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轩沉默了良久,之后他看向陈豪:“豪少你可知道哪里能弄到黑枪,要真枪那种。”

  “我有个朋友倒是是做军火买卖的,不过隔得太远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那还能联系上不?”夏文轩问。

  “我试试看”

  ......第二日,一辆大奥迪车在K市路上东走西走,车上坐了四个人,前面的两个是夏文轩和陈豪,后面的两个是蒙晨曦和红绿灯,车子终于在一处城乡结合部停了下来,陈豪刚刚停下车,在村口的一个小店里面正喝茶聊天的大汉直接站了起来。

  然后跑了过来,陈豪拉开车门,对副驾驶的夏文轩说道:“这就是我那兄弟邓建,他那里有的是军火。”

  陈豪刚刚下车,两个大汉就迎了上来,看样子是和陈豪很是熟悉,“豪少,您来了,建哥正在里面等您呢……”

  陈豪点了点头,对这两个人说道:“弄些吃的啊,我们开了一天一夜的车可还没有吃东西啊,带我见见邓建去……”

  其中一个大汉点了点头,说了声豪少请,然后就在前面带路了,另外的一个挥挥手对后面的马仔们说道:“大家伙都跟我到小店里面去,拿些牛奶面包先垫垫……”

  夏文轩一行四人跟在这位大汉的身后面,往里面走了走,拐上了一条小道上,刚刚往里面走上两步,就听见鼎沸的人声。

  而且还有人喊着整齐的口号,红绿灯偷偷的拉了了正叼着雪茄烟向前面走的蒙晨曦问道:“这个建哥你认识不,怎么没听豪少提起过,是不是搞传销的,这声音,这阵势好像……”

  蒙晨曦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邓建在碚城混过,佳爷特别照顾过他,后来才来K市的,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

  还没有等红绿灯问出个究竟,前面的大汉就带领夏文轩他们拐进了一个大院子里面,一股股尿味道扑面迎了过来,院子很大,大约有半亩地左右,在左边儿是一排整整齐齐的瓦房,这样的房子在这种地段还是蛮常见的。

  鼎沸的人声正是从院子里面传过来的,大约有几十号人,看样子应该不是传销,因为几十号人正围成一个圆圈,正在不住的叫喊着。夏文轩心想:他们不是在围个圈圈诅咒我吧,我真是魅力大啊。

  因为站的远,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当夏文轩还在猜的时候,带着他们的汉子飞快的向前面跑了过去,挤进了人群之中,对着一个光着膀子的粗壮大汉耳语了两句,这个人点了点头,拍拍另外的一个瘦高个,快速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离的老远,这个大汉就满脸喜色,大汉的身上纹着一个张牙舞爪的老虎,这纹身一看就是出自名家的手笔,每一个细节都处理的很好,猛的看上去简直是跟活的一样,并且随着他的动作,身上的老虎也一阵的涌动,更像是这老虎动了要吃人一般,怪吓人的。

  大汉双手伸开叫道:“豪少,亲兄弟,我说今天早上,我怎么这么幸运,连赢了三场比赛,没有想到是你要来,别说,你以来我就赢,并且是大赢,你这次在我这儿可要多住上一段时间……”

  “我不是才打了电话call你吗?”

  “...”

  陈豪和邓建两个人狠狠的抱在了一起,豪少说道:“建哥,这次来是有事儿的,长住肯定是不行了,但是以后有时间,我一定来你这儿住上上个一年半载啊,到时候你可别赶我走就行,白吃白喝谁不愿意是吧?……”

  “哈哈哈哈……”邓建一看就是爽快的人,他往陈豪的胸口前捶了一下,“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这么着急忙慌的……”

  陈豪搂住邓建的肩膀,回头指了指夏文轩他们三个道:“这是我大哥和好兄弟,夏文轩,另外的两个,一个是红绿灯,一个是蒙晨曦,他们两个我给你说过的……”

  “豪少居然跟了大哥,那你的大哥也应是我的大哥呢!轩哥好”邓建向夏文轩问好道。

  “建哥不敢当,不敢当啊,只是兄弟们看得起我而已”

  “轩哥不必客气!”

  “建哥才应该不客气才是!”

  夏文轩看的出陈豪和这个人很是熟,现在夏文轩有求于他自然是很客气地。

  邓建和夏文轩客气了一会儿后,又看向陈豪:“近来佳爷可好?带我先向他问好,等我一有空定当亲自登门拜访他老人家!”

  “父亲他被人害死了!”陈豪说道这里眼神里充满了忧伤。

  邓建听了显然愣了一下,“什么,佳爷死了?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在和开玩笑吧!”

  夏文轩这时说:“是真的,佳爷他被人害死了!”

  邓建这回显然相信了,他赶紧问陈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陈豪摇了摇头说:“说来话长,等有空我再和你慢慢说。先说事!”

  “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把正事都忘了,但是佳爷这个事也是正事!”

  夏文轩看了看拥挤的人群“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是来向你买枪的,这个也和给佳爷有关!”

  陈豪也赶紧说:“是的,我们要给我爸报仇必须要买点枪,以前潮歌里的枪都被奸人抢去了。”

  “我们先进屋谈”

  “好”

  夏文轩一行四人跟着邓建进到了那一排瓦房里面,这里的房子从外面看就好像是到了落后的山区一样,但是一进去却让人眼前一亮。

  这房间的外面和里面简直是天壤之别,里面的装修简直是按照五星级酒店来装修的,光可照见人的大理石地面,红木的桌椅,甚至在墙壁上面还附庸风雅的挂着几幅赝品山水画。

  在配上墙壁上面一个巨大的书架,还有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书,顿时把邓建满身的戾气消除掉了很多。

  “你们都坐,是喝什么,冰箱里面有饮料,要什么有什么!要是喝茶,现在就可以先泡……”

  夏文轩和陈豪坐了下来,蒙晨曦和红绿灯的眼神都向陈豪瞄了过去,没有等陈豪说话,邓建又道:“来这儿就跟己家一样,都不外人,以后都是兄弟……”

  说这就从冰箱里面拿出几罐红牛出来,放在了桌子上面,“豪少,说吧!要我帮你们什么?”

  s酷v:匠网¤.正版首}\发

  ......数小时后,这几个小时里陈豪和邓建详细说了一下他父亲陈佳屠的死因和他们现在所面临的形势。

  邓建听了也是很感到担心,他说:“只是现在我这边也抽不开身,不然我现在一定带着我的人马和你们一道去打李岚那个狗日的。

  “佳爷当初对我恩重如山,如今佳爷遇害我又岂能坐视不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