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撞了夏文轩的那个青年说道。

  “没事,我自己也没有看路。"夏文轩说道。

  ”走咯!“”好的!“......夏文轩和刘飞虎来到了王岳家的院子,院子里面有狗,夏文轩很怕狗,他不敢进去,刘飞虎不怕,夏文轩就让刘飞虎进去敲王岳家的门。

  很快,门开了,开门的正是王岳,只见他手里还拿着干农活用的工具,看样子是正要下地里干活。

  “刘飞虎?”

  “是的。”刘飞虎和王岳在仪表厂打过照面。

  “找我有事?”

  “没,是轩哥找你!”

  “他在哪?”

  “院门口,他怕狗。”

  王岳和刘飞虎并肩走到院门口,看见夏文轩一幅警惕的样子就想笑。

  “汪汪,汪汪。”刘飞虎学着狗叫了两声,夏文轩顿时吓得直打哆嗦。

  “哈哈,瞧你那怂样!狗都怕!”刘飞虎贱贱地说道。

  Zy酷匠{~网8}唯:一wN正8W版,X其他Y都,是盗.版&~

  “你个狗日的,吓唬老子!”夏文轩骂道。

  “咳咳,咳咳”王岳看着他们两个一幅要掐起来的样子故意咳嗽了两声。

  “王老哥,近来可好?”

  “看你的样子你最近一定是不错咯!”

  “我最近可就惨咯,被厂子开除了之后整天就只有在家做农活,出去找个工作也是专业不对口啊,空有一肚子的理论却没有地方使用得到。”

  “走,我们进屋聊聊!”王岳让夏文轩和刘飞虎到屋子里去坐坐。

  ”岳哥,你这狗安全不?“”十分安全,咬人不会出声的!“”......“夏文轩撞着胆子走进了院子里,他前脚刚一进去一条大黄狗嗖地一下就蹿了出来,黄狗二话不说,直接与夏文轩的下半身亲密接触......从王岳家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了,在交谈中夏文轩和王岳说明了此行来的目的,王岳一口就答应了,他早就想大展宏图一番,只是苦于一直没有门路,现在机会来了他自然会抓住。王岳告别了父母说他去镇上工作了可能会在镇上住,等他买了房子就把他们都接去。

  夏文轩,刘飞虎,王岳三人走在羊肠小道上,夏文轩看见金田村里有一个厂子,看起来好像是砂石厂,但是是关着门的。夏文轩询问王岳,王岳告诉他这个厂子已经倒闭了,上一个承包场子的人卷款跑了。夏文轩听了,心里又打起了如意算盘。

  就在这时,夏文轩突然抬头看见一个青年鬼鬼祟祟地然后很轻易就打开了一家人的门,看他的样子夏文轩觉得他是个佛爷(小偷)。

  门开后,那个青年猫腰就进去了,很快就出来了,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这次收获不小。

  “岳哥,你看那人是不是佛爷。”夏文轩问道。

  “他我知道就是一个地道的佛爷,也可以说是盗亦有道吧,他有钱了就会如数还上的,这一带的人都知道他,被偷了的人家也不敢张扬出去,因为如果张扬出去了,他就专逮着那家人偷,有句话不是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嘛。”

  “那就由着他?”

  “那可不是嘛,该着谁了就算谁倒霉了。不过...”

  “不过什么?”

  “最倒霉要数那些路过这里的行人了,被他偷了他是不会还的,他也没有办法还,因为他知道还给谁去...""停,我怎么感觉那个青年在哪里见过啊!”

  夏文轩想了想,突然他脑袋瓜子灵光一闪,下意识地就摸了一下自己裤子口袋里的钱包。

  ”老子他妈的要杀了他,老子钱包被他摸了!“接着夏文轩就沿着那个青年刚才离开的方向追去,很快他又折了回来,因为那青年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就这么一会已经没有了踪影。

  ”岳哥,你可知道他家在哪里?““我知道,跟着我走!”

  夏文轩和刘飞虎跟着王岳好一顿绕,说起来金田村的地形还是非常复杂的。终于在一处农家小院停了下来,院子很破旧一看就是那种穷人住的那种。夏文轩一脚就踹开了院子的门,他此刻非常的愤怒。

  院子里一个青年正在给一个老人喂药喝。

  “妈,你快把药喝了吧!”

  “儿子啊,要省着点喝,我知道你也没有钱。”

  “妈,我有钱,你尽管喝吧,你的病能好起来的。”

  “有钱你得留着娶媳妇用啊!我一把老骨头了死了也就算了!”

  “妈,我不要娶媳妇,我一定会把你给治好的。”

  看到这一幕,夏文轩心中的怒火已经熄灭了。

  青年喂完母亲吃药后,他走到夏文轩身旁轻声说了一句:“我们去外面说,我不想让我妈知道,算我求你了!”

  说完,青年已经开始向门外走去,夏文轩他们也跟着他走。

  “钱我都用了,你要钱我也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我可以任由你处置。”

  “钱我不要了,我不要你的命,我就要你。”

  “我不搞基!”青年冷冷地说道。

  “搞你个头啊,要搞你自己搞去!"刘飞虎骂道。

  “钱我不要,钱包你必须给我里面有我的证件,这对我很重要。”

  “钱包我已经扔了,你的证件都在这里。”说罢,青年就从身上摸出了一把证件,把夏文轩的那一套全都还给了他。

  “果然是盗亦有道啊”这时,王岳在一旁插话道。

  青年没有理王岳这个馋。他看着夏文轩问道:“你刚才说要我什么意思。”此刻,他好像明白了一点对方的意思。

  “跟我做事,包你发大财!”

  “我怎么相信你。”

  “跟着我走就可以了,机会只有一次,你现在就可以先去和你母亲暂时告别了。”

  “我在村头的公路上等你,我在一辆奥迪车上。”说完,夏文轩三人就开始向村头走去。

  听到了这里,青年似乎心动了。青年叫阿屹,父亲死得早,母亲一直患有心脏病,他学了父亲的手艺,他开过锁匠铺子,但是总是有人来找他麻烦,在外面打工也老是和人发生冲突,久而久之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么讨人厌,渐渐地为了生存,为了给母亲看病支付高额的医药费,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阿屹虽然心里已经要跟着夏文轩走了,但是还是决定先进去和他母亲商量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