像狐狸,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一身白色的毛。”

  听完何建军的话,我心中有了个大致的猜测。挖我爹娘坟的人十有八九是我们村的人。至于他为啥要这么干,我也不知道。

  何建军给我带来的线索重要极了,有了这些线索顺藤摸瓜,挨家挨户的串门,只要发现白色动物或者白色的毛发,就可以确定凶手到底是谁了。

  我为什么这么确定,因为我们村的家禽大多数杂色的,白色的家禽并不多。我手中还有那搓白毛,可以进行比对。

  想到爹娘的尸体或许明天就能找回来了,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我勾着何建军的脖子,感激道:“建军,这次多亏了你了。以后你就是我刘飞的兄弟了。”

  “嘿嘿,咱们本来就是好哥们啊。”何建军憨笑的说道。

  随后我跟他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王叔便过来叫我回去睡觉。躺在床上我满脑子都是爹娘昔日的音容笑貌,眼泪又从我眼角滑落了下来。

  那个年代条件很艰苦,十五岁的孩子都很懂事了。我不想自己伤心难过被王叔看到,免得他为我担心。

  王叔自己也是个苦命人,前两年她老婆临盆,肚里的孩子难产,最后母子俩都没保住,离世了。

  或许是今天累了一天,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太阳升起半边天,我才起床。其实我早就醒了,只不过一大清早就冲别人家里去,不怎么好。

  王叔一大早就去张罗村民们帮忙寻找我爹娘的尸体去了,我抹了把脸,吃了个红薯,就出门了。

  因为何建军说自己见过那个人的背影,我就跑到他家里,把这小子给扯了起来。这小子一边走一边跟我抱怨,我不该叫他起床。

  按照我们本地的风俗来讲,亲人去世后的一个星期都不能进别人家里。可是我爹娘的坟出了这种事儿,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再说了我刚成了孤儿,爹娘的坟出了这茬子事儿。同村的村民都挺同情我的,应该不会说什么。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我跟何建军走家串户,走遍了大半个村子,都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中午我们打了个招呼,约好下午继续寻找。

  我刚回到家,王叔也到家了。我们随便吃了点午饭,等到中午一点左右边分头行动,继续寻找去了。

  一下午的时间都过去了,我跟何建军几乎将整个村子都找了个便,硬是什么都没发现。

  明明有了线索,却压根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这让我的心情又烦躁起来。

  何建军为人老实憨厚,跟他从小玩到现在,没见过他说过假话,是不可能骗我。

  我跟何建军漫无目的的在村儿里游荡着,有几个大人面色不怎好,急匆匆的朝着我们走来。都是同村的人,自然都认识。我开口问道:“叔,发生啥事儿了?”

  其中一个叫孙磊的叔书开口道:“听说有人在给你爹娘找尸体的时候中邪了,现在就在村口,怕是活不了多久了。”说完他们几个大人继续朝着村口赶去。

  “建军,咱们也跟上去。”我想也没想,拉着何建军追着大人们的身后,朝着村口赶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