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找了一块比较开阔的空地,打算驻扎下来,不过夏文轩觉得并不合适。这种开阔地在丛林里很少见,理所当然也会是野兽出没频繁的地方,它们也需要个可以自由伸展的地方,甚至是同类之间的欢闹。

  爬上一根粗大的树根,夏文轩望了望,大树的背后有一大片草皮被踏平,一旁还有翻动的新鲜泥土。“怀特,快来看!”夏文轩招呼着。

  怀特听了很警觉,立刻跑过来。

  “这片草皮很有疑点,被压得很平整,旁边还有土。。。”夏文轩道,“难道有人来过?”

  “不是人,是熊。”怀特道,“这个我在部队特训时遇到过,这是熊在挖树根,也可能是在找地鼠。”

  夏文轩一听是熊,顿时毛骨悚然,没有枪,面对巨大的熊非常可怕。“熊会回来吗?”他问。

  “一般不会回来,就算是回来,也不会在短时间内。”

  “你咋知道熊刚走呢?”夏文轩道,“也许是两天前来过的呢。”

  “你是说,在这里驻扎有危险?”

  “很危险。”杨浩然道,“除非我们生一堆篝火,还要不惹它,否则会被熊掌拍扁的。”

  “我看还是远离一点。。。”怀特招呼着,继续行进。

  杨浩然走近了看,发现了新鲜的熊粪,“嗨,没事,这是熊刚排过的粪便,也就是说,它刚离开不久。”

  杨浩然不打算离开。

  饥渴和疲劳,让大家有所松懈潜在的危险,而且毕竟是六个人在一起。

  最后,还是在原地驻扎。

  怀特做了明确的分工,两个人生火、两个人摘野果,两个人搭帐篷。

  负责生火的是他和夏文轩,这相对比较容易。找来干点的枝叶,用金属火柴点燃火绒,再由火绒引燃枝叶,然后外围可以用枝条围起来,形成锥形。这种围火法,即使外面的枝条有些ch*o湿,也会逐渐被烤干继续燃烧,不会阻燃。。。当然还有个重要程序,在火堆正下方必须挖一个“十”字形的浅沟,这样可以通气,形成穿堂风,从而让火势不减。

  这些都是夏文轩没碰到过的,怀特倒是很熟练,他在澳大利亚国内的时候,类似野外生存训练很多,当然,条件远没有现在这么艰险。

  搭帐篷倒要费点事,因为没有雨披,更没有轻便篷布,只有用树枝搭造。这之前,要砍几根稍微粗壮点的树枝,作为支撑在地上插牢,然后在上部还要捆扎结实,最后再放上树枝。树枝要放两层,底下一层不要树叶,起支撑作用,上面一层要树叶,而且排放要一顺,这样即便有雨水,也会顺流下来,不至于漏雨。

  野果摘起来不费事,只是危险大,因为被虫蛇咬的几率很大,杨浩然就是其中一人,他拿着一根树枝,不断在前方拍打着草丛,希望毒蛇和虫子受惊后离开。

  大概半小时后,一切就绪。

  夏文轩已经用头盔烧滚了一下水,野果来的时候,放进去猛煮。煮野果,一来让肠胃更容易接受,二来可以除去野果中多余的草酸,食用起来更安全。

  吃过野果之后,大家都到帐篷里,地上已经铺了一层很干的树枝,只有这么防着了。

  夏文轩和怀特不能同时休息,生火不只是为了煮野果,还有取暖,更是为了吓退野兽。

  两人轮流休息,必须保证篝火不灭。。。

  上半夜怀特睡觉,他的体力明显不支。夏文轩守着篝火不敢大意,让他担心的不仅仅是野兽的攻击,还有来自杨浩然的威胁。从他的眼中,夏文轩明显感觉到杀机,这让他不明白,仅仅是一句话,怎会让杨浩然如此动怒。

