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早已做好准备的西装西裤男子们,齐齐亮出片儿刀嗖地一下就向敌方阵营冲过去。

  还在喝水的小混混们还未来得及握好棍子准备战斗身上就被砍了好几道伤痕,当然这些伤痕都是用刀背弄出来的,不致命但是疼得要命并且怪吓人的,这些民工的力气也是大得很,只用刀背当然是夏文轩事先规定好的,他可怕弄出大事情出来,那样就麻烦了。很快夏文轩的阵营就稳占了上风。

  只见一个民工大汉好是生猛,一出手就干掉了对方的一个小混混,接着又是一个后抬腿瞬间又踢翻了一个小混混,然后又纵身一跃,又撸倒了一个混混,紧跟着他的背上就挨了一棍子,他一转身就给打他一棍子的混混一”刀“。

  余雨韩也冲了过去,一刀就砍翻了一个混混,转身就看见一个混混正要一棍子向他脑袋上招呼,他赶紧慌忙中拿出片刀一档,接着一脚踹向了对方的肚子。

  人群中最猛的要数郭金鑫了,他可是真正学过功夫的人,自然比他们这些小混混强了不知多少倍,他的周围已经是真空状态,小混混们几乎都躲着他,一丝也不敢和他正面交战,只见他周围地上已经躺了一圈的人。他身上的血迹也是越来越多,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夏文轩和刘飞虎一直站在人群之外,他一直盯着王八,以防他趁乱逃跑,那不是战斗一开始他就混在了交战的人群之中。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几乎已经是两个打一个的状态了。就在这时一个人飞速地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向旁边的小路冲去。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已经挨了刀的王八,夏文轩和刘飞虎就他终于出来,赶紧立即追上去。

  只见,王八拿出了他平生跑得最快的速度,他占了起跑得先机,甩出了夏文轩和刘飞虎一段距离,但是夏文轩何许人也?跑步冠军是也。夏文轩加快步伐,很快和王八的距离就只有一臂了,这时王八一个回马枪杀来,夏文轩只好躲开,王八趁着这个机会又开始跑,但是刘飞虎这个时候却脱下了他的一只鞋子向王八扔过去,他不敢扔片刀,他怕片刀一扔过去王八就嗝屁了。王八虽然成功拉开一段距离,可是他的样子狼狈极了,一只鞋子就挂在他的脑袋上,鞋子上面沾满了泥巴和狗屎。当然了他以逃命要紧,丝毫不在乎。

  ”站住,别跑!“三人展开了拉锯战,王八跑在最前面,夏文轩在中间,刘飞虎一只脚穿着大拇指有个洞的袜子,另一只脚穿着一只鞋子在最后面。

  很快夏文轩和王八的距离又近了,突然夏文轩踩到了一坨狗屎脚滑了一下,王八就在这个时候一下就冲进了一块玉米地。

  进了玉米地可就追不上了,夏文轩这么爱面子的人决定先不去追了得先处理好脚上的”黄金“,他想跑了就跑吧,下次照样玩死你。这时刘飞虎也跑了上来。

  “轩哥,王八蛋呢?没追上?”

  “让他个狗日的跑了!”

  ”咱们走!下次再日他先人的。“”哦,对了,飞虎,有纸吗?我要拉翔!““...”

  ......夏文轩这一战赢得很飘亮,赢得高大上,可他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王八随时都可能会反扑,这次是他大意了。夏文轩也知道全靠自己的常备军是不可能和王八抗衡的,像这样的架他可不是每一次都打得起,必须要想出一个办法彻底制住王八。但是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因为他的那些马仔们很多都进医院了,短时间是无法反扑的。

  $最,新章节上!)酷kF匠2'网

  夏文轩觉得有必要去拜访一下仪表厂的副厂长王岳,以前王岳就总是老照顾他,老好人了,虽然最后没能保得住他,但是现在自己小发达了一下不能忘了老朋友。

  于是这天夏文轩和刘飞虎去仪表七厂,门卫见是他们二人立刻满脸笑容的迎接道,毕竟他们现在澄江镇上算是名人了。夏文轩和刘飞虎和门卫打了个招呼给他散了一支烟便直接去了副厂长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夏文轩和刘飞虎并没有看到王岳,坐在他位置上的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夏文轩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王岳早就被辞退了,现在待业在家。夏文轩去档案室询问了一下王岳的家庭住址,档案室很是热情地问夏文轩调出了档案。

  知道了王岳的家住地址,夏文轩和刘飞虎即刻启程就出了仪表七厂,途中见到夏文轩原先的同事们,他的同事们都很热情地招呼他,一口一个轩哥轩哥地叫,但是夏文轩一点也不想搭理他们,他算是看透了这一群白眼狼。

  厂长办公室内,叶治浩和罗文浩对坐着,眉头紧锁,叶治浩现在也是副厂长之一了。

  “浩叔,王八居然没有干得掉夏文轩!”叶治浩说。

  “不用担心,王八迟早会反扑的,夏文轩那些人大部分都是雇佣的,没撒用!”罗文浩说。

  “那现在夏文轩又去找王岳了,要是他知道了是我们把王岳弄出厂的他会不会来找咱们麻烦?”叶治浩想了想说。

  “不用管那么多,王八很快就要回来的,我和他一直有联系,有王八在就不怕他来找麻烦”罗文浩说。

  ......王岳的家住在一个村子里,叫做金田村。王岳可是真正从乡下走出来的大学生,是一个具有专业知识的管理人才。夏文轩此行前去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走在金田村的路上,夏文轩看着两边田野里的风景,此时农民伯伯们正忙着收获水稻,不知道王岳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在忙着丰收呢?

  夏文轩此刻心事重重,他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也像这些农民伯伯们种种地啥的一年也有个盼头,这样的生活多闲适,自己又何必过一天天打打杀杀的生活,自己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人生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事业?奋斗?热血?兄弟情义?还是女人和金钱呢?

  就在夏文轩想这些的时候,突然被一个青年撞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