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朋友等一下就过来。”舒颜淡淡说道。

  “是不是男朋友啊!”矮个青年说道。

  “哦,其实我们也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高个青年嬉笑说。

  “我又不认识你们,干嘛和你们交朋友啊!”舒颜没好气道。

  “唉,妹纸,先别急着拒绝嘛,能跟我们哥两个交上朋友,你在这个公园怎么玩都用不着花钱哦!”高个青年拍拍胸膛很是自豪道。

  “道哥,注意,别透漏身份。”矮个青年连忙装着很神秘的样子低沉着声音说。

  “我又不是没钱,干嘛要玩免费的啊!”舒颜撇撇嘴站起身来。

  “哼,妹纸,不给我们哥两个面子是吧!”高个子青年站起身来,脸色一沉邪笑说。

  “你们想干嘛!”舒颜有些惊慌道。

  “呵,这光天化日的,我们还能干嘛啊!”矮个子青年也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舒颜凸起的部位,双手在做着手势,嘴里还发出吱吱声。

  而就在这时,一个全身上下一身名牌纯白色西装的青年向这边径直走了过来,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带着一顶很时尚帽子的一副记者的打扮靓女。

  那矮个青年抬头向前方望过去时,见这个一身全身上下一身名牌纯白色西装的青年正朝这边赶来,他想到了这个青年肯定是眼前这个妹纸的朋友,心里暗叫不好。

  “吴哥,咱俩是兄弟,今天既然你看上了这小妞,那么做兄弟的现在就把这小妞让给你了,我去方便一下,不打扰你办事了!”矮个青年拍拍那高个青年的肩很义气的说。

  “兄弟,那谢谢咯,改天请你喝酒!”高个青年很是兴奋的朝矮个青年挥挥手。

  “嘿,小妞,现在就咱俩了,你也用不着在哥面前装纯了。”

  “呵呵,你看后面!”

  “哥不喜欢看后面,就要看你前面!”

  “转过身去好吗?”舒颜淡淡一笑。

  “还害羞了,你动作快点啊!”高个青年坏笑,说着转过身去,他头刚转过来,瞬间他腿上就挨了一脚,裆部也挨了一脚,立刻倒与地下。

  舒颜正站在一边咯咯笑个不停。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调戏女子,今天碰到了你胡闹大爷算你倒霉,不服的话可以来边南的红叶KTV找我。”胡闹很是不屑地说道。

  “这位哥哥谢谢你啊!不然我可就倒霉了!”舒颜刚才一直顾着笑还未来得及向眼前这位叫胡闹的青年道谢。

  “菇凉你没事就好,举手之劳不足挂齿!”胡闹说道。

  此时夏文轩买了快餐也回来了,他看了看地下躺着的高个青年又看了看这位站着的白色西装的青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有劳这位大哥了,小弟请大哥吃个饭表谢意可好?”夏文轩说道。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胡闹很是侠义地说道。

  “夏文轩,你又没认出我,亏老娘上次还帮了你的大忙了!”这位靓女便是秦大记者。

  “咦!秦思然,你看我这不是还没得来及和你招呼吗?怎么会认不得你了!“夏文轩很猥琐地说。

  ”哼,少来狡辩!“秦思然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

  ”秦思然,这位是...“夏文轩问道。

  ”这是大哥啊,怎么样比你帅吧!“秦思然说道。

  ”当然,当然比我帅“夏文轩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你男朋友就好啊,你哥帅不帅关我鸟事。

  ”那夏文轩你什么这位是...“秦思然问道。

  ”这位是我朋友,也是我的员工!”夏文轩介绍舒颜道。

  “哼!”这声音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两个人的。刚才夏文轩一直在和秦思然“叙旧”冷落了舒颜,舒颜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同时,秦思然觉得这不是夏文轩的朋友,或许是朋友,女朋友那种,想不到这里秦思然很是恼怒,心中就像醋坛子打翻了一样,她想到她和夏文轩早已互留了联系方式,可是夏文轩从来不去找他,找他还是她自己主动去的,原来夏文轩一直是在和这位美女幽会啊,她看舒颜的眼神中充满了醋意。

  “原来你们认识啊!”这时胡闹看出了气氛有些紧张,赶紧插上一句转移话题。

  “是啊,小弟夏文轩,请问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啊!”夏文轩自我介绍道。其实胡闹和夏文轩年龄差不多,只不过胡闹看起来比较老成而已。

  “在下胡闹,是边南红叶***的老板!”胡闹说道。

  “原来大哥就是红叶***的老板啊,我早就想和你们展开合作,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认识啊!”

  “对了,我是边南文轩饭店的老板当然也只是一个马仔,我是跟佳爷混的,不知大哥可否赏个脸一起吃个饭!”

  “原来你就是文轩饭店的老板啊,你可是大大的好人啊,你解决了多少的吃饭问题呢!你请吃饭我当然赏脸了!

  h酷&}匠网f(永9久@免_◎费(看@小SV说\F

  “不过今天我答应我妹妹要尝尝她亲手做的”饭菜“,兄弟你就你的这位朋友上我那去可好?““好,好,好这样甚好!”夏文轩和胡闹越聊越觉得投缘。

  此时,两女针锋相对,火药味依旧很足啊。不过舒颜还是愿意跟着夏文轩一起,她怕让秦思然捡了便宜。

  于是,四人一起去了胡闹的家里......几个小时后,夏文轩和舒颜从胡闹的家里出来,这次吃饭夏文轩可喝了不少酒,出来的时候还是舒颜搀扶着他的,不过好在他头脑还是清醒的,当然了饭局的收获不少夏文轩和胡闹很聊得来并约定建立生意关系,胡闹同时也警告过他最好处理清楚他和她妹妹与舒颜之间的关系,如果让她妹妹”伤心“了,他不会放过他的。夏文轩也吃到了有生以来最”好吃“的饭菜,吃了几口,就直接靠喝酒喝个饱。

  .....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潮歌夜总会顶层,陈佳屠端坐在办公椅上,阳仔突然跑了进来。

  “佳爷,不好了,城北李妍带着一大队人马全都拿着家伙向我们这里来!”阳仔很是慌张的说道。

  “慌什么慌,说清楚点来了多少人?”陈佳屠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