  不过夏文轩相信,矛盾总有缓解的时候,毕竟是一个的战斗团体。

  想抽烟,但没有。他起身摸索着垂藤,干枯的枝节可以点燃了吸两口。

  这里垂藤很多。

  高达二十多米的树干,旁伸出很多枝丫,爬藤缠绕在上面,很多垂了下来,甚至有些已贴近地面,形成垂藤。刚开始的时候,我很担心毒蛇攀附在上面,冷不丁咬上一口。。。

  上半夜无碍。

  十二点多的时候,夏文轩叫醒了怀特,“该我了。”

  怀特打着哈欠,揉揉眼睛爬起来,“好吧,我来守着。”

  篝火跳动的火光在夏文轩眼前消失,他一躺下,眼皮沉重得再也抬不起来,实在太困倦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驻扎地一片死寂。怀特抱着一根树棍,蜷缩在篝火前睡着了。

  篝火只剩下灰烬,冒着轻微的白烟。

  :3最Y:新9i章8A节QH上W酷K~匠%g网

  一只熊在慢慢靠近,人类的冒进,侵入了它的地盘,它想拍死这些个唐突的家伙。但是,熊熊的篝火让它战栗。而现在不是,即便是有余火,在白天里也没有那么可怕。

  重而不笨的身体,悄然前行。

  一根枯枝起到了关键作用,它被灰熊踩断,发出“咔”地一声脆响。

  怀特猛然睁开眼,一个庞大大家伙就在前方几十米远的地方,冷冷地看着我们。

  “有熊!”

  他惊恐的叫声,顿时在丛林中炸开。树上栖息的鸟,“扑棱棱”向天空逃窜,丢下几片凌乱的树叶,飘悠悠地滑落。

  睡梦中的五个人,原本就保持着警惕,在怀特惊醒后,立刻蹿跳起来。

  “上去,爬上去!”怀特指着条条垂藤。

  垂直爬行练过很多,总算没白费功夫,他们几人抓住就近绳索,攀了上去。夏文轩没练过,但也不失下风,连手带脚也爬了上去。大概离地五米高的地方,组长怀特让大家把垂藤割断,否则被熊捞到,一把扯下来也没个准。

  灰熊看到攻击对象突然升空,更是恼怒,它疯狂地冲了过来,把搭建的帐篷几下拉倒,并踩踏着地上留下来的东西。

  看到灰熊如此暴怒,攀附在垂藤上的人吓坏了,生气的熊耐性尤其好,或许会坐在底下一直等到有人掉下来。

  “爬到树冠,沿树枝到别处下来!”怀特招呼着。

  这是唯一脱险的办法,夏文轩抬头看看,刚巧看到杨浩然,他紧靠着他的垂藤。

  杨浩然的眼神让夏文轩脊背发凉,那是一种杀戮。

  所有的人都在顾命攀爬,没有人在意杨浩然手中的野战刀,荡起一个小小的弧线,划过夏文轩攀附的垂藤。

  夏文轩没来得及呼喊,伸手抓向另一根垂藤。然而狡猾的杨浩然早有预料,继续挥起了野战刀。

  跌落无可避免,夏文轩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对他,夏文轩没有愤恨,因为时间容不得他愤恨,他必须想着怎样才能活命。

  灰熊没有在意空中有人落下,正围着燃烧过的灰烬转圈,生活在这片丛林,也许它这辈子都还没见过火,恐惧而好奇。

  在自由落体时,夏文轩收缩腹肌,调整着姿态,夏文轩看到了灰熊在正下方。没有别的法子,只有拼死一搏。

  野战刀很锋利,也很厚重,夏文轩握在手里,感到一丝丝安慰,此刻,只有武器才是最好的朋友。

  落定应该是贴着灰熊的体侧,如果蜷缩一下身体,可能会砸在灰熊背上,那可以缓冲下坠落地的大部分撞击力。当然,这不是主要的,他想趁势把野战刀戳进灰熊的后颈。

  对于脊椎动物来说,那是个非常致命的地方。

  “噗”地一声,他斜落在灰熊身上的同时,把野战刀刺进它的后脖颈。灰熊只是一个战栗,马上扑到在地。

  很幸运,这一刀,切断了灰熊的神经中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