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夏文轩淡淡一笑,拿出几张红牛,说道:“这位仁兄,拿去喝点茶吧!”那保安看了看那几张红牛,不禁暗暗咽了咽口水,这可是他好几天的工资啊,可以买几条好烟抽,也可以买几瓶好酒喝,找几个妞玩玩也是足够的了,他四处环顾了一下,心想:还好我人高马大可以对摄像头形成盲区,而现在班长又不在,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嘛,收了,我全收。

  那保安媚笑道:“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别往心里去啊,我现在就给你们行个方便,让你们进去!”说着话,已经将那几张红牛塞到自己口袋了,心里正窃喜。

  对于这种看门狗,轩哥一向才懒得去计较,带着刘飞虎进去后,很块便找到县公安局长家,站在防盗门前,在按门铃时夏文轩严肃交代让刘飞虎别太冲动,客气点,别误了大事,刘飞虎当然从命了,脸上立即挂满了笑。

  门铃响了一阵之后,依稀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当防盗门打开后,一个面容甚美的贵夫人立即呈现在他们眼前,这个打扮入时的中年贵妇,年龄应该有四十岁左右,可看起来不过三十而已,夏文轩心想:四十岁的女人如虎搞不得。夏文轩对她礼貌的笑了笑,说道:“阿姨,您好,请问秦罡局长在家吗?。”

  要说平常来找她老公秦局长办事的人还真不少,可是今天这两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少年来找他老公,这还真是第一次,虽然对于这些人的登门拜访,她向来就不怎么欢迎,但她也不好请别人吃闭门羹,何况今天来的这二人还是两个年轻小伙子,夫人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在呀,请进吧!”

  “谢谢咯!”道了声谢之后,他们便跟着她进来了,进来之后夏文轩眼前立即一亮,刘飞虎更是惊讶不已,这套三室二厅的商品房虽然不是啥别墅,但里面别具一格的装修摆设可谓豪华,尽显高贵典雅,夏文轩暗自猜想:这个局长之所以不住别墅啥的,恐怕是不想遭人耳目,才这么低调的住在小区里,看来这个局长还真是老狐狸,怕是要花些功夫对付了。

  当夏文轩进入客厅内,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一个漂亮妹纸时,惊呆了,心想:不是吧,我靠!我怎么在哪里都遇得到你这个小妮子啊!晦气。

  而正坐在沙发上,依偎在老爸肩上看电视的秦思然,看到夏文轩进来,更是惊住了,心里很是着急:怎么回事,夏文轩怎么到我家里来了,难道是来向我爸妈提亲的吗?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我和他才什么关系,哎呀,我在想神马啦!还是先装作不认识吧,看他到底来干嘛。

  “嗯…”秦罡沉闷的一声冷咳打破了两人僵局的画面,夏文轩顿时回过神来,再看向坐在沙发上英俊伟岸潇洒凛然的秦罡时,心里也是一惊,好有气势的男人,奔五的男人了还是这么风度翩翩,还真不多见啊,难怪秦思然那么漂亮,原来她爸妈是帅哥美女的组合啊。

  夏文轩无奈一笑,说道:“秦局长,在下今天冒昧前来,打扰了。”秦罡不冷不热的说道:“先坐下!”随即对妻子使了个眼色,秦夫人可是个识得大体的人,这种事情她当然再明白不过了,马上带着宝贝女儿回房了,秦思然也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她心里可想不明白,夏文轩来找她爸干什么呢。

  现在客厅里就剩夏文轩与刘飞虎二人和秦罡,夏文轩开门见山道:“晚辈夏文轩,久闻局长大名,今天特来拜访。”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茶几上,客气道:“这里面有五十万,密码六个六,希望秦叔赏脸收下。”

  夏文轩’这个名字,秦罡最近可是略有所闻,在澄江镇开了一个很火爆的KTV,可以说带动了整个澄江娱乐业的发展,这些事他可是知道的,他知道有些黑暗的事都是在夜间进行,也没人报案,所以他也就没抓捕夏文轩,谁都清楚这个社会没有黑是不可能的,只要不闹出太大动静,没对广大市民造成恐慌,同时还能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那就什么事都有的商量了。

  秦罡再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张清秀的脸,年纪不大却浑身透漏出一股猥琐之风,还真有些自己当年的风范,他心里的确很喜欢这个年轻人,何况他本身也涉黑,他暗中支持的人便是...秦罡没有去拿我递过来的银行卡,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怒意,而是似笑非笑道:“我秦某还不缺钱花,请收回卡吧!”

  “呵呵!”夏文轩淡淡一笑,仍然客气道:“秦叔,这只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还望您笑纳!”

  “哈哈…”秦罡忽的大笑一声,言简意赅的说道:“年轻人,等你站稳了脚根再来找我!”

  “啥意思,这是默许吗?是支持我吗?难不成他看出了我和他女儿的关系,默许了我要做他的准女婿吗?”夏文轩心里正YY,秦罡却已下了逐客令,说道:“时候不早了,两位小兄弟请回吧!”且附加一句:“卡带走!”

  "最{新x章}节i#上、酷e{匠q?网C

  夏文轩没有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丝毫怒意,也没看出他是贪财的主,难道是觉得自己现在实力不够,还没有入他法眼吗?他想归想,既然是秦思然的老爸,他当然得对他客气了,笑了笑说道:“那下次再来拜访秦叔咯!”

  “不送!”

  两人走到京华雅苑门口时,仍然站在门口守门的那位高大威猛的保安还不忘讨好的说一句:“二位兄弟慢走,欢迎下次再来啊,只要有我大巴在,这儿的大门随时为二位敞开。”夏文轩和刘飞虎没功夫搭理他,发动汽车扬长而去......夏文轩认为秦罡不太搭理他是因为他和秦思然的关系还没有到位,他心想:狗日的,老子不能从你那里讨到便宜那我就从你女儿那里讨点。

  于是这个周末夏文轩很是主动地约起了秦思然出去玩,玩的地方当然还是公园,公园是情侣约会的好去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