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浩然没有去,他肚子不舒服。

  “夏文轩...”他在我离开前喊住了夏文轩,“你们回来后分组,也许大家就各不相见了。”

  “也许。”夏文轩不想多说什么,他对杨浩然没有好感,甚至还有点憎恨。

  1&最d新}(章+U节E《上●$酷l~匠T网B$

  杨浩然很犹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一百万。“有人给我这个,让我杀了你。”杨浩然说得极为平静。

  夏文轩顿时被震住了,怪不得杨浩然半途插到了他们小组里,一切都明白了。在丛林里杨浩然割断他的垂藤,根本就不是因为那几句话,而是一种交易。

  “谁?!”夏文轩问。

  “我不知道。”杨浩然道,“上面有人安排。”

  “你是杀手?”

  “不是。。。”杨浩然道,“但有人抛出了这样的诱饵,难以抗拒。”

  夏文轩知道,肯定又是他,哼!

  同时他也很无助,他突然深刻领会了一句话:世界之大,竟无半寸立身之地。

  ......原本夏文轩是要和大家一样都去执行任务的但是他没有去成。这天,训练中心里来了几个中国人,领头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穿着便装,微有些秃顶,金框眼镜后面的小眼睛不时闪烁着精光。

  “夏文轩,你不用去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了,国家会派人来接替你的任务,现在国家有更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去做!”

  “行,我知道了!”夏文轩想在国内执行任务总比在国外执行任务来的安全吧。

  “咦?这么快就答应了,你就不问问交给你的是什么任务?”身穿军装的中年男人问道。

  “我该知道的你们自然会告诉我,我不应该知道的我问了不也是白问!”夏文轩冷冷地说。

  “哈哈!真是越来越像是一个军人了啊,不错!”中年男子连声叫好。

  ......时间回到夏文轩被判死刑后的第一天,还有三天就要执行死刑。

  C市看守所,夏文轩坐在看守所里面,自己坐在一个小单间里面,阴暗的一塌糊涂,他已经被羁押在看守所里面好几天了。“夏文轩,你的案子结果下来了。”这个时候,一个30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看守所的制服过来了,他站在我的面前,瞅着他“法院的审判结果下来了。”

  他微微一笑“我认罪认的那么果断彻底,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案子,至于这复杂化么,要是我来审理这个案子,也早都审理完了,多大点事啊。”他一脸的无所谓,这些日子他在这里,心里面也早都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最初的紧张,害怕,到现在慢慢的一脸的无所谓,我缓缓的抬头,看着对面的那个男子,我一个人承担了所有所有的责任,没有连累任何一个人。

  夏文轩“呵呵”的笑了笑,从一边拿起来一支烟,叼了起来,缓缓的点着“什么罪。”

  “数罪并罚,死刑,没有缓刑。”男子的声音很小。

  尽管他早都有了死刑的准备,但是从监管人员嘴里面听到死刑两个字的时候,他不由的还是颤抖了一下,不管之前做的准备多么的充分,多么的无所谓,但是当真正听到这个决定,真正面对的时候,他的内心还是有些惊慌了,这些多年,他想着自己从一个孩子开始,一步一步的慢慢的走到这一步,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他沉默了,眉头紧锁,在这个很阴暗的牢房,显得格外的落寞,他的胡子已经许久没有刮了,头发上也是乱糟糟的。

  好一会儿,夏文轩长出了一口气,笑了“什么时候处决我?”

  “三天之后。”边上的人缓缓的开口“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暴乱,上面的人专门安排人下来了,特意盯着你的,夏文轩,你到底做了什么,得罪了谁?”

  “我怎么知道!”他冷笑道。

  这人出去之后,又不知过了多久,他有些倦意,躺床而睡。

  就在他半睡半醒时,看守所的门再次打开,走进五名身材魁梧、手拿微冲的军人。我反应极快,连忙坐起身看着五名军人,心中暗惊,怎么会有当兵的出现呢?自己好象和军方没什么瓜葛!难道他们要现在秘密枪决我不成?

  那几名士兵不管这么多,把他的手铐打开,其中一名大汉说道:“你最好老实点,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说完,上来两人把夏文轩托起向外走,其他三人小心的端枪跟在后面。

  夏文轩被两个人架着,心中纳闷,问道:“你们这是要把我带到哪?我还有3天呢!”

  没有人回答他,五个人冷着脸把他带出看守所,门口处停着数辆汽车,还有十几个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和一个身穿黑色西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刚才对夏文轩说话的大汉走到穿黑西服人近前,行个标准军礼:“少校,夏文轩带到!”

  那年轻人微点下头,看了后面夏文轩一眼,对大汉道:“带他上车!”说完,转身向一辆红旗轿车走去。

  夏文轩越来越觉得奇怪,这些人要把自己带到哪?那个年轻人又是谁?心中有太多疑问,忍不住大叫道:“哎?你是谁?要把我带到哪?”

  年轻人回头笑笑:“到时你自然会知道!”然后上了轿车。

  他本想再多说几句,却被旁边的士兵推上了一辆军用卡车,接着上来六名士兵把我夹在中央。他左右瞧瞧,见士兵都甭着脸紧握微冲,心中暗笑:自己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吧!至于这么大的场面吗?!

  几辆汽车快速开出医院,上了主道后直奔北方。夏文轩坐在车里,通过车门能看见外面的景物。车越走他感到越不对,两旁的高楼逐渐稀少,路上没有什么行人。这是往郊区走!我心中惊讶道,不会是想真把自己秘密枪决吧?想到这里,他头上冒出冷汗,要真是这样可就太冤枉了。当初四爷好歹也上过法庭,自己不能这样犀利糊涂的被人杀掉。他低下头,目光偷偷瞄向左右的士兵,希望能找到空挡逃跑。

  结果令夏文轩失望,六人没有一丝的松懈,特别是对面三人六只眼睛始终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我暗叹一声,看这些士兵精神饱满,体格健壮,都可算得上是精鹰,就算自己在有武器的情况下也未必是他们对手,何况现在双手被铐,想要逃跑真是难如蹬天!

  夏文轩心中暗暗叫苦时,汽车突然停下。前方传来说话声,可惜他只能看见后面。过了一会,汽车又开始继续向前开,只是速度慢了很多。

  夏文轩一直看着外面的景物,走出一段距离才看见自己原来是被带进了军营里,刚才说话声是开在前面汽车里的人和门口站岗的士兵打招呼。

  这军营很大,他看不清全貌,但是隐约能看见很远处有数不清的直升飞机。这点夏文轩不奇怪,C市是中国军用直升机最主要的生产基地嘛!只是这里有这许多的飞机应该是驻防师的所在地,他们把自己带到这干什么?有一点他很肯定,他们不是叫自己来当兵的!

  几辆汽车开到军营里一坐最大的五层楼门前停下,六名士兵很熟练的先下来两人,然后又两人拉着我的左右胳膊跳出汽车,最后两人端枪警备。

  一行人等由那个穿西服的年轻人带领走进大楼,刚到门口,年轻人留下两名士兵让其他人解散。然后领着他上了三楼。一路上夏文轩也不再多问,知道问了也是浪费口舌,看他们到底玩什么花样吧!应该不是要杀自己,否则不用费这么大劲把自己带到这里。

  等到了一间棕色大门门口年轻人停下。略微打理一下身上的西装后,轻轻叩门。

  里面传出厚重的声音:“请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