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飞虎和夏文轩同时出手,几下子就把服务员挡住脸的手拿开了。

  服务员的脸一下就露了出来,夏文轩和刘飞虎同时都惊呆了:居然是杨东琪。就是当初夏文轩和刘飞虎涉嫌盗窃案时那个开元路派出所所长,现在怎么就变成他们酒店里的服务员。

  夏文轩他们当初见到杨东琪时,那时的杨东琪意气风发,整个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息,现在做服务员的他简直可以用一幅落魄的样子来形容他。夏文轩顿时就感叹道:真是物是人非啊!

  ”坐下来一起喝点!“夏文轩对着杨东琪说道。

  杨东琪见被夏文轩和刘飞虎认出来了,他也就不再遮掩了,他之所以不想让他们看见就只有一个目的:不要掉面子。但是被认出来了他也就没面子了,面子都没了还说个P。见夏文轩叫他坐下喝酒,他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这一顿饭吃了好几个小时,三个人差不多都喝醉了。只是这顿饭之后,杨东琪正式加入了夏文轩团伙。夏文轩问杨东琪怎么落魄到酒店里当服务员了,杨东琪听了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夏文轩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是是不情愿说出来的,夏文轩见他不想说,也就没有再追问,毕竟人人都有点秘密,人人都有藏在心里的伤心事。

  席中,杨东琪曾问夏文轩:”你让我加入,你就不怕我是警察派来的卧底,我当初可是所长啊!“夏文轩想了想说:”不怕,我从来没有看错过人!“接着又补充说道:“看错的都不是人!!!”

  听了这话,刘飞虎瞬间就把头抬了起来.......

  原先虎啸迪厅有一个叫丽姐的妈妈桑,丽姐姐不知道从哪里经常找来一帮年轻漂亮,能歌善舞的姑娘表演。姑娘们穿着‘清凉’的衣服,站在场地中央,随着动感的音乐尽情的扭动身体。黑色的衣服在超短群下面若隐若现,这比不穿裙子更能引人联想。数百人围在场地周围,欢呼跳跃,刺耳的口哨声一阵接一阵传来。虎啸收归到夏文轩的手里后,妈妈桑仍然是她,夏文轩看重的是她的能力,也可以说是看重给他带来的利益。

  丽姐是一位漂亮性感的年轻女人。一身黑色的皮装。黑皮的小甲克没有纪扣,里面是一件低胸紧身白背心,下面穿超短黑皮裙,黑色的小皮靴。皮肤白净,和黑色皮装形成强烈反差。容貌也很娇艳,披肩直发自然的梳在脑后。

  夏文轩第一次见丽姐时,她呵呵一声娇笑,来到夏文轩面前,伸手说道:“久仰轩哥大名,经常听大家提起你。没想到年纪比我还小啊!”

  夏文轩见他混迹社会的时间比他长,就问她:”丽姐你可知道哪里能买来便宜的白粉。“丽姐想了一会说道:“我到是想起在X市有一个私人的山寨。那个山寨专出白粉,几乎市场上的白粉都是从那里出的。不过...“夏文轩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说话只说一半,他立即追问道:”不过什么?““那里拿货是要分等级的,有金木水火土五个等级的,像我们这种城市道上混的最多就只能到木级。等级越高,能拿的货越多,价格越低!“”那货的质量如何?”

  更\S新…最!f快+@上0}酷。@匠网L

  “五个等级的货都是一样的A等货!”

  "那怎么联系?“”我这里有张名片是他们寨主手下三把尖刀中负责联系货源的苏三。“”他那是什么等级的货?“”他不出货,他就是寨主摆在明面上联系货源的,联系到他了,他会联系手下的金等级开始同你交易,随着交易次数和数量的增加一直提升等级。“”那寨主是谁呢?“”寨主是一个神秘人,他从来没有把真面目展示出来,他都带着一个面具见人的,也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那还真是神秘呢!“夏文轩说道:“那真是谢谢你了!让我知道了这么多”。丽姐嫣然一笑:“别客气,其实我们也算是自己人嘛!而且这些事情在道上一打听都知道的。”

  ......夏文轩和刘飞虎站起来送丽姐出去。见她走远后,刘飞虎对夏文轩说:“轩哥,你看这个啥姐怎么样?”

  夏文轩摇头说:“属于墙头草那种,十有八九靠不住。但是我想他说的苏三应该却有其人,我们去把他联系上。”

  刘飞虎皱眉说:“就怕真像丽姐说的那样,找不到人啊!”丽姐说苏三最近被条子追得厉害,可能电话打不通或者是换号了。

  夏文轩呵呵一笑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自会有办法的!”说完,转头一看刘飞虎正做在沙发上发呆。夏文轩上去踢了他一脚,“飞虎,干什么呢?”

  刘飞虎从幻想中醒了过来,满脸通红,头也低下来。夏文轩楞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看你小子是在‘意淫’呢,哈哈!”听完他的话,刘飞虎头更低了,典型的鸵鸟心态。

  夏文轩拍了他的肩膀,向外走去。在迪厅坐了一会,夏文轩受不了震耳的音乐和尖叫声。叫一个兄弟去找丽姐把苏三的名片要来,然后拉着刘飞虎离开。

  走在相对安静的街道上,夏文轩觉得轻松很多。看了看旁边低头的刘飞虎,明白他的心思,轻声说:“飞虎,我看你应该交个女朋友了!”

  刘飞虎嘟囔:“我看得上眼的人家看不上我,能看上我的我还看不上眼。轩哥,你听我给你说说吧!”

  ”说吧,我都听着呢!“”我曾经有个同事,比我大四岁,我追她,然后她嫌我小就没同意,后来一段时间我们关系尴尬,她一直躲着我走,我好说歹说才慢慢地好点了,不过没以前那么自然了。

  “我不是自夸,我是很痴情的那种,一般喜欢上了就不容易换了,所以我谈一次伤一次!”

  “爱情是怎么了,为什么作弄我。给我一次又一次的难过,付出的永远比得到的多。”

  夏文轩自己也是个爱情文盲,他和秦思然和舒雅的关系总是说不清到不明的,他想不出个注意,呵呵一笑说:“感情的事就随缘吧!但是你给我记住,别打丽姐的注意,她不是你能对付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叶飘说:

  这章爆了某位兄弟的八卦,请原谅我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