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哥,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向县城里扩张啊!”刘飞虎问夏文轩道。

  夏文轩啪了刘飞虎脑袋瓜子一下说:“你是猪脑子啊,我们能目前的盘能守住了都是撑的!你真当那些大哥都是吃素的啊?"“知道为什么我们抢了虎爷的地盘他没有带人反扑回来吗”夏文轩问。

  刘飞虎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这些场子都是他们看场的场子,对于他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只要我们不做得太逆天他是懒得搭理咱们,毕竟如果他和我们杠上了那就便宜了他的竞争对手了。”

  “我们抢来的场子相当于是直接从那些正经地生意人手上抢来的,这在道上是不合规矩的,相信那些个老板已经在找道上的人来报复,而咱们这样的强盗行为白道也是不会容忍的。”

  “这和欺压平民百姓性质是一样的,不过那些老板的屁股也不干净,如果我们真的是欺负普通百姓那估计咱们就会被条子给毙了。”

  “得罪两三个老板和一个虎爷咱们还勉强能撑得住,如果再多得罪一些我们必定会立刻被撑死。”

  “那些个老板找道上的大哥需要钱,那些大哥不是自己的事情不会拼命的,那咱们就拼。那虎爷是有”事业“的人,他不会为了这么几个看场的场子和咱们火拼的,虽然拼起来我们肯定就玩完,但是让他掉一块肉还是可以的。不是有句话说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嘛!”

  “如果我们做得太过分,那些个老板一旦达成了什么协议联合起来先把我们剁了,那咱们找谁说理去。”

  ”轩哥,我懂了!“刘飞虎像一个乖小孩一样地点了点头。

  事情果然和夏文轩的是一模一样。

  当虎爷知道到自己的三个场子在一夜之间被人拿下的消息后,大为震惊,而且听说对方领头的是一个少年,他也知道了这帮人的领头少年是夏文轩,是一个从镇上打出来的,顿时就火了,一个乡巴佬也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这这着实让他吃惊不小,虽然愤怒,但也不得不由衷感叹:英雄出少年,到时候新帐旧账得一起算了!

  “虎爷,给我两天时间,让我带人去灭了那帮小子!”说话的正是虎爷手下二把手杨萧,此人曾经是某特种部队队长,各项指标都是第一的,因为犯了事又是虎爷救了他,于是便玩起了黑道,做了虎爷的手下。

  “哼!”虎爷冷哼一声,道:“没有我的命令,先别乱来。”

  “虎爷,那帮小子这些天踩下了我们那么多场子,就不去治治他们吗?”杨萧心里极不服气,这些天就一直和李岚李妍兄弟斗得不可开交,还有明成伟在一旁扇风点火。还在连一个乡巴佬也敢来造次,这叫他怎么能不窝火。

  夏文轩进军县城后,上善若水娱乐城生意十分火爆,但是他手下的人也是越来越多,要养活这么多小弟吃饭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决定再开一个饭店,这可是他的老本行了。

  故技重施,夏文轩买过来了上善若水周围的几个大门脸打通和娱乐城连成一块,定位上善若水大酒店。大厨仍然是用的以前在城南开饭店的那个,夏文轩花了好多功夫才重新联系那大厨的,起初联系到大厨时,那大厨不太愿意来,他知道夏文轩是黑社会,跟着他一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大厨死活都不肯愿意来,这让夏文轩费了不少口水,如果换做其他人夏文轩早就砍他了:你别来,老子不会找别人吗?去你妈个的!

  但是夏文轩是一个恋旧的人,那大厨是他最初的人马,他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夏文轩费了三天三夜最后又开出高价用威逼加利诱才把大厨给请来了。大厨是真的有手艺的,夏文轩当初饭店能做出规模也与他密切相关,他以前是在一家国际五星级酒店主厨的,可是有小人专整他,在他做得菜里加“佐料”,于是...大厨请来了,又招来了许多服务员,于是上善若水大酒店就这样开张了。

  果然又是开业火爆啊,夏文轩担心会有人来闹事,尤其担心虎爷,毕竟这些地盘可以说都是他的,但是奇怪的是开业那天出奇的顺利,没有一个来捣乱的。

  上善若水大酒店开了几天后,夏文轩决定和刘飞虎去视察一下工作。

  夏文轩他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中午这个饭点,夏文轩两人一进酒店里面可谓是人山人海,但是人再多也不能阻挡眼疾手快的大堂经理的视线。

  “夏总,欢迎位临指导工作啊!”大堂经理说道。

  “夏总,您还没有吃饭吧,请随我来包房!”经理又说道。

  ”行,先吃饭,人是铁饭是刚!“夏文轩对刘飞虎说。

  这个包房是个总统包房,是整个酒店最豪华的,夏文轩当初特意叮嘱过最豪华的包房要给他自己留着用,大堂经理当然是牢记在心。

  进了包房后,夏文轩坐在大沙发上感觉就四个字:颇为舒适。

  ”刘总,您请先坐一会儿!我叫个服务员专门过来!“大堂经理说。

  ”你看着办,就行!“......少顷,一个男服务员端着菜上来了。

  ”刘总您要的菜好了!“服务员说。

  ”放那把!“夏文轩指着桌子说。

  “好的!”服务员说道。

  不对,夏文轩怎么越听越觉得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了。

  “把你的手拿开,脸露出来了,又不是大姑娘怎么还不好意思!!!”夏文轩叫道。

  那服务员从一进来就是刻意把脸给挡着的,总之看起来十分的古怪,他听了夏文轩的话后溜溜咧咧地就是不肯把手拿开。

  )酷匠)网首发H

  “你没听见,我说话吗?”

  “你耳朵聋了是不”刘飞虎吼道,刘飞虎也觉得这个声音很是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

  服务员依然把脸遮着,就是不让夏文轩和刘飞虎看见他的正脸。

  "咦,你瞧我这暴脾气!”刘飞虎见那服务员还是没有反应,已经开始再挽袖子准备动手解决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