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然咬咬嘴唇,轻哼一声又将双眼紧闭,夏文轩再次亲吻了一遍陈双白嫩的肌肤......秦思然闭着了眼睛,脸上看起来还有些痛苦,小手不时紧紧抱住秦宇的后背,不时死死捏着真皮沙发。

  夏文轩知道这是少女第一次的正常反应,如同万事都一样,痛苦与欢乐总有那么一层阻碍,冲破过后就好了,开始总是要历经痛苦的,慢慢就能尝到甜头,到最后便是舒服是享受了。

  约两分钟后,随着秦思然使劲的摇晃着脑袋,“啊…啊…”的叫了两声,少男少女的初次就这样结束了,夏文轩再一看床上已染红了一片,知道这是秦思然的初次,不禁心疼的搂着她的娇躯,轻轻的爱抚着,把嘴凑到她耳边爱怜的问道:“思然,还疼吗?”

  “嗯,有点啦!”秦思然咬着嘴唇轻轻的点点头,刚才被夏文轩这么一折腾,此时的秦思然早已是全身酥软,连说话都没了力气,下面仍在隐隐作痛,她还是很怕出现意外事故的,不过想想有夏文轩在她倒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那…我帮你揉揉,嘿嘿!”夏文轩坏坏的笑道。

  “不要啦,这么坏!”秦思然喘着娇气小声说道,看着秦思然这个诱人的样子,刚才意犹未尽的我现在真想又要了她,不过只是想想而已,夏文轩怎么会那么做呢,他亲吻了下她的小嘴后,便把她抱了起来。

  十分钟后,两人已在包房内的洗手间洗了个鸳鸯浴,衣服穿戴好后,两人相视一笑,她小鸟依人似的挽着我的胳膊,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回到床上又是好一番激情。

  ......就在夏文轩和秦思然激情无限的同一时刻,在一个高档豪华小区内,A栋楼6-5住户,肖鹏正在和妻子一番覆雨翻云。

  “开门,查水表!”门外传来的是一个工人的声音。

  肖鹏正在激情之中,听到这个烦人的声音,特别是在这种事情的时候他顿时便火冒三丈。

  “他妈的,这大晚上的你查个毛啊!明天再来!滚蛋!”说完,肖鹏又要和妻子开始激情。

  “今天整个小区的下水道都堵了。必须立即进行维修,请开门让我检查一下是否有故障就好!”门外的人不厌其烦的说道。

  “艹!”肖鹏只好无奈的套上个裤衩就去开门,他让妻子就在被窝里等着他。

  “查快点儿,老子还要办事儿呢!”肖鹏怒吼道。

  “好的,先生!”那人说道。

  肖鹏开了门便转身向屋里走去,就在这时突然一把匕首从他的后背狠狠地插了进去,肖鹏顿时就感觉呼吸困难了,他的身体缓缓地到了下去。确认了肖鹏没有了呼吸之后,那人向卧室里走去,他知道肖鹏的妻子还在里面等着他丈夫的爱抚...城北,李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火红夜总会出来,他打算去海边的一处别墅区找他的小三,他上了他的奥迪车。

  突然,他感觉车后座里有人,他下意识地就抬头去看后视镜,但是还是晚了,这时一把匕首狠狠地插向他的后背心,他渐渐地失去了力气,向右倾斜地倒,鲜血顺着他的倾斜方向流到了他的手上,他很艰难地用手在车座上写下几个字...第二天,夏文轩和秦思然二人醒来时,似乎已经忘却了昨晚激情了一夜,他们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要散架了似的,尤其是夏文轩觉得他腰酸背痛地厉害。

  秦思然起身穿好衣服,推醒夏文轩说:“轩,快点起来啦,我等会还要早点回家去做午饭呢!爸妈今天要回家吃饭。”

  “还睡一会嘛,让我做完梦先!不着急!“夏文轩懒懒的躺在床上,用枕头盖住头继续睡。

  “那你继续睡吧,你不着急,我着急我可走了!“秦思然故作生气说。

  “嗯!“夏文轩正躺在床上赖床,没听清秦思然说什么,随口应了一声,秦思然撇撇嘴便走出房门。

  过了好一会,夏文轩才缓缓睁开眼,发现秦思然没在,这才意思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拿起手机打拨通她的号码,然而电话铃声却响在了这个房间内,夏文轩走到床边把枕头拿开,秦思然的手机正乖乖的躺在床头,发出阵阵悦耳的铃声。

  “不是吧,思然,这么惩罚我!“夏文轩这下是真的着急了,都怪那个梦,梦境那么精彩干嘛,让人意犹未尽的。

  简单介绍一下那个梦境是这样的:(梦中的夏文轩又来到了那个山洞,看见了那个红衣女子。

  ”文轩,你来了!“”现在,你已经尝到了女人的滋味。“”怎么样,感觉舒服吧?“红衣女子接连不断地问道。

  接着女子又说道:”日为阳,月为阴,现在你已经阴阳守恒了,你试着用丹田运气试试!“夏文轩听了照做,他微微一运气,一掌击出,山洞的一块石壁便被他打穿了...)

  正在夏文轩心慌意乱时,房门被敲响了。

  “思然,肯定是!“夏文轩窃喜,急忙走过去开门。

  4更“@新最"快F上酷j匠网!

  房门打开,门外站着的少女(不对,应该是少妇才对)正是秦思然,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面食和豆浆。

  “轩,趁热吃吧!“温柔的声音传来。

  “哇,吓死我了,还以为你生我气走了呢!”夏文轩接过早餐,满脸担忧的看着她,见她没啥事,这才安心,随即坏笑道:“思然,做为我受惊的补偿,你是不是应该…”

  “好啦,别乱想了,快点吃吧,我要早点回去!”秦思然撇撇小嘴催促道。

  夏文轩三两下便解决了这顿早餐,之后俩人再去退房,再接着夏文轩送秦思然到小区门口,送完秦思然之后,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向上善若水驶去...还未到上善若水,夏文轩就看见上善若水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这是不正常的,娱乐场所在上午都是没有生意的,夏文轩立刻意识到肯定是有人来闹事了,暗叫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叶飘说:

麻烦审核的大大看到哪里还有尺度大的,直接帮我改了就是,拜谢,我还要写后面的,在这里折腾得思路都乱了,已经3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