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国语发音正确吗,请读:国果,国过果,国过郭果,国过郭锅裹果,国过郭锅裹帼果哒。。。。。

  夏文轩感到很无语,这TMD都是什么题啊。虽然他倍感无奈但他还是只好跟着读:国果,国过果,国过郭果,国过郭锅裹果,国过郭锅裹帼果哒。。。。。

  “很棒!你的国语发音非常正确,说明你是很爱国的,那么请继续跟我念:红凤凰,绿凤凰,粉红凤凰黄凤凰。凤凰飞,飞凤凰,凤凰山里出凤凰。粉红墙上画凤凰,先画一个红凤凰,再画一个黄凤凰,黄凤凰上面画上红,红凤凰上面画上黄,红凤凰成了红黄凤凰,黄凤凰成了黄红凤凰,粉红墙上分不清,哪个是红凤凰,哪个是黄凤凰?”

  夏文轩头都要爆炸了,“红凤凰,绿凤凰,粉红凤凰黄凤凰...”

  “好,请继续念:红凤凰、粉凤凰,红粉凤凰、花凤凰。红凤凰,黄凤凰,红粉凤凰,粉红凤凰,花粉花凤凰。粉红墙上画凤凰,凤凰画在粉红墙。”

  “冯凤凰,房凤凰,红房凤凰...”

  ......“发音这一关暂时算你过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二题了。”说道这里,爱丽丝向她的助手挥了挥手,助手立刻开过来一辆林肯轿车。众人甚是困惑,这是要闹哪样啊?

  “吓蚊癣,请听题,第二题,跑得比车快!”

  “纳尼!!!”众人惊呼一声。

  “你做好准备了,我要开始了!”

  夏文轩此刻倒是非常淡定,他已经完全想好了对策,毕竟他在这里也有些日子了,对周围的地形还算是熟悉。他心想:老子他妈的操小道!让你个傻洋妞让大弯子去吧!

  汽车发动了,车子已经离夏文轩有些距离了,夏文轩现在才开始优哉游哉地起跑,只听他大喝一声:”我跑!(李小龙的音调!)“众人都为他捏了很大一把冷汗。

  ......最后一道题目是在屋里秘密进行的,这和同志们猜测得是差不多的。

  时间还剩下半小时,已是傍晚时分。“说别的都假,爱丽丝还真她妈的好看!”夏文轩摸着下巴,闭上眼睛,仿佛看到暗幽空洞的房间内,爱丽丝忽隐忽现…

  一进营房,爱丽丝就掏出一张橘红色的纸,叠成个可伸缩的罩子,将灯泡罩住。

  柔和的橘红,浸透整个房间。

  坐在凳子上的他感觉有点不自在,或者说根本就坐不住,这个爱丽丝又要搞什么鬼?难道要他飞得比鸟高?

  “夏文轩,先预祝一下,希望你能顺利过关!”

  “你这道题大概多长时间?”夏文轩觉得他根本就不合适接受这样的考核,他看到了苏珊似乎在解扣子。

  “现在不要看我。”爱丽丝向他走了过去,将那张西方标准美人的脸送到他面前。

  他一下闭上了眼睛,感觉到了爱丽丝的呼吸的热浪,有点要窒息的感觉。

  耳边传来她的淡笑,她开始移动脚步。从响声来判断,她应该在右前方五米远的地方。

  一阵“索索”的声音,夏文轩百分百肯定,这是衣服穿上或脱下时出的。“她要干什么?”他的血液流明显加快,“不管怎样,衣服一穿一脱就要有故事,但考验什么呢,坐怀不乱的定力?”

  “夏文轩。”爱丽丝说话,“可以随便看了。”

  他慢慢睁开眼,他怕被满眼丰肉给吓着。还好,她只是换了身妖艳的便装而已,脱下迷彩服的她,似乎是另一种味道,让人更加瞬间膨胀的感觉。

  “有什么感觉?”爱丽丝问。

  “眼前,心中,一团火!”

  “呵呵。”她的笑让他心头泼了碗滚烫的水,疼么,疼得爽呐。

  她的领口很低很宽大,她走到夏文轩面前蹲了下来,虽然姿势算是雅观,但表情非常奔放,尤其是那双碧眼,像一汪漩水,产生的吸引力让他绝对心襟摇荡。

  “吓蚊癣,问你个问题。”爱丽丝笑着,把两肘压在他的两膝上,手托着脸,仰望着他,“五秒钟内告诉我,能不能回答,这是规则。”

  他僵硬地点点头,借这个机会,下瞄到了爱丽丝领口内景,圆润两团,挤出一沟,柔和的灯下,像极了暗幽的黑洞。

  “记住,五秒钟!”爱丽丝强调了一遍。

  “五秒钟?”他硬是将自己的眼光从爱丽丝胸前移开,要不心神难稳,“现在考核盛行脑筋急转弯,是这事么?”

  “不。”她摇摇头,带动两肘在他膝盖上研磨。

  磨得钻心。

  “不是脑筋急转弯,也不复杂,否则也不会给你五秒钟。”爱丽丝眨眼一笑,“只是一个合理分配的问题。”

  “现在我能闭上眼吗?”

  “你觉得可以吗?”

  “好,那我睁着。”夏文轩暗暗叫苦,看来这就是要在分心的环境中完成的试题。

  “ok!”她道,“你、我还有约翰逊三人去执行任务,你没有子弹,我有十二,约翰逊有九,一共二十一颗子弹,咱们三人平分,每人七颗。平分后,你掏出二十一枚金币作为报酬,约翰逊拿了九枚,留给我十二枚,你觉得约翰逊做得对不对?”

  夏文轩听了眉毛一抖,这可不是一下能回答上来的。

  “爱丽丝,回答完对不对之后,下面还需要回答为什么吗?”他又低下头来,但没敢看她的脸,他对那圆润两团,总不能释怀。不过只是扫了一眼,脑袋就开始想问题了,该怎么回答。

  “是的,需要回答,解释原因。”

  “哦,那我觉得不对。”他这点思维还是很清晰的,只有错误才有解释的必要。

  “好了,现在回答为什么。”爱丽丝撅了嘴巴。

  夏文轩一边“哦”一边就想开了,很显然,约翰逊是把二十一枚金币平均分配到二十一颗子弹上了,显然,这是错误的。可是不这样分配,又该怎么办?

  “爱丽丝啊,你想啊,你和他的子弹加到一起是二十一枚对不对?”夏文轩尽量拖延一些可以用来思考的时间。

  她点点头,“最好不要让我来回答,你直接说出为什么就可以。”

  “我的语言表达能力不是太好,虽然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有时就是说不清楚。”他诚恳地望着爱丽丝,“只有按照我的思维方式,才可以说得更清楚。”

  最G新)章节上p}酷{Q匠网,G

  爱丽丝盯着他的眼,“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方式,不过时间还是要计算的,这关系到你的综合打分。”

  “嗯。”夏文轩点点头,此刻,他尽量不去想她的胸前,“把二十一枚金币分配到二十一子弹上,很显然,是不对的,也就是说,金币应该只分配在一部分子弹上,对不对?”

  “你这是在拖延时间。”她站起身来,脱掉了一只高跟鞋,“作为规则的补充,你必须一边帮我把鞋子穿上,一边讲出为什么。”

  “没问题。”他弯腰拣起爱丽丝的皮鞋,好尖细的鞋跟!怎么走得稳?问题再后面,当他托起她的脚时,现在她没穿袜子,一双脚,修美得令他怦然心动,尤其是五片殷红的趾甲,更像是跳动的琴键,等着他去按抚。

  “说吧。”她在催促,“你只需要自己说下去,不要再问我对不对。”

  他听到“自己”两个字,灵光闪现了!

  自己嘛,自己用二十一枚金币购买自己拿到手的子弹,七颗,关别的子弹鸟事!也就是说,这七颗子弹,每颗三枚金币。而这七颗中,她贡献了五颗、他贡献了两颗。

  夏文轩笑了,腾出一手,从她的脚踝摞到脚尖,又用指头在她的脚底挑了一下,爱丽丝轻轻一